欲望工程學

這是收在《詩大調》的一首詩。情人節,當年的情人節,應該說,當年失去了情人感覺的狀態下寫這首詩。本來,想寫一組又一組的。最后,還是寫不下去。看來,慾望的工程,非一朝一夕可以建造的。我并不是一個喜歡時光倒退的人,可是,作為創作人,記錄還是記錄。記憶。。。。。。desire

欲望工程學

---零材料之一

極度繁旺的行人專用區

滑入了一個絕對專用的空間

在薩特與海德格爾之間思考著

講述著黑尾金魚的童話

當寬褲腳如波如浪湧成語言

小腿急急地完成了文本

森林的風 風中的葉

一頁一頁地 你的呼吸又在我耳邊重溫

想起他們說 你是沒有咀巴的玩偶

他們喜歡在背後說 你的話語再不是我的話語

但你是國家 你是歷史 你是哲學

雖然仍未是我的詩

記得嗎 那年說過把我摺成你

其實是把自己摺成一顆星 一把扇子

甚至摺成一座城市

如何把金星移近你的天蠍座

如何讓扇子一揚攝你入內

如何轉喻一個我們自由進出的地方

我數過 共摺了三百六十五次

不是一年 是三百六十五次

真真正正的三百六十五次

直至 又是一個接近聖誕的冬夜

發現她不經意地編織

一針一線 她織著

一指一甲 我摺著

她抬起頭 不 是你抬起頭

不 確實是她抬起頭

歷史的變調從MD機播出

森林的風繼續吹

卻看不見扇上的葉子

你的眼拼貼了她的顏

我終於找到了元小說的結構

女人可以從這部電腦

進入另一部電腦 原來是可以

刪節了特別的感覺

而還原一個概念 一些情節

以及一次後現代的關係

翻同一部辭典 看同一部電影

叫著同一個名字 然後跳上同一張床

鍵盤訴說著互文性故事的時候

她再抬起頭 一個羅蘭巴特的視線

剪接出戀語 鏡頭一搖

一個接一個沒有角色的蒙太奇

她念著歡如喜如 我念著喜如歡如

過濾著 游戲著 虛擬著

站著一頭山羊的高度

頂上懸石已與我絕緣

她織過的上帝 我摺過的女媧

塗上理性改錯水之後

一一被焚毀

電話響了 但已不是你的聲音

---零材料之二

電話再響 但已不是你的聲音

聽懂了第三者的言語

一個夜交替著另一個夜

她說 很快便黎明了

是的 很快很快 很快接住了夢

想不出反叛的結局

我原來歸屬於早已不存在的昨天

昨天曾跟明天說笑

就選擇今天跟她吃喝玩樂

不理她轉了身跟別人吃喝玩樂

翻同一部辭典 看同一部電影

叫著同一個名字 然後跳上同一張床

我們就是如此 就是如此

所以 昨天跟明天說笑

所以 我們明白

就算不見面 也不重要

一個星期 而一個星期之後

翻同一部辭典 看同一部電影

叫著同一個名字 然後跳上同一張床

我們就是如此 就是如此

明白到明白全集的核心部分

我們明白

我們明白到

寫在風上 寫在流上

讓風流成海洋

海洋之外

---零材料之三

我們明白

我們明白到

寫在風上 寫在流上

讓風流成海洋

海洋之外

……………

(未完成)

2002/12/13

(並不表述什麼的一個日期)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poetr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