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9

六四風景,凝住了二十個年頭…..

<六四風景> 是我好幾首詩的其中一首, 刊於詩選集<詩大調>71頁.

廿年了, 風景依然, 人面全非的感慨.

64image
在天安門廣場,你倒數著
又一次回歸了,香港之後
紅旗如陽光奔向你
如張開領導人之手
許多人在放風箏
更多人佇望和守候
箏線重力地往下拉
是拉開了一個傷口
但你卻說忘憂的市民
把明天桂在上升的氣球

倒數著記憶也是光陰
從一九九八退到一九八九
長安大街站著制服人士
似華表豎立於歷史長流
泰坦尼克船頭迎風的豪乳
預感著災難前瘋狂的呼救
鐵坦克前先行者冒死挺胸
揭開六四演義的春秋

這邊國情風景獨美,你說
是的,香港好,中國更好
就讓我們失憶,直到天荒地老

也許再過一個千禧年
也許再來一次超新星爆炸
讓中華多藏一尊燕京神話

你,你啊,我的姑娘
何時攜風,何時上長城逞好漢
你,你啊,我的姑娘
何時踏樹,何時散星把黑夜點亮

脫稿於一九九七年六月四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poetry

周筆暢被選為香港青年大使????

chow今日(26號)回深圳一走, 果然, 一如所料, 我的wordpress blog,以及<香港本土文學大笪地>網站,已上不到,被封了.理由何解?

好明顯,是因為近日貼了不少與六四有關的文章及圖片, 習慣埋首沙堆的自閉政府,一如既往, 只此一招, 下令封殺就是了. facebook 仍可幸免, 可以看到六四的文字,但凡轉到youtube 或 xanga 的, 均去不到.

點解facebook 唔封, 私人博格就牛咁眼釘住呢? 無他, facebook 一封, 牽連甚廣, 因為官方人士不少也是facebook memeber 也. 希望過了六四敏感時刻, 恢復原狀, 有人要繼續埋首於沙, 也沒辦法.

不期然想起此時此刻,不少年青人沾沾自喜, 以為理性地討論六四, 才是發掘歷史真相的最佳方法. 還不時說風涼話, 好的,動機良好, 那麽,請他們進入內地, 與有關人等, 理性地提出及討論六四問題吧. 要找真相, 所有當年的檔案紀錄都在他們的手中, 由他們拿出數據,大家梳理一下,最適當不過了,是不?

對不起, 面臨的現實是: 他們根本不容許你開口. 有關的資訊,都無從看得到. 你再堅持的話, 可能你馬上被抓進不見天日的地方. 那些年青人,到了最後, 為了飯碗, 連哼半句聲也沒有了. 在他們的眼中, 香港年青人, 你們算得什麽? 你們還是一心一意揾錢供樓吧. 年前, 被選為<香港青年大使>竟然不是香港人,而是內地的一名超女歌手周筆暢(見附圖), 大家認為是羞家,還是諷剌呢?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今屆康城電影節獲獎名單

<白色絲帶>獲獎金最高的大獎,已先前報導過了.以下是其他獎項:最為影評人看好的法國影片Jacques Audiard 執導的《預言者》(A Prophet)不負眾望,摘得「電影節大獎」。而英國女導演Andrea Arnold的作品《魚缸》(Fish tank)也與韓國導演樸讚鬱的《蝙蝠》共同分享了評委會獎。在《反基督者》(Antichrist)一片中成功塑造了因喪子而處於癲瘋狀態女性形象的英國演員Charlotte Gainsbourg榮獲最佳女演員獎。(見附圖)

已經87歲的法國著名導演阿倫·雷奈。這位見證了康城電影節在過去半個多世紀風雨歷程的老導演獲得終身成就獎。雷奈1947年憑藉《巴黎1900》首次入圍康城電影節正式競賽單元,今年他又帶著影片《野草》第七次「衝金」。1980年,他執導的影片《我的美國舅舅》獲得特別評委會大獎(即現在的「電影節大獎」)和國際影評人獎。

出生於奧地利的Christoph Waltz因在美國影片《無恥混蛋》(Inglourious Basterds,導演是Quentin Tarantino)中的出色表演當仁不讓地奪走了最佳男演員獎。菲律賓導演Brillante Mendoza憑藉影片《基納特》(Kinatay)捧走最佳導演獎。

此外,本屆戛納電影節最佳短片獎、「一種關注」單元最佳影片獎、金攝像機獎以及電影基金獎分別授予了葡萄牙影片《競技場》、希臘影片《狗牙》、澳大利亞影片《薩姆森和德莉拉》以及捷克影片《BABA》。charolete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Michael Haneke 終於奪康城大獎

大家還記得Michael Haneke那震撼人心的<鋼琴教師>這部電影嗎?上屆他大熱,落弟了.今屆他終於恁 ( The White Ribbon) 獲得康城電影節的金棕櫚大獎,電影記錄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德軍的凶殘暴行.其他獎項今天(25日)稍後會陸續公布.Michael-Haneke-Director-o-002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回頭望六四

 (摘錄自<天堂舞哉足下>第三部分, 原書第197頁):

 

   把一本書遞過來,問我看過沒有。我當然看過,那是魯迅的《阿Q正傳》。所謂阿Q精神,便是忘卻,忘卻恥辱,忘卻煩惱,忘卻人世間的諸種不平之事,甚至忘卻自己的生存困境。他自己打自己的耳光,感覺是打了別人的耳光一般,於是乎,他便成為得意洋洋的勝利者。忘卻了一切,自得其樂,有什麼不妥?

   何戲有一次,在大陸做訪問,其中一些年青人,名字還有文革的痕跡的如「衛東」、「向陽」之類,對於文革雖不至於完全無知,但追問之下,他們表示印象相當淡薄了。有的話,祗當作笑料的一部分,再長久一點,連招人們發笑也不能夠了。一個當地人說,我們這裡善良的人,知趣的人多的是,他們已失掉了耐性,一提起,祗會三緘其口。

   另一個索性這麼反問:「統統記得了,又如何?」

   這些年來,香港的釣魚台事件所引發的七七事變,要求日本賠償軍票以及戰時安慰婦問題,一天兩天的示威請願之後,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大部分的消費品,凡是日本制造的,都成為熱門牌子。民間歷年種種的激情,兩國領袖握握手後,還是煙消雲散了。

   「統統記得了,又如何?」

   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何必再追問一些什麼呢?我認識中的何戲,我已經向你訴說了,為什麼你仍要懷疑我在隱瞞呢?

   你提出的問題,有時的確令我難受。我想反問你許多次,到底你是何戲的怎麼人?你與何戲的關係又是什麼呢?

   我一覺醒來,卻竟變了一個病人。但沒有人告訴我患的是什麼病。我一點自由也沒有,為什麼呢?是的,你愛說,「這一切都為了你好。」還不斷說,「祗要你乖乖聽你的話,吃藥,把你記得的一切,全盤說出來,你便自然可以離開這個房間的了。」

   可是,有一把聲音在告訴我:統統記得又如何?我記得卻不告訴你,又如何?或根本我的記憶已開始模糊了,連我自己也感到害怕,你,你們會同情我嗎?之前,我跟江醫生提過,他無動於中。他沒有出言安慰我。我一直這麼憎恨醫生,原來一點也不是偏見。就是你們的江醫生,在他的眼中,我祗是一個實驗品。我真懷疑有一天,他會把我的腦漿抽出來拿去化驗,或像網上的佛力,索性把我的頭移在別種生物的上面。你們會不會這樣做,真是天曉得。

   我不怕說實話,我對人類感到無比失望。我不再相信任何人,有時,連何戲也包括在內。他已變成另外一個人。舊的不走,新的不來,好,就讓舊的地球消失,出現另一個新的地球吧。

   何游離開澳門前,伊伊問他:「你會忘記我嗎?」

   他祇是苦笑一下,沒有作答。他反對自己說──我可以忘家忘國,還有什麼會忘不了的呢?

   一天也好,一世也好。近四小時的飛行,何游已覺得身在白云與藍天之間,進入了另一個太空。每一次他都會這麼想,飛機的誕生才是最偉大的發明。人於是可以飛,飛得更接近天堂,但同時更無法進入天堂。

   他早已明白到,飛不是進入天堂的辦法。有翅膀的東西,總會降回地面。有翅膀的天使從來未進入過天堂,沒有翅膀的魔鬼才是天堂的常客。什麼時候見過一個長有翅膀的上帝呢?

   會飛的精衛不外為了填海。會飛的鵲烏祇為牛郎織女架橋。當何游對佐木美子這麼說時,她竟不停點頭,表示十二分同意。

   說來真是湊巧,那天清早,何游一踏出酒店,走不上幾步,便下很大的雨。不知什麼力量在催促他,他朝心齋橋的橋頭那邊走去,事實上,他從來討厭帶雨具,淋雨水根本就是一種十分浪漫的行為。一晚的他睡眠不佳,也想借雨水弄醒一下仍是那麼渾沌的腦袋。

   他不斷向前奔走,不是為了避雨,祇是不想停下來。說起來真是湊巧。他那一夜的夢,就是同一個場景:在雨中,他對自己說,奔向橋去,但狂奔了許多條街,才看到了橋頭。他知道他要遇上一些東西,卻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自小何游便愛橋。

   「我知道,你們中國人有奈何橋,我們日本人也有類似的橋,我們相信,在地獄的入口處有一條葬頭河,河上有三渡,所以稱為三渡河,所謂三渡,分別為上游的淺水瀨,生前孽輕者渡之﹔中游為橋渡,有金銀七寶之橋,祇有生前行善者可以橋上渡過﹔下游為強深瀨,又稱江深淵,急流如湍,浪高如山,磐石滾滾,青蛇吞人,生前做惡事多端者由此渡之,必獲滅頂之災。你們有冥府,我們有恐山。就在本州北部下北半島。」

   但何游對她說,他不是中國人。什麼國籍的人也好,祇要不是中國人。沒有這個一生下來的標簽,所有附帶的東西便可以蕩然無存。失去所有的負累,多麼輕快。自小他便愛橋。他并不愛父母,但愛橋。愛橋,不是常人所想的意義,方便兩地的人可以往來,或橋根本就是溝通的象征。完全不是。橋不是短短的橋,可以望見對岸的橋,而是無窮無盡的,不知帶引他前往那裡的橋。不知名的目的地。對於他,這條橋,與其說是橋,不是說是天梯,通往不知名的空間。總之,他知道,祇要他踏上了橋,前面便是另一個命運在等待他。……………..

Powered by ScribeFire.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六四之歌 2009

blood

本來是為911所寫的舊歌詞, 現在改了幾個字, 就成了<哭六四>,糾集廿周年紀念, 於是花了兩晚通宵的時間, 製作了這個小小的video.

以下的youtube 網大家可以看到: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5KX5Biz9ic

誰可…….誰可…..
拔去和平金穗
誰可…….誰可…..
抹掉烈士眼淚
誰可…..不管山和水
六四碎夢不可追

不可追…..不可追
年年月月……
日日夜夜啊…..
不可追……

誰可…….誰可…..
告訴我告訴我
愛國無奈為何
為何撩起血禍
為何國難日多…..誰可….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幼稚的美國國務卿

外電報導,國際社會對緬甸軍政府揑造罪名誣陷昂山素姬,都感到憤慨,紛紛敦促軍政府釋放昂山素姬。美國國務素姬希拉莉對昂山素姬在「沒根據的罪行」下被拘控「深感困惑」,敦促緬甸立即無條件釋放她,並希望中國和東盟向軍政府施壓。
對不起,我對這位國務卿的說話,更加困惑才是.對所有異見份子習慣采取軟禁行動,今天的中國優為之也.剛剛成為新聞頭條的趙紫陽,就是被軟禁了十五年之久,比昂山素姬更多兩年.有如此案底的中國,會向緬甸軍政府施壓? 有多少人會相信呢? 身為國務卿如此重要的職位,如此不了解中國的[國情]
,竟天真地希望中國施壓,嘖嘖稱奇之至.下次訪華時,建議她應親身參觀一下鳥語花香的秦城監獄啊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