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V VVIV VVIV

一些低氣壓的日子浮現, 六四一天一天地拉近. 一種有口難言的感覺。看到西班牙的消息,蘇聯大文豪Dostoyevsky全集(一共五巨冊),重新出版,添加了學者們的評論文章。是不是新譯本就不得而知。令人感慨的是Dostoyevsky的黑暗歲月,仿佛仍在眼前。靈魂呼喊,受苦的聲音,過了一個多世紀了,人類精神文明仍看不到光明的一面。

這不光是罪與罰的問題,而是我們為什麽不能擺脫生命中不斷生長的悲劇陰影?是人類本身構成的命運,還是上帝的惡作劇?米開蘭基羅的壁畫那幅亞當與上帝:亞當伸出了手,指頭和上帝只差那一點點距離,有人認為,那一點點距離是代表一線希望,能夠讓上帝打救的希望。我卻不以為然,這一個小距離,只象徵人類與神明的一個永恒的距離。

二十年前。。。。一個人有多少個二十年呢?

二十年前的六四事件,至今依然有人咬實並沒有發生過。

於是乎,當日本人說南京屠殺事件根本不存在的時候,看來那些代表中國政府的人士是紅著臉地說不吧?

有文字記載,有現場人物,有錄像記錄,有地球另一邊的人士見證,都可以把經過當黑板上的塗鴉一下子抹掉,當我們要質問日本人的時候,為什麽我們不可以質問同是黑眼睛黃皮膚的同胞?

中國是天秤座,占星書說,天秤座代表公義。真是一個大諷剌。難怪那個所謂公正女神,是蒙上了雙眼的。

 

Powered by ScribeFire.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