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是一個數字(十年前詩作之二)

flag

又是一篇十年前的詩作, 從我的小說<天堂舞哉足下>轉貼過來.

唉,十年了. 六四依然是一個符號, 在所謂地大物博的一個國家,還是一個禁說的符號.

六四一個數字
一個符號
甚至是一個快速鍵
一至十個數目字
為何牢牢記住六與四
而不是七與三
為何簡簡單單的兩個字
會變成年復年的懸石
而不索性填成六合彩的四個字

肯定六四不是千秋
不是難忘的指令
更不是歷史的傷口
六不外想起三六吃狗肉去
因聯想為不吉祥不再想
六四互加是十
啊多麼十全十美
所以在一個廣場上
一點破綻也找不著
天一亮一切魚肚白
比整個民族的血還白
白得令人興奮
令人大無畏
把六四吹得哀哀大大
十一億的心死也載不住

唉,六四祇不過
是ICQ其中兩個號碼
不,六四應是電腦病毒的名稱
可是,這些這些跟你們相干嗎?

嘿嘿,六四真的跟你們相干嗎?

六四等於二十四
二四如八
八八又返回六四
六月四日還是一九六四
或祇不過六四分賬
當人人像我六說八道
家不成國
國不成家
再也不重要
因為(地球祇是一條村落)
世 界 大 同

嘿嘿,不要臉,這些或那些
六四真的跟你們相干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