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9

日全食帶來六年的影響

sun eclipse今天(22號)的日全食,最值得大家注視的地方在,自1911年7月11日以來,是過程最長的一次日食,在一些地區,持續了超過六分鐘53秒(下一次便要到2045年8月才會出現).這次日全食,印度與中國,首當其沖.

日全食對於同一天出生的人士,有什麽影響呢?這當然要看個人的出生資料而判定,不過,最重要的一點在,如果你身不在日食區域範圍內,是不會受影響的.

一分鐘代表一年,所以,六分鐘代表日食帶來的影響,將會持續六個年頭,從今年到2015年之內,我們可以遇到天氣變化特別多,旱災,暴風雨,澇害會十分頻繁,因為火星的位置,未來中國來自軍方的新生力量可以預見,老一輦的領袖可能會退下來.同時,地區性的騷亂難以避免,中印之間的外交或有變化.

在香港來說,經濟並不樂觀,政府人事變動必然的了.在野反對的聲音愈來愈大.(圖為今次日食帶,即日食覆蓋的區域.)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真的没人敢上街纪念64嗎?

內地竟然有人寫文章談及六四.結果這個人,張懷陽被抓了.(圖為張懷陽)

他的全文如下:cheung

真的没人敢上街纪念6.4吗?/张怀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4日 来稿)
六四20周年就要到了,虽然看到有人在网络上会纪念六四,这当然也是非常伟大的事情了。但如果真的没人上街纪念六四,会不会让人家看扁民主派了?(我在这里把支持民主运动的都称为民主派。)

看了一些20年前的图片,怎么当时那么多人上街啊?不只是年轻的大学生,怎么体制内的报纸、电视台的工作人员都上街了?他们怎么不怕失去工作啊? (博讯 boxun.com)

还看到老农也上台演讲,讲的却是民主,不是说民主只是“精英们”的吗?

糊涂了,20年后的人们的思想变的那么大!

怎么纪念六四啊?如果真有,哪怕只是10个人在天安门广场上打出横幅什么的,会不会也成国际媒体头条?如果没有人纪念,那天在广场的国外记者该怎么看我们啊?会不会第二天的海外媒体上的新闻标题是:“6.4无人纪念”?

如果真不敢上街,我们可不可以穿些“文化衫”,在上面写几个字,哪怕只是写“20年了,我忘不了北京”,也是好的。

或者玩“闪客”,一些人突然聚集在人多的地方,喊些口号,然后大家再分头逃跑?

要不在3日那夜,在自己家的窗前点燃蜡烛直到4日的太阳升起来,如果别人问你为什么点燃蜡烛,你就说:”我要学习,家里穷为了省电,所以点蜡烛。”

实在不行,大家躲在被窝里偷偷的哭,为了死去的人,也为了我们的不勇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国宝季羡林[宝]在那里?

090711029ta 其實同一天,我宝是說季羨林逝世的一天,另一位高齡學者也離開我們,他就是宗教學者任繼愈(享年93歲),生前毛澤樂也盛讚過他的佛學研究,可以說,同人唔同命,他怎可以像季老那般[風光大葬]呢?

季老的頭上戴上[國寶]這頂大帽,國家的處理當然有所不同.可是,也不大值得後人羡慕.中央政府一直以來,究竟是如何對待我們的[國寶]的呢?

姑勿論政治方面,就以季老在生時的生活來看吧, 看他連一個助手也沒有,工作常在圖書館,全沒有空氣調節,在溫度四十度下工作,從一本書翻到另一本書,其辛苦可知。既然是國寶了,而且年紀老邁,為什麽不設法減輕他的工作呢?如處理資料,至少找來一個人利用電腦來幫他一把吧。他說自己日子無多,所以要天天工作,爭取時間,可是單靠雙手,還是傳統的抄寫方式,試想想,可以爭取到多少呢?身為國寶,還是這樣的孤身作戰,其他的知識分子的情況可想而知。

季老吃過牛棚苦,他提過六四意見而沒有接納,他在絕望時沒有自殺,才活到九十多歲,到今天,連活證也沒有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季老之死與文氣(新聞黑白焦:2009年7月12日)

  亞視裁舊請新
亞視去年底至今已裁員逾 300人,其中新聞部剛於今年 5月解僱了 26人,日前又高調招聘新人。此舉就算不去質疑是否無良與縮骨,但請一批甚少新聞經驗的求職者,是不是浪費時間,低減質素呢?記協主席說得對:「咁樣做唔只浪費了培育人才嘅心血,亦都會削弱新聞行業人才積累的能力,對亞視本身質素都會有影響。」這種手法,也是老闆對付僱員的常見的欺壓手法。保障乜保障物,無用嘅,不是制度或法律的問題,是人心的問題。
季羨林之死
2007年影星林青霞與季老見面後,寫下這段感想:
「我握着他的手,除了想討討文氣,更希望把我內心的溫暖傳給他。這雙手,經過文化大革命十年的浩劫,歷過近百年歲月的洗禮,寫過上千萬字的好文章,竟然沒有留下任何烙印,不但手上沒有疤痕,我們還發現他竟然沒有老人斑,相信此手正如其人,有如他赤子之心的年輕和純淨。」
好滑稽的一句討討文氣。文氣又怎會握握手便可以討得的。季老不是沒有疤痕,他的疤痕結在心裏面,區區一個影星只懂說奉承話,又怎會看得到呢?季老之死,令人感慨良多。所謂國寶,只變了陳列品之類吧了。如果中共一直善待知識份子,早就強大了。季老之死,與米高積遜之死,大家點睇?
 (圖為年輕時的季羨林季老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大鼻子明星逝世

malden

因為七一關係,注意力分散了,更來了Mj 的死訊,走漏了卡路馬登(Karl Malden)逝世的消息。對於上了年紀的影迷,一定記得他,這位鼻子隆腫帶歪,專扮歹角的荷里活演員。他享年97歲。他的代表作,實在太多了,最初是與馬龍白蘭度合演的《欲望號街車》、《On the Waterfront》、《One Eyed Jacks》,此外,《Baby Doll》、《How the West Was Won》、《巴比頓將軍》大家都熟悉的。在電視劇《The Streets of San Francisco》的角色,表現特出,也是家傳户曉的。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