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天詩集讀後的一點點感想

bone cover戴天詩集《骨的呻吟》出版了,是香港文學世界的不可忽視的事件。戴天是屬於五、六十年代的重要詩人。我跟他有數面之緣。他那重要的兩首詩作《花雕》和《擺龍門》都是在當年我編的《好望角》刊載的。

《擺龍門》一開始,便令人心跳:

我們把女人的雙乳

擺了又擺

然後又再打別的主意

 

當然不是談色情,這種擺了又擺,詩人的意象在:

那真是他媽的難堪

當我們剛剛要把

右手的文化揪平

在左手

又誕生了野蠻

 

載天的詩,多是短句。寫詩,長句或短句,要寫得好,同樣不容易。短的時候,語言一定要洗煉到半字不能刪的境界。然後,讀起來,節奏鏗鏘,才上品。看這詩集,戴天不少作品都做得到。

 

《花雕》和《擺龍門》都是一九六三年的作品,對詩人來說,是一個絕佳的開始。《花雕》的結尾是這樣的:

[再來一杯

飲———盡]

不惜和騷貨親咀

感覺風滿懷抱

而雨滴不來

 

令人蕩氣迴腸不已。別誤會,戴天是一個只寫與女人鬼混的詩人,相反,他是一個對時代,民族憂患頗深的詩人,從他那首一千五百行的《蛇》代表作(1970年),便可以看出知識份子那種份血的情懷。

 

《骨的呻吟》厚厚的五百多頁,要談的東西很多很多。我只是急不及待在這裡寫幾筆吧了。

 

最後,在一篇訪問記,戴天強調自己是以中國人的身份寫詩。當你讀完他的作品,就會明白,一個真正的中國人是怎樣的,而不是像今天動輒拿愛國的帽子去定義的。

 

最近又看到內地有關人等大念毛咒,紅旗高舉,把中國命運押在左邊。在此借用戴天的《文革評註》的幾行詩贈給左性不改的中國人。

學一點辯證法當然有用

假如不從那人的背後研究

就不知道那副菩薩面貌

塞滿那些恐怖的具體內容

………….

檢起了[史無前例]的破爛

掃起了[句句是真理]的垃圾

前有兩個[凡是]新瓶裝舊酒

後有[堅持]的狸貓來換阿斗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poetr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