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德拉成名前曾主持星座專欄

記得有一次,在小說創作坊的一課,一個學生突然這樣稱呼我,‘崑先生…..’感到愕然,一陣笑聲中,其中一個補上說,‘我們不是有一個外國作家叫昆德拉嗎?’

不明不白,僅此一次,我的名字卻與這位捷克作家拉上了‘關係’。他的作品,對我個人來說,并沒有多大的興趣,雖然他對于不少中國讀者,絕對不陌生,事實上,他的大部份作品譯成了中文。

不久之前,我與昆德拉,偶然出現第二次接觸。

從一篇文章,竟發現原來他未成名之前,曾經花另一個筆名(Emil Werner )寫過星座專欄。他常在其專欄上,繪上了星座圖像,而附圖的處女座的模樣,十分得意。(這麼巧,我就是處女座。當然,昆德拉本人生于四月一日愚人節,白羊座。)當時他熟讀了法國占星學家André Barbault的作品,顯然受了很大的影響。

在他的《不朽》中就有過這樣的描寫:“The hands on the dial of a clock turn in a circle. The zodiac, as drawn by an astrologer, also resembles a dial. A horoscope is a clock. Whether we believe in the predictions of astrology or not, a horoscope is a metaphor of life that conceals great wisdom.” 還有一大段描述。拿時鐘代表星圖,時針代表行星的說法,也頗有創造性。

大家記得嗎?在他的出名作品《生命不能承受之輕》,男主角Tomas最後還是決定犧牲美好的前途,與Tereza生活在一起,為什麽會這樣呢?他聳聳肩,然後回答:Es muss sein. Es muss sein.’德文的意思,一定是如此,一定是如此。即是無可選擇的命運陳述。

 

不要誤會,我不是這位世界頂級的作家相比,只是因為人家一句崑先生,才聯想到昆德拉,而繼後發現他也是對占星發生過濃厚興趣,還寫過占星專欄,這點如此雷同,才在這里記一筆。未敢叨光,只覺有趣,僅此而已。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