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只懂鳩up,火都嚟埋!!

讀著關夢南在其網志寫的一篇《文藝爛頭卒》,讀到第三段,真是很好笑。竟然有人責難《小說風》用稿不公,為何不約多些名家的稿件?那位評審員一定未做過編輯,才會說出如此未經大腦的外行語。如果我在場,我一定首先反問,‘你地藝發局給我們雞碎般資助,小小稿費,名家肯寫嗎?如果一千字有一萬元稿費,要邊個寫就有邊個寫啦。’
做刊物,約人寫稿,真相在不是你去約,人家便賣你帳的。編輯有編輯的宗旨,不是凡名家便去約的。最重要的是,稿的質素,名家的作品,就一定是好的嗎?一本刊物需要的是優秀作品,不是所謂名家個名。這是十分顯淺的道理。從這一點,便說明了那些所謂評審,都是外行人,根本不配擔任審評的工作,像曾特首一樣,并未能做好這份工。如此冗員,炒之可也。
阿關說得對,‘有吉士就打零分 , 我們還巴不得立刻不幹呢 .’我們遇到不少這類公務員,一旦權力在手,便以為自己真是閻羅王,可以判人生死,我們向政府申請所有的一切,仿佛是挖了他們的心肝,于是不如先下手為強,千方百計去挖對方的心肝了,可惜未夠班,自暴其醜吧了。
用公帑要公平?真是要說一句 SHIT,FUCK OFF。最近高鐵事件,誰在亂花公帑?公帑用在書刊資助,真是連雞碎也不如,就遍設關卡,諸多留難,幾百億卻可以不理民間力量反對,猴急急上馬,點解?那班評審board中有邊個敢站出來答話,解畫?阿關和我,在文化塵間奔波了數十載,一介書生,到今還要聽那些志在刁難的低B嗓音,唔係火都嚟埋就假。說對了,巴不得馬上不幹,因為填寫報告,人情用盡,麻煩朋友義務當董事,認真磨人也。
辦一份《養生雜志》,戲言吧了。做人不一定要辦雜志的,作為創作人,利用多些時間專注創作,才是上上之簽也。

以下是關夢南的原文:

關夢南:文藝爛頭卒

網誌日期:2009-12-01 17:50

今日又上藝發局做爛頭卒 . 為續辦小說風第三年爭取資源 . 同日去的還有雨希、嘉寧的「城市誌」, 杜家祁、鄧小樺等人的「字花」, 上述兩份刊物包括「小說風」估計都會批 . 餅仔依然 , 吃的人多了 , 結果是民主一番 , 齊齊踏入社會主義 .

年輕人或者不滿 , 我們從六、七十年代走過來的人 , 感覺還是不錯 . 也許正正是這樣的一種心態 , 如鄧小樺言 , 搞壞個市 . 如果齊齊擺搞 , 也來過文藝雜誌五區總辭又如何? 我第一個舉脚贊成 , 因為做番老本行地下刊物 , 都唔知幾有feel . 我甚至懷疑政府拋一舊錢出來資助 , 就是要趕絕民間的聲音 , 見你辦得不錯 , 又分多幾份 , 睇你捱得幾耐 .

最好笑有位評審用「公帑」來責難小說風用稿不公 , 話香港有這樣多的作家 , 怎麽不見約稿 , 我立即拋出一大堆名人 , 話我約得邊個?更指着他說 , 我約你稿 , 你都未必有啦 , 稿來了不合用 , 那時連朋友都翻枱 , 何必呢?明顯是想找碴子 , 這些人以為做了一日鬼 , 就想整人 , 權力的甜頭未嘗到 , 先碰了一鼻子灰 , 有吉士就打零分 , 我們還巴不得立刻不幹呢 .

無欲則剛 ,又有說我瓣瓣都有份 , 甚麽叫瓣瓣呢?一瓣都未批下來 , 况且能者多勞 , 自古皆然 , 智者多思 , 利民也 . 何解文學藝術也要「患不均」呢?幸而天不亡小說風 , 有人打偏低分 , 也有人打偏高分 , 此所謂曹操有個知心客 , 關公也有對頭人 . 說到此 , 爛撻撻 , 好像沒甚意思 , 但世間本來如此 , 高尚也有黑暗 , 但黑暗又會給你黑色的眼睛 , 使你去尋找光明 .

家祁說我們不如辦一份「養生雜誌」, 想想也好 , 最近朋友多生病 , 誰生病就給誰辦一個專輯 , 大家來寫散文、詩、小說鼓勵他 . 這樣的雜誌不愁銷路 , 病是一個人最脆弱的時候 , 也是文字最真摯的時候 . 如果申請資助 , 更不怕被指濫用公帑 , 因為稿例列明 : 有医生證明就有投稿權 , 感冒輪候 , 重症優先 , 杜絕私相授受 . 善哉 , 文藝之生路一條也 .

Advertisements

4 Comments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4 responses to “有人只懂鳩up,火都嚟埋!!

  1. 我覺得adc應該將文學雜誌計劃分兩部分, 一部分是邀請資深編輯辦雜誌, 肯定和確立位置, 讓一份具代表性的刊物出場, 而不是要資深編輯花大量行政時間去應付這等事情. 第二部分是公開邀請, 經驗較淺的編輯可以花時間學習行政基本功, 試試申請, 累積經驗. 至於審批員, 唉, 上次的多項計劃, 實在是我人生的一大陰影……

  2. 咱們辨《月台》,也是抱著「不問出身、只問質素」八字做人,不過可能因為我們是後輩的關係,仍有一些名家前輩願意在微薄稿費、甚至沒稿費的情況下供稿,至今我們仍是不勝感激。

    不過話說回來,名家前輩的稿也不一定是刊出的標準,有時配合該期主題及作品元素配搭,難免有時收了稿也不能用,偶然收到一些「失手之作」,更是難以刊出。

    所以以「名家出現不足」作為攻擊,實在胎笑大方。而且,至少我認為《小說風》由頭到尾的立場和定位都無名家無關,這刊物甚至就是為了為「非名家」提供平台而存在,以名家不足去責難,真的本未倒置。

    不過我信把關人非為官威,只真當中正會學術會藝術的,果真「名家不足」。

    (p.s 今了多了《城市誌》,《月台》退出了,吃的人應沒加多,還望這個餅仔夠大家食住先)

  3. 崑南

    [我覺得adc應該將文學雜誌計劃分兩部分, 一部分是邀請資深編輯辦雜誌, 肯定和確立位置, 讓一份具代表性的刊物出場, 而不是要資深編輯花大量行政時間去應付這等事情. 第二部分是公開邀請, 經驗較淺的編輯可以花時間學習行政基本功, 試試申請, 累積經驗.]
    這個建議,十分贊成。問題在,揸fit人是外行人,又是無心人,十多年來看慣了,算啦。

  4. 崑南

    收到風,去年有批出版的雜志,其中一本是兩個字的,x家,根本出版以來,由頭到尾,都未出過街,完全失去推動文學的作用.今年這本東西仍會續批嗎?若是,恁什麽標準?反之,<文化現場>到處都見,從網上意見反映,讀者一時無兩,每期內容都緊貼時事,與香港文化脈絡起伏一致,可是,藝發局諸公視若無睹.難道一本無聲無息的死雜志,在推動文化的層面上,勝過<文化現場>嗎?藝發局有無人夠吉士站出來回答我這個問題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