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則新聞看才女如何打造

    

附圖為最近一名被稱不可多得的才女的作品的封面。

請先讀讀這段新聞,之後便是我對這段新聞的看法。

 

柏林一位17歲的少女作家乃其中最新的代表。上個月,海倫妮·黑格曼 (Helene Hegemann)的小說處女作《路殺蠑螈》(Axolotl Roadkill)席捲了德國主要報刊的書評版面。該書講述一位16歲富家少女在母親死後,浪跡于歡場——如柏林著名的貝爾甘迪廳及波希米亞式合租公寓,借性與毒品尋找自我。小說出版後大獲嘉許,被視為定義德國一代新人的不二之作,短短數周之內,即以火箭速度竄升至《明鏡》精裝小說暢銷榜的第二席高位,黑格曼小姐亦被譽為“天才少女”(Junggenie),成為德國文壇近年來的最大發現。
    然而沒過幾天,《明鏡》週刊便刊文指出,黑小姐已經引爆了“2010年首起文壇大醜聞”。一位網志作者德夫·比爾馬森斯(www.gefuehlskonserve.de) 揭發,《路殺蠑螈》有多處抄襲自一位署名“艾倫 ”(Airen)、少有人知的小說《Strobo》,黑小姐書中至少有一整頁,屬於對艾倫小說幾乎原封不動的複製。
    黑小姐的小說已經入圍今年萊比錫書展所設大獎的決選名單,但評委稱,做出此決定前,尚不知此書受到剽竊指控。
    各路聲討洶湧而至,位於風暴中心的黑格曼雖然年幼,卻有處亂不驚的本事,對此頗不以為然。“根本沒有原創這種東西存在,只有真實與否。”黑小姐通過其出版商烏爾斯泰因發表聲明說。
    《明鏡》不久前如約前往烏爾斯泰因出版社位於柏林市中心的豪華總部,直上頂層被稱為“玻璃宮”、可以俯瞰全城的會議室。黑小姐端坐其中,接受採訪。
    烏爾斯泰因出版社的富麗堂皇,與被抄襲者艾倫之出版商蘇庫爾圖爾 (Sukultur)的寒酸簡直有天壤之別,後者僅由三名文學愛好者經營,其中之一乃弗蘭克·馬洛伊(FrankMaleu),主業本是律師。馬洛伊律師事務所就在烏爾斯泰因總部西北幾公里遠的一座民居地下室裏辦公,《明鏡》在此見到了艾倫:一個穿T恤衫、牛仔褲的28歲男青年,緊張不安,不肯透露自己的真實姓名,擔心一旦老闆發現他寫過關於迷幻電子樂和毒品的小說,自己就會丟掉飯碗。
    17歲的黑小姐卻毫不避諱,她以同齡人少有的社會閱歷和哲學深度開掘性愛主題。在這方面,甚至28歲的艾倫也難以望其項背。海倫妮·黑格曼乃德國著名劇作家卡爾·黑格曼的女兒,卻厭惡有人在她面前提及老爸,不想落下借父名走紅的印象。她更願意談的,是斯洛維尼亞哲學家齊澤克。
    艾倫來自完全不同的世界,生為凡夫,數年前才從上巴伐利亞老家到柏林打工,本與浪蕩的新一代少男少女全無瓜葛,只因生活孤寂,方出沒于首都夜生活,並將其寫入其網路日誌。初時他怎麼玩便怎麼寫,很快變成為了寫作去玩,玩樂成了寫作前的體驗生活,一發而不可收。艾倫週游夜店,遍嘗百毒,恣意性亂,男女不拒,間或與人妖有染。忽然一日,他浪子回頭,夜行不再,深居書房,將前生縱欲時的網志加以文學擴展,寫成紀實小說,送交蘇庫爾圖爾出版社,好歹賣掉數百本,其中一冊,便落入了17歲黑小姐的玉手之中。
    面對《明鏡》,艾倫自述生活已全然改變,現已成婚生子,並放棄了寫作——告別了瘋狂,靈感也不再出現。數年之後,他放棄掉的生活由少女重寫,其中某些部分一字不差,瞬間衝入全德暢銷書榜。回頭浪子見此情形,不免驚愕莫名。讀罷黑小姐的作品,他也喜歡,誇讚寫得有趣,“她實在沒必要抄我的。”艾倫說,“可她整段整段地借用對話。我覺得自己的著作權受到了侵犯。”
“用一切混合一切”
    在《路殺蠑螈》中,黑小姐的主人公用英語宣佈自己的生活哲學:“柏林就是用一切混合(mixing)一切之地。無論在哪兒,我都能讓自己找到靈感:電影、音樂、書、畫、詩,關於香腸、照片、交談、夢……光和影,我的工作和我的竊行恰恰可以讓這些東西觸及我的心靈。誰在乎我從哪兒弄來的呢?我只在乎怎麼用這些東西。”書裏有人問他:“那這不是你說的嘍?”“不是。有個blogger說的。”
    那個blogger正是艾倫。問題在於,黑小姐寫了吸毒,可她沒有真的去那樣作踐自己。她沒有為了塑造一個活生生的主人公,而去如此不要命地深入體驗生活。她借用了無名blogger的生活,後者吸毒,差點把自己吸死。在大多數情況下,這种經驗上的借用在文學上無可厚非,可黑小姐額外借用了文字本身。如今她紅遍全德,而那個搭上命寫書的大哥哥依然寂寂無名。
    無論這是剽竊,還是如黑小姐所言的“重組”(remixing),都超出了文壇最起碼的道德界線。
    蘇庫爾圖爾出版社的律師安雅·馬洛伊(Anja Maleu)在那間小小的地下室宣佈:“我們想說明的是,《Strobo》是構成《路殺蠑螈》的多種因素之一。這一點必須得到承認和尊重。”
    烏爾斯泰因也計劃如此行事。新版《路殺蠑螈》將在書中加印素材引用清單,不僅包括艾倫的網路日誌及其小說,還有美國作家凱茜·艾克和電影導演吉姆·賈姆許。
    黑小姐只承認有所疏失,卻繼續頑強地否認做錯了任何事。評論家們本來雀躍,以為經由一個17歲少女的妙筆,打開了通往90後一代隱秘世界的大門,如今的剽竊醜聞,卻令幾週來的歡呼大大失色:黑小姐或許不配做那個代言人——她沒那麼多經歷,她的經驗來自28歲的欲亂迷情漢。這也讓《路殺蠑螈》反映的90後面貌大可懷疑——他們和她們也許沒那麼迷亂。不過,《明鏡》也為黑小姐辯解,雖然剽竊了別人的東西,但她有心接近地下世界,也有一副好眼力,所以能在萬綠叢中發現無名的艾倫。黑小姐說,她曾經不顧一切地獲取經驗,自己親身投入,也向朋友多方打探,這正是才華的體現。艾倫雖然拼上一條小命,寫成小說,卻顯然不夠有才,自己的千酸百辣,到頭來只能成為明星少女的素材,可悲可嘆。
“就是不明白,就是不承認”
    更可悲可嘆的是,雖然事涉2010年德國文壇首起大醜聞,但《路殺蠑螈》仍然受到讀者追捧。北京時間本週一晨,該書在德國亞馬遜書店仍然排在暢銷書榜的前十位之內。對顯而易見的剽竊,作者不在乎,讀者也不在乎,恰似中國郭氏醜聞在德國的翻版。這是視而不見的新一代嗎?他們買剽竊者的書,是在向剽竊行為致敬嗎?有人在德國亞馬遜該書讀者評論欄裏留言:“這就是新版《皇帝的新衣》。”
    英國作家羅伯特·麥克魯姆2月15日在《衛報》網志上撰文,哀嘆網際網路時代成長起來的一代新人,“對剽竊指控,就是不明白,要麼就是不承認。”這一代人對網路日誌和Facebook的複製粘貼方式習以為常,對黑小姐而言,她所做的不過如其書中人物所言:“混合(mixing)”或“ 重組”(remixing)。麥先生進一步放眼全球未來:當一切都可在網上免費得到,著作權還有什麼意義?他說,在印刷文化中,著作權構成了歐洲知識傳統的基石。但如果你不是那個時代的人,也許便會像黑小姐那樣聲稱:“柏林就是用一切混合一切之地。”
    黑格曼剽竊事件不過是Google新版和解協議等待法院批准前的一個注解,麥先生寫道,此時此刻,正如卡瓦菲所言:“野蠻人將至。”這些漂亮的、無知的野蠻人!(康慨)


轉載自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 … ontent_13066184.htm

 

以下是我的看法;

這段新聞,在我心中引起了不少觸動。黑小姐能夠成功,真的是小說內容值得大家追捧嗎?真是因為作品中見才華嗎?如果有,為什麼原作出版後只售幾百本,引不起文壇任何反響呢?

我的看法是這樣,首先,是黑小姐的背景,她有一個十分出名的父親,透過這個關係,可以找一間有財力雄厚的出版商出版,不用說,宣傳上佔極便宜。所有的讀者中,有多少是因慕她父親之名而購買的呢?又有多少個因被宣傳而中招,被動買來看呢?

所謂天才少女,是可以打造的。因為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扭曲的世界,一大堆失去思考的[盲無]群眾,他們的消費生活無全是被動的。黑小姐在記者面前還夠膽說“柏林就是用一切混合一切之地。”哈哈,mixing and remising, 這也可以拿來做借口,真是令人眼界大開。說得出口,就根本不知創作為何物。看來,在她眼中,上帝創造天地也不外是mixing and remising 吧?

不期然想起台灣近代的一名作家,他的父親是國民黨時期十分出名的將軍,他寫小說,肯定比沒有背景的作家超出許多許多倍。事實說明,這位作家備受推崇,在文化界,已成為台灣國寶。
或問,他的作品多多少少都要有份量才得吧?反過來問,如果同一篇作品落在一個在社會上沒有地位背景的人身上,他可以這麼快被應許嗎?

又想起,今時今日的八十後,也應該看到這個所謂社會結構的問題吧?我們眼前這堵大墻,就算像柏林圍墻,也需要好幾十年才可被推倒。

那位黑小姐不是沒有才華,只是她的才華用於剽竊,用於借自己的背景來撤銷自己。我們的資本主義社會實在好Q爛,另一邊,聲稱社會主義社會更不只是爛,而是隨時把你打成稀巴爛。看來,文學已成一種心靈上的信仰,要入教,首先向這個爛社會提出控訴,說一千個不一萬個不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