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寫詩與生活積厚的問題

dove

當大家談詩時,不時提及積厚這個問題。真的,說到積厚,上了年紀的詩人經常說的。他們當然是指生活上,人生經驗上帶來的情感積厚。但,我個人認為,是因人而異的。對著年青人不停說積厚積厚,未免不夠公道,會令他們心裡不舒服。年紀大並不是大晒,積厚亦然。心境平淡的詩,只是詩其中的一種境界吧了。老人有老人的詩境,年青人有年青人的詩境。
我說的是情感的注入,是指真情的注入。不是因只顧堆砌字句,達求語不驚人誓不休的基礎上而寫。詩心也者,是詩人之心吧了。寫詩不是如武俠片的人物,功夫愈老愈無敵這麼神化。事實上,不少詩人跟隨年紀老化了,就沒有好作品。要舉例?好,例如鄭愁予,鍾玲,余光中等。(要數,還有的。。。。)
年輕年老(實際年齡)根本不重要,重要在內心的火焰,對生命的欲望是否已降溫。寫生活的,是一種,但寫內心世界,甚至與生活無關也是一種。詩靈在乎真情的注入。深厚的感情,的確需要長長的時間,但話分兩頭,所謂長長的時間,不一定是指年紀,例如,我愛上一個人,第一年寫不出心聲,第二年也做不到,那麼,第三年有機會吧?
有人喜歡特別強調生活元素對寫詩的重要性,同時把生活與年紀掛了鈎,以為上了年紀才深知歲月究竟係乜,如果堅持這個態度是有問題的。殊不知年輕有年輕的生活,正如年老有年老的生活,沒有理由因為年老寫的生活詩,一定比年輕寫的更高層次。所謂積厚也者,剛才說過,因人而異吧了。上面提過的老詩人,就不見得積厚對於他們有什麼更大的作用。對於他們,積厚者老化的代名詞吧了。
詩人極需要內心的火熖,對人生的欲望是否保持高漲。當情感真正注入了,平淡與激情的境界是不分上下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左思右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