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創建全球化空間 傳統媒體變天指日可待

 

(原文刊於今期《文化現場》內文略有不同,原因是該雜志的立場問題。 )

不少次,在課堂上,談起舊詩與現代詩的分野時,自然扯到時代背景上面。拿不同年代的文學作品的優劣的比較,是不必要的。以國畫為例,現代人還刻意繪畫山水,技法無論如何超脫,也不可能重塑古人那種‘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的情懷,不如老老實實素描一下眼前的都市風景好了。
這個道理不難明白。當投射在現實生活,相信大家不再留戀飛鴿傳書的日子吧?時代的步伐向前,跟著傳遞訊息的工具是馬匹、汽車、火車、飛機、電話、手機、然後到現階段的網絡。結繩記事或撥弄算盤的手,到今天,已用在打機或按鍵盤上面了。
大家都認知到,人類文明進步了。不斷向前,速度加速度。地球的自轉及公轉的速度沒有改變過,但人類對於時間空間的觀念有點不耐煩了,登月太空人說的話可以作為一個代表,踏上月球的一小步,代表了人類文明的一大步。這一大步,就像神話一樣,嫦娥奔月,一下子就可以人間飛上天去。
作為人類一份子,應該是自傲的。讀過不少科學家都表述過人定勝天的信念,過去人們會舉頭賞星迎月,現在大家驚嘆的是火箭與穿梭機,或根本難得機會看天了。
由於近來八十後在香港社會帶來的種種反響,便引發以上一連串的聯想。十年,廿年,三十年,對於香港社會究竟發生多大的變化?八十後與九十後,或八十後與七十後,大家相差十年,這一個十年,與前一個十年,差別又在那裡呢?
當面對一些核心的問題時, 便會驚覺到,大部分香港人果然是島民性格,自私自利,不理普世價值為何物,一小步,就是一小步,於是,所謂時代帶來的差別或變動,幾乎可以說是無動於中。大家都聽過‘十年如一日’這句話,如果應用在香港傳統媒體之一電視節目上面,以及之二報刊出版的生態上面,雖不中都不遠矣。在某種範圍內,可能還每況愈下,令人不忍卒睹。回顧起來,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九十年代……這三個十年,究竟曾發生過那一樣的變化呢?
以七十年代的電視台為例,風光得很,配合瘋狂迎合市民的報刊所宣傳的娛樂事業,他們的節目內容與報導手法,簡直是隻手遮天,也不為過。飲電視台奶大的一代,六十後的當時是 十歲。再過十年,八十年代,是廿歲。八十後的,飲的是九十年代的電視奶水,一路伸延到廿世紀(幸好,開始醒覺了)。
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十年如一日的麻醉藥仍然到處注射,年年的劇集, 真是執藥咁執,常青樹是民間傳奇、絕症愛情故事,然後到後期的永遠爭家產的大家族,至於,改編金庸的武俠小說,三番四次,樂此不疲,面不改容。晚間黃金時間的劇集,可以連續霸占三個小時。到假期才穿插一些大型節目,也不外是勁歌金曲、選美活動、歌唱比賽之類,最無聊頂透還是以曾志偉代表的遊戲節目,不是翻抄日本的,便是台灣的模版。稍後期添加一些烹飪節目,到推到美女廚房,已攀上爛到無可再爛的高峰了。
所謂慣性收視率,不外說明一個事實,香港家庭觀眾根本不想改進,晚晚被催眠似的,如此這般就整晚歡樂今宵,竟伸延到長長的二十年,真是令人吃驚。報刊的八卦娛樂新聞,不消說,在旁推波助瀾,低俗、反智、胡鬧、無恥等元素奉為金科玉律。可不是嗎?娛樂版竟可占一份報紙的大半篇幅,雜誌可以靠影藝明星私隱新聞支撐經濟來源,同時催生了神憎鬼厭的狗仔隊。電視報刊大包圍式傳媒大陣營的氛圍下,大家可以想像,香港社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社會?是一個年代時針停頓了的社會。
隨便選一部目前正播映中的劇集,如無線的<秋香怒點唐伯虎>談談吧:這仍是低級到無可再低級的材料,第四集劇情中,為救秋香, 兩名才子分別扮成蝙蝠俠與羅賓漢模樣,這種胡鬧的處理手法,不就是廿年如一日的明證嗎?編劇者一直無歷史背景,台詞、布景、服裝等等任意竄改,胡說八道,造成成長中孩童的惡劣影響,一概不顧。執筆期間,適逢發生該電視台高層人物被廉署拘查事件,更暴露出電視台某些制作人士陰暗的一面(只謀私利,根本從不把公益放在眼內),也是廿年如一日。廣東俗語有一句:臭罌只會出臭草,信然。
令人歡欣的是:千禧年後網絡已長大成人了,將會一天一天地改變以及推翻傳統媒體的霸業。
過去,不甘於受傳統媒體魚肉的人士,只能阿Q式反抗,減少扭開電視,拒買報刊,事實是無從選擇。以我個人為例,為看新聞或副刊文章,習慣性也會買報紙,但,從不看娛樂版內容,這種斬腳趾避沙蟲式的行為,坦白說,是無奈,也痛苦。
今天,不同了。網路是條條大路,帶著大家走向一個更廣闊的虛擬空間,大家再不需要向低B主義的傳媒屈從了,如果通曉多一種外國語言,透過電腦的網絡功能,大家更有無盡的選擇。近年網上還有翻譯服務,異國語言的網站也可以打通了。
近年來,網絡技術日進千里,大家可以自由地建立個人的網絡空間,要什麼有什麼,你想發表文章嗎?有博格。想收聽音樂或其他音響如電台等節目嗎?想收看電影電視嗎?有不同的軟件幫你一把,而且大部分是免費的。所以,你可以專注在電腦上面,因為電視收看的,互聯網都可找到,相反,互聯網找到的,電視反不可能見到。數據告訴大家,報刊的銷量已大不如前,電視的收視率也不斷下降了。在可見的將來,傳統媒體只會日漸萎縮,從前的黃金歲月,一去不復返。
當然,目前還處於過渡時期,傳統媒體仍有其爭扎的空間,不過,時日無多也是事實。在目前這個階段,來自各路的IT英雄正在趁勢窮追猛打,大展拳腳,把網絡王國一天一天推向盛世,已是大勢所趨了。
過去,當大家不滿傳統媒體的所作所為,除了寫寫文章筆伐 (還得要有機會刊出)之外,還可以干什麼呢?
今天,渠道多了,報刊不登,我們可以在自己的博格暢所欲言,透過facebook和 twitter 之類,更可號召共識人士齊齊聲討,還有可以更進一步,組織一下,集結力量,借網絡功能,另起爐灶。於是我們可擁有影像處理,我們可以發出獨立的聲音,更重要的是發言權不是落在別人的手中。例如,一直以來,與文學藝術有關的東西,都不受傳統媒體重視,如今,在網絡海洋中,這把聲音,這類色彩,到處可自由綻放了。不少組織都有他們網站,有他們的電台,有他們的電視頻度,稱得上百花齊放。
Marshall McLuhan的經典名著:《The Medium is the Massage》(1967),到今回顧,仍是奇書一本。媒體是按摩?當然不是,這個書名原來有段古,正式付印之前,原本的 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 字房排錯了,變了Massage。 作者見了,竟然靈機一觸,忽作奇想,認為這樣更有賣點。後來,他自己解釋,玩字玩到盡,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Massage,可解為 Message and Mess Age, Massage and Mass Age ,把一個字分拆開,意為訊息與混亂年代;按摩與群眾年代,也即是說,媒體就是代表了混亂/群眾年代。說Marshall McLuhan是一個先知,一點也沒有錯。從非網絡到網絡,訊息與媒體,扭作一團,把群眾玩弄於掌上。過去歲月,傳統媒體上演的是獨腳戲,而目前階段,沒錯,虛擬空間帶來的混亂更多。不過,分別在,前者獨霸天下,只要說十次謊言,便可變成真理,而今時今日,是全球化,地球只像村落一個,阿甲阿乙,無論相隔多遠,也是左鄰右裡而已。大家可以互相監察、印證、交流、扶持。就算是敵人,也不得不承認,四海是一家,因為互聯網把時間空間縮壓在一起,蝴蝶在紐約展翅,北京馬上也感覺到拍動。
話語權再不在個別的傳統媒體手上,也再沒有一個強人可以瞞天過海。筆者也贊成互聯網今屆真的獲得諾氏和平獎,所謂和平的力量,就是互聯網帶來上述一股的互相監察、印證、交流、扶持的平衡力量。如果沒有互聯網,世界文明遲早只會倒退到不可想像的封閉式蠻荒年代。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左思右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