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0

六四傷口拉開了,揮之不去....

時間真快。或其實時間好漫長。轉眼十年。又另一個十年。真快?其實好漫長。2000把「天堂舞哉足下」寫成,次年正式出版。香港回歸後一個千禧年。香港回歸後的所謂「國慶」五十年。一下子,又另一個十年。

當時,在「天堂舞哉足下」,我是這麼寫的:

何戲一邊看,一邊這樣想,如果中國的社會制度中不足之處可以如此簡單地一一修正,改造,不是太好嗎?中國有甚麼?又缺甚麼?中國要改造一些甚麼?中國又要維修一些甚麼?五十年了。一個人到了五十歲,身體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毛病啊。那一天中國肯去看看醫生呢?他停止想下去。………..

天安門廣場重修,天翻地覆式的重修。十年前後,不同方式的天翻地覆。無可否認,中國的步伐不斷在前進中。在天安門廣場上,不准放風箏,甚至不准練功﹐看來也不重要。每一次國慶的日子,展示新式的武器的鐵甲車,壓在路面時隆隆的巨響,仍停留在他的耳邊.這便是中國不斷前進中的鐵一般的步伐.

一面又一面的旗,一陣又一陣的進行曲,夾雜著抗議的噪音。下降了,上升了。一團一團的火在上升。一簇一簇的雨在下降。一個念頭是水火交融,另一個念頭,是水火交戰。到了零時,更是滂沱大雨。火,不可以再燃燒了。

當然再沒有滿天星斗,星斗之前是煙花。煙花之後,祇是滂沱大雨。紅旗、進行曲、來自群眾的噪音、甚至星斗、煙花,全都濕了,濕透了。………

一個濕透得好厲害的何戲全身都濕透了。他穿插在人群中,他有被推落海中的感覺。一切都是這麼波濤洶湧。坦克車來了。有人衝到馬路上,但沒有停下來。如果停下來,長安街頭的一個凝鏡。時間倒數著,歷史倒數著,香港也倒數著他自己的生命也倒數著,祇是他還未發覺吧了。

他把每一個鏡頭都拍下來。是的,他幾乎衝到街中心。一卡卡的軍車,陰森森的,在無數的鎂光閃動下前進,很駭人,很陌生的輪廓。應該是歡呼聲,有人不停揮動著手中的五星旗。當然,雨水總是揮之不去。

倒數著,歷史,就算是雨水般的歷史,濕透的歷史,就是揮之不去。………

記者先生,你對五十周年國慶有甚麼觀感?舉世歡騰,場面這麼偉大,看你走來走去,這麼興奮,來自香港的記者,請告訴我,你對祖國的看法是甚麼﹖

「記住,血濃於水。」

「一個電視節目而已。」

「最多是一盒錄影帶。」

「一國兩制,不同的想法又有甚麼不妥?」

「記住,血濃於水。大家都是中國人呀。」……

到今天,2010,六四又將來臨了。

一切的風景依然,揮之不去.(包括只不過是一盒錄影帶....)

十年前寫的天安門,有關天安門,有關六四的詩,此刻讀來,感覺依然沒有改變:


在天安門廣場,我倒數著

又一次回歸了,香港之後

紅旗如陽光奔向我

如張開領導人之手

許多人在放風箏

更多人佇望和守候

箏線重力地往下拉

我看到的是拉開了的傷口

但你卻說忘憂的市民

把明天掛在上升的氣球


倒數著記憶也是光陰

從一九九八退到一九八九

長安大街站滿制服人士

似華表豎立於歷史長流

泰坦尼克船頭迎風的豪乳

預感著災難前艷艷的呼救

鐵坦克前先行者冒死的挺胸

揭開六四演義的春秋


這邊國情風景獨美,你說

是的,香港好,中國更好

就讓我們失憶,直到天荒地老


也許再過一個千禧年

也許再來一次超新星爆炸

讓中華多藏一尊燕京神話


  你,你啊,我的姑娘

何時攜風,何時上長城逞好漢

  你,你啊,我的姑娘

何時踏樹,何時散星把黑夜點亮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22及23日意外事故與天象關係

請前往以下網站:

http://www.istarbook.com

細讀詳情。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我也可能是火星人……?????

這個世界,再不是從前的世界.從最近發生的事情,大家合可窺一二.一間深圳工廠一連十名工人跳樓,竟然請高僧做法事,作為解決。宣揚迷信,還是拿迷信做擋箭牌呢?呂樂,一名生前空前貪污的探長,現階段仍在通緝中,死後,傳媒竟紛紛歌功,未見半句貶語,大談什麼傳奇一生,不寫當年因他收受利益而造成的禍害事實。
也是不久前,中國巨富黃光裕被判入罪,報導生平時,例必來一句什麼家境貧窮,白手興家。姑勿論是事真的如此,問題在,一個拾垃圾的人,如何(請詳列每一個細節)可以成為巨富呢?這種“興家”,透過大半生不見得光的手段建立聲名,也算是“興家”?對不起,通常成功人士一旦犯了事,一句白手興家便帶過了。看來,公眾就是這樣被教育而會齊齊投票“白手興家”作為人生目標之一吧?
實在忍不住,眼前香港是一個那樣的社會呢?有人說,有那樣的特首,就有那樣的香港。不能說不對,這個特道經常把代表港人掛在咀邊,一言一行,絕對影響每一個香港市民乎?四個高官都姓曾,香港都很有曾宗親聯誼feel啊。難怪咁乞人曾也。日前,姓曾的,被問及只與余若薇辯論政改時,就竟然公開說,“700萬市民可(透過電视直播)一齊参與”,這一回,他真是“九UP”了。照這邏輯,香港人已曾參與過奧運,也將會參與世界杯了。討論區某君便說,“男人看四仔片,豈不形同與AV 做愛?”
污煙瘴氣,難怪連天氣也異常起來。在這種生活環境之下,我們還取提出乜乜公義,物物價值這類的問題嗎?或正因如此,我們才需要提出這些問題來談論嗎?耶穌呀耶穌,佛祖呀佛祖,可否給我一個啟示呢?
忽然從網上看到韓國學者考究後說,原來李白也是韓國血統,因為他的祖先被擄到中原去的。有可能的。會不會有人的起心肝,研究一下耶穌或佛祖是不是韓國人呢又?寫到這裡,忽作奇想,我可能也是火星人,(我一直對火星有關的事都好有興趣,顯然是DNA的關係)所以,我所想的,這裡所寫的,都與這個社會九唔搭八。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當然不是,目前所見,真的不見了,假的卻常存。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左思右想

文學就是文學,與網絡無關.

 

最近由中國作協、廣東省作協主辦的“網絡文學研討會”在京召開,非常大陣仗,發言的人眾多,其中一位名為盛可以在會上發言,摘錄如下:“

我覺得網絡文學跟傳統文學的讀者群真的是不同的,就論寫作方式來說,思維方式來說,我覺得也是有差異的。這個是很正常的,也是很和諧的。也許網絡文學有更大的包容性,多元性,開放性,幻想性,最後一點幻想性,我覺得是網絡小說一個重大的特征,他們對虛擬時空的把握運用是很可貴,這種想象力也許值得我們去學習一下,但是有些遺憾,常常有些天馬行空,缺乏一定的深度與高度,有一些毫不修飾,平鋪直敘的風格反而值得贊美。比如最近有一部作品叫做《山楂樹枝戀》,老師拿這個作品讓我們學員討論,我們大家一致感覺是非常讀不下去,感覺很遺憾。這部作品很暢銷,又感動很多人,但在語言上真的是很欠打磨的。還是覺得有一點缺少一種終極關懷,也難以看出作者一種文學細膩,當然那種輕松的風格使讀者不會有閱讀障礙,他們很容易參與進去,並且產生共鳴與互動,這種閱讀有一種非常廣泛的適應性,在我們現在讀書風氣不濃,多數人為改變生存境遇的生活中,輕松的消遣式閱讀自然會受到它的寵愛,我是不會受這種熱鬧的影響,我有一句話,任兒硝煙彌漫,我自衣冠楚楚。”

所說的十分同意。不過,其實,文學無需分網絡或非網絡,寫在虛擬空間與寫在原稿紙上,有什麼分別呢?發布於網站上,或刊在書刊上,又有什麼分別呢?焦點在作品本身。把文學分割為網絡與非網絡,完全是不必要的。作為創作人的我,寫作就是寫作,與刊登的載體無關。發布於網絡上,就稱為網絡文學,如果同一篇作品,刊於書刊時,又稱什麼呢?

天啊,世上沒有網絡誕生時,文學早已存在,網絡出現了,根本無損於文學分毫。文學價值,是網絡奪不走的。寫壞作品的作家,就是壞作家,也網絡或非網絡無關啊。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文壇哈哈鏡

溫家寶的新詩:小學生水平

 

說它是新詩,不反對,只是不合格的新詩,小學生也可以寫的作品。溫先生,溫故而知新的所為,是他個人的自由。
令人感嘆的是,如此膚淺的作品,只因為是總理寫的,就拿來譜校歌。果然,是一個屁民之國。盛世之‘盛事’。

更令人心痛的是:詩中的什麽真理,什麽正義,在大陸土地上,根本不存在.出于真誠而創作,也算了罷,可惜,

睜大眼睛說大謊,讀後,真想嘔吐.

老實說,歌詞創作才華,溫先生點能與老毛比呢?

總理溫家寶的新詩《仰望星空》,獲北京航空航太大學選為校歌,是內地高校首次採用領導人詩作為校歌。

《廣州日報》報道,北京航空航太大學(北航大學)已邀請瀋陽音樂學院的藝術家,為新詩作曲。

報道引述北航大學宣傳部長說,北航大學之前一直沒有校歌,一年多前,就有很多師生和校友提議,把溫家寶的新詩,作為校歌的歌詞。

雖然這首詩歌並不是為北航大學所寫,但是北航大學師生都認為,這篇作品的意境和學校的發展目標非常契合;而且詩歌不長,正好可以作為校歌傳唱。

溫家寶於2007年9月4日,在《人民日報》發表新詩《仰望星空》,其詞如下: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樣遼闊而深邃;

那無窮的真理,讓我苦苦地求索、追隨。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樣莊嚴而聖潔;

那凜然的正義,讓我充滿熱愛、感到敬畏。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樣自由而寧靜;

那博大的胸懷,讓我的心靈棲息、依偎。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樣壯麗而光輝;

那永恆的熾熱,讓我心中燃起希望的烈焰、響起春雷。

前領導人毛澤東傳世的詩詞最多,且最著名,但他的創作都是古體詩,紀錄中似乎沒有新詩。

根據網上資料,這是內地大專院校首次採用領導人的詩,作為校歌歌詞。(中央社)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左思右想, 時事黑白焦

瑪莉蓮夢露遺作<碎片>十月出版

mmsecret.png

大家可能料不到,性感女神瑪莉蓮夢露,原來是才女一名.她的遺作<碎片>將于十月出版.在其中,我們將有幸看到很多罕見的夢露劇照和生活照以及她所寫下的詩歌,筆記,隨想和信書,內容涉及相當廣泛。據該出版社執行總編考特妮·霍德爾說,夢露有時用打字機寫,有時用筆寫,而且她作品出現在不同的紙張上,從高級信紙,到筆記本都有,也有些寫在很普通的紙片上,似乎她靈感來了,就隨手記下來。

從這些作品中可以看出,夢露並不是一個被人長期誤解的單純銀幕花瓶,而是一個很喜歡讀書的女子,也非常敬業。她一直在努力學習表演技巧,希望成為更優秀的演員。她寫下的詩歌,風格優美,措辭高雅。而在她的讀書筆記裏,有對意大利文藝複興的探討,有接受了表演老師指點後的心得,有對正在表演的角色的分析,有學習了住宅布置後考慮如何打扮自己的小房間,還有潛心搜索了菜譜決心要動手試試的情趣,等等,靈性十足也女性十足。

她生前引來不少不大善意的批評,但我個人對她的影片甚為好感.她的<大江東去>(The River of No return),她還主唱主題曲,幽怨而性感.我總覺得她豐滿的肉體內,蘊藏著一種不可告人的憂郁.

我期待這本<碎片>,好想看.(以下是新聞的來源)

In October,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will publish<Fragments>, a collection of writings by the late, great Marilyn Monroe. The collection will include poems, letters, photos, and other writings.

Anna Strasberg–who handles the Marilyn Monroe estate–brought some "never-before-seen writings" to family friend Stanley Buchthal and Editions du Seuil editor Bernard Comment. The pair served as editors on the collection. The Monroe bookshelf is growing this year. In September, the Hachette imprint Grand Central Publishing will release J. Randy Taraborrelli‘s The Secret Life of Marilyn Monroe (pictured).

Here’s more from the release: "[It is] a work unique on the shelf of books about Marilyn Monroe: a collection of her own writings that reveals a very different side to a great star. Fragments will also contain a small collection of rarely seen photographs as well as reproductions of selected documents-mostly handwritten in Monroe’s own hand, some of them type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往事回首

小裸女竟在澳洲引起風波

The Art Monthly cover photo, featuring Olympia Nelson and taken by her mother Melbourne photographer Polixeni Papapetrou 

請大家先欣賞一下這本美術月刊的封面,一個小女孩的赤體照.那麼可愛純真,她本人又這麼悠然自得.可是,在澳洲,竟然引起了有關人等的爭論.首先總理Kevin Rudd便認為這張相,十分嘔心.難怪的,他本人是基督徒一名,他還要認真考慮政府是否不再資助這本刊物.兒童基本會加一把咀,指出成人沒有權利隨意公開孩童的裸照,因為未來的壞影響是未各,對孩童本身是不公平云云.
攝影師是墨爾本居民Polixeni Papapetrou,模特兒就是他的六歲女兒,現年已長大到11歲了.到了今天,在記者招待會,她表示自己十分喜歡這張照片,并不覺得是羞辱,而且說,裸體是藝術的一部份.
時至今日,仍有人堅持這種道德尺度,實在令人感到詫異.這幅相,女孩沒有露出下體,僅現右胸的小小乳蒂吧了,更無挑逗姿式,究竟有什麽不妥呢?
可見在俗人眼中,性的禁忌,真是非同小可.從星座角度來解釋,容易明白過來.代表性是天蝎座,第八宮,主星冥王是太陽系最遠的行星,隱而不見.蝎屬陰性,在濕土環境生長,不愛見天日.所以,性只適宜黑暗中生存.關上了門,不為人見,性才有本身的自由.一經暴露,就被制肘.所以,每一個年代都出現與性有關的禁書.吊詭卻在這里,冥王是先破後立,力量強大,也因如此,性藝術始終不倒,當年是禁書,今天已成文學經典的例子,太多了.創造本來就是叛逆的行為.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事黑白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