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0

人生只有 one take

image

 

 

這一屆世界杯,一如以往,球賽總會出現一些問題球.所謂問題球,就是現場的球證,恁肉眼無法作出準確的判斷.其實,一直都是如此.科技進步了,可以依賴慢鏡頭重播,驗明正身.
于是有人向國際球協提議考慮用科技協助球證執法,但被拒絕了.我個人就傾向無須考慮,因為趣味就在于此.人生何妨不是,沒有two takes 的,時間如流水,沒有重播,更不能回帶.
對于進行比賽中的球隊,機會是均等的.人誰無錯,球賽恁肉眼判斷,本身就是一種藝術.There is always a match point.像網球的決勝點,把球打過網或僅僅就不過網,看是人為,也是天意,或者什麽也不是.人生之謎,科技是解決不了的.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左思右想

一個月偏食之夜

IMG_0737

 

月偏食的一天,一直下雨。晚上,是我們的聚會。香港本土大笪地網站的聚會。一如所料,必有阻滯。有人微恙,不能出席。有人說遲些才來,結果沒有現身。有人遲了大半小時。也有意外驚喜。洛楓送了一條粉紅玉墜項鏈,而有也有一件you and me 公仔圖案的T恤,是品亮近日旅遊西班牙購買的,當晚他就穿了同樣的一件,他帶笑地說,我們的情人裝。好抵死的孖公仔,Me 的一個陽具是長長的, You的一個是短短的。
談天說地。舉頭便有世界波。但我們的注意力還在彼此的交談。新來的暗華,一點也不暗。Witchisis的男友Parker一到,他們便好快搭上了話題。兩枝紅酒,一枝scotch, 再一支 taquila, 完全給我們喝光了。難怪蔡仔又一次喝醉了。塵人仔細細,但飲量一點也不少。上次忘記拍照,這次一坐落就連拍十多張。對,對,談天說地,關於詩的,也與詩無關的。洛楓好文靜,說話最少的竟然是她。好多謝她答允前來做嘉賓。上次是葉輝。
是的,上次,一路直落到天亮,還到茶樓喝早茶。今次,說得興起,拉隊到Parker 的家,乘的士過海,灣仔的盧押道。凌晨兩點了,到處仍是人。好異國情調。酒吧女郞的笑聲明亮。
在Parker家,說話最多的人當然他自己。他談家居,談他想寫一個電影劇本,當然一談到他的出生地墨爾本,更加不可收拾,我也同意,墨的確是一個令人難忘的城市。他在那邊不幹老本行律師,而來香港教書,為什麼呢?竟然沒有問他為什麼。
天快魚肚白了。出來,大家分手各乘小巴回九龍。最後的印象是:Witchisis 在床上熟睡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左思右想

有這麼的一天。。。。。。

q&long 

那天,沒有人相信的,是第一次參觀香港電影資料館,說穿了,不算誠心前往西灣河這麼的一個地方。只為了與朗天有約,一起談談「去年在馬倫巴」以及新小說,一個半多小時。。。。第一次看這部電影,已近半世紀前之事。。。好多感想,還是沒有說,因為那是不重要的。生活在這個城市,有關藝術文學的,都是不重要的了。

有人傳來當天的一張相片,立此存照。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往事回首

快樂的父親節日

 

 

對於我,真的已沒有喧嘩。眾人在螢幕重溫所謂余曾大辯,引來一連串的談論,矛頭當然落在那個比余大狀矮一截的男子,我已無動於中了。
這一天,是父親節,是多年來好開心的一個父親節日。每人在廚房弄一味小菜,是家族式涼瓜宴,各顯神通,十分和味。然後是生果,然後是另類甜品。三瓶紅酒,半晚便飲光了。
說出來,大家都未必會相信,說了十多年,說要弄一盤豆鼓炒涼瓜給大女吃,料不到要到這一晚才做得到。人生就是如此,就是如此便足夠身心暢快了。
有心愛的人彈琴,有大型電視世界波,有無限的笑語交談,室內有冷氣,窗外有無敵市景加維多利亞港,最重要的是身邊都是帶來溫暖的人。日間,在電影資料館,講了格里耶的「去年馬倫巴」及他的新小說,腦子仍是一大堆文字文字文字文字文字….十分歡樂的感覺。話之你外邊世界烏煙瘴氣,oh, to us ,what a day, a beautiful day.
最後,還是不想移動什麼,倒下來,就在沙發上睡到天明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左思右想

日常生活[細節]的另類裝置

 

detail3

一個名為[細節]的展覽.別具風格的一個.文字與影像的一個.文字豐富了影像.同時,影像伸延了文字.當然,展出者本身可能不會認同這個看法.

在現場,我只是一個旁觀者,但,不就可以參與那些細節中的細節嗎?看來,只是似花非花,似影非影,似光非光的結構,究竟是什麽呢?

有人看到背後的東西嗎?

幸好有場刊.場刊上的敘事或詩.提及示威游行.孩童時的摺紙遊戲,以及日本電影等等.兩者交融,旁觀者如我便可以非凡地進入展出者個別的世界.她們是蔡仞 姿,馬瓊珠,林慧潔.

蔡的光與影與色的裝置,十五幅,并排一起,如果說不單是為了裝飾,文字的陳述,是需要的.所以,畫家也品題了[透達日常,斑駁寄望].原來是借摺紙的回憶碎片,反映生命花開花落的現象,生與死的神秘與無常.從一粒沙看世界,從一滴雨水體驗靈光.

馬的還借兩首詩歌詠嘆[東京故事]所帶來的和味,重疊一下屋內家具細節,好細節,于是索性在牆壁上手繪一朵連一朵的小花,精致圖案.畫家說,她花了六天的時間完成.另一幅作品,借電腦技巧,表達時間流逝,觀眾也要半小時才可以看完.

林的四幅[定向:旋轉平臺],有聲響,有詩句.現場人太多,太吵了,耳筒傳來的聽不到什麽.還是詩 句留下頗深的印象:[受驚的星沒于雲之幕后,我肩負星的哀愁,耳邊唯有怒風之吼....蒼穹滿是淚聲,聽見自己足踏悲傷之葉時和應,此中我感到我在.]她的細節在如:污染的布吸引色情的眼球,破爛石級突然升起恐慌情緒....

人心複雜了,所以連藝術也要媒體cross over, 或視為互相扶持?最後,仍是旁觀者的我的偶感而已,無傷原作原來的意念啊.

(附圖一是場刊的封面,其二是三位展出者的親筆簽名,一并致謝.)

 

detail2 detail1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後現代圖說

非常個人的聲明

 

我終于作了一個決定.我把時間收為已有.我還有許多書要看,還有許多工作要研究,的確不必要把時間浪費在什麽政改,什麽國情的討論問題上.那些人,只在權力與金錢中打滾的人,讓他們自生自滅好了.我還是珍惜自己生命,這樣實際一些.趁這屆世界杯的機會,稍有時間還是看下球賽,還會開心些.之後,我要集中精神的,只是我個人追求的事物,創作與研究,再不會為那些人與事谷住條中氣.拜拜,我聽不見,看不見.

1 Comment

Filed under 左思右想

慷慨惟平生,俯仰獨悲傷.....

 

一個專欄是這樣提出的:
[不過短短十天,香港的地產市道彷彿完成了一個周期,彷彿已從初冬走向暖春。這樣的急速轉變,大起大落不但令市民及一般業主措手不及,甚至業內人士也難以把握市場的脈搏,大跌眼鏡。在拍賣前絕大部份市場人士估計成交價在七十多億至九十多億之間,最樂觀的估計也不超過一百億元,現在地王的成交價居然高達一百零九億元,地產界人士的眼鏡可說是跌滿一地。究竟這樣高的地價,這樣的大上大落反映的是怎樣的市道、揭示的是甚麼訊息呢?]
什麼訊息?香港人大多數就是如此。有錢揾的機會,絲毫不會錯過。所謂地產,一字記之曰:炒。任何事情都以金錢為指標,死也不悔。錢成為絕對的權力,為層樓捱一世,唔好怨,是你咎由自取吧了。每逢賽馬日,賽馬會門前,擠滿了人,或立或坐,因為內邊已逼爆。他們拿著馬經陷入迷思,身邊發生什麼事也不會知道。十年如一日的情景。在此同時,竟然有關方面宣傳睇波唔好賭波。賭博本身沒有好或不好,只有合法與非法。他媽的價值尺度。遊行示威日通常正是賽馬日,投注的人們會有多少個棄下注機會而去遊行呢?請你回答我。
近來天氣要命得很,忽晴忽雨,熱氣沖天。期望世界杯帶來一些興奮劑,沖喜一下。唉,自問,近年,睇波的熱情也逐漸低減了。
朋友說,如果香港人連揾錢的希望也失去,肯定天天都有人自殺。無言。這一代,到底我們真的仍懷有什麼樣的希望呢?貧苦年老的人等死,應是年輕力壯的人不知為何而活。。。吸毒的數目不斷增加中,是可以理解。
在示威行列中,常常看到[天理何在]的標語。問天,天不會答你。問高官,更加睬你都傻。問老師?他可能比你更無助。問自己?到頭來,你開始明白,天理根本從來就不存在。
讀著陸機的<門有車馬客行>的最後四句:「天道信崇替,人生安得長。慷慨惟平生,俯仰獨悲傷。」後來李白也擬作這首樂府,結尾的「惻愴竟何道,存亡任大鈞。」後人認為氣象較大。又如何呢?獨悲傷的境況,代代正直良知的人全不能免。少數有血性的人沒有變,大多數沒有血性的人也沒有變啊。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左思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