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晚了,你現在可以去死了」

肆意槍殺法官、槍殺警察,絕對稱不上英雄,因為遇害法官、警察中,也不乏無辜者,他們也成了社會不公的犧牲品,而且,以暴制暴也無助社會走向法治。但是,當民眾被迫鋌而走險,以槍殺司法人員作為報復社會的手段時,說明司法作為社會正義的最後防線已崩潰,說明司法人員可能已陷入悔之晚矣的困境。
「太晚了,你現在可以去死了。」這是湖北民工藍齊去年多次追討欠薪不果,將老闆砍死之前,面對老闆求饒時所說。很多網民昨日表示,要把這句話轉贈給法官和其他政府官員。
楊佳一句「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曾經打動許多人,這是對制度的控訴、對執法人員的警告;而藍齊一句「太晚了,你現在可以去死了」,則是對制度、對為富為官不仁者絕望的表述。當被稱為屁民的小百姓被逼上絕路時,官官相護制度下的受益者,還能安寢嗎?這樣的制度還能維持多久?

以上是<蘋果日報>6月2日的李平專欄的一段文字.

「太晚了,你現在可以去死了」這句話,充滿控訴性.

到要一個人或一部份人死才可以解決問題的話,顯然是有人被逼走進窮巷,而不得不反抗的情景.

回頭看現階段的香港,眼見的便是令人啼笑皆非.一個民主女神雕像,當局也容不下?搞小動作后,到頭來,還是死死地交回.決策人士做這樣的愚蠢的行為,肯定他們是用屁股來思想的.

還有那些起錨行動,更加可笑.平日躲在辦公室,一下子話要面對民眾,連簡單的對應也變成啞口無言.在學校宣傳,以為是安全些,對不起,民心已失,師生無面俾,把預定的問題拋開,當面提出自己心里的想法.結果,就是高官吃“貓面”,吃完一碗再一碗.

本來笑容總是令人開懷的,但那些高官派傳單時的笑容,感覺是像街頭妓女的賣笑,令人作嘔吧了.好乞人憎的笑容.

忽然覺得,香港政府中人,不少話事人是姓曾的,連出來為沒收自由女神解畫的警察女發言人,竟也是姓曾的.

.....于是乎,香港人隨時起錨反政府就真.....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左思右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