慷慨惟平生,俯仰獨悲傷.....

 

一個專欄是這樣提出的:
[不過短短十天,香港的地產市道彷彿完成了一個周期,彷彿已從初冬走向暖春。這樣的急速轉變,大起大落不但令市民及一般業主措手不及,甚至業內人士也難以把握市場的脈搏,大跌眼鏡。在拍賣前絕大部份市場人士估計成交價在七十多億至九十多億之間,最樂觀的估計也不超過一百億元,現在地王的成交價居然高達一百零九億元,地產界人士的眼鏡可說是跌滿一地。究竟這樣高的地價,這樣的大上大落反映的是怎樣的市道、揭示的是甚麼訊息呢?]
什麼訊息?香港人大多數就是如此。有錢揾的機會,絲毫不會錯過。所謂地產,一字記之曰:炒。任何事情都以金錢為指標,死也不悔。錢成為絕對的權力,為層樓捱一世,唔好怨,是你咎由自取吧了。每逢賽馬日,賽馬會門前,擠滿了人,或立或坐,因為內邊已逼爆。他們拿著馬經陷入迷思,身邊發生什麼事也不會知道。十年如一日的情景。在此同時,竟然有關方面宣傳睇波唔好賭波。賭博本身沒有好或不好,只有合法與非法。他媽的價值尺度。遊行示威日通常正是賽馬日,投注的人們會有多少個棄下注機會而去遊行呢?請你回答我。
近來天氣要命得很,忽晴忽雨,熱氣沖天。期望世界杯帶來一些興奮劑,沖喜一下。唉,自問,近年,睇波的熱情也逐漸低減了。
朋友說,如果香港人連揾錢的希望也失去,肯定天天都有人自殺。無言。這一代,到底我們真的仍懷有什麼樣的希望呢?貧苦年老的人等死,應是年輕力壯的人不知為何而活。。。吸毒的數目不斷增加中,是可以理解。
在示威行列中,常常看到[天理何在]的標語。問天,天不會答你。問高官,更加睬你都傻。問老師?他可能比你更無助。問自己?到頭來,你開始明白,天理根本從來就不存在。
讀著陸機的<門有車馬客行>的最後四句:「天道信崇替,人生安得長。慷慨惟平生,俯仰獨悲傷。」後來李白也擬作這首樂府,結尾的「惻愴竟何道,存亡任大鈞。」後人認為氣象較大。又如何呢?獨悲傷的境況,代代正直良知的人全不能免。少數有血性的人沒有變,大多數沒有血性的人也沒有變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左思右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