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販凶我的咀臉一生難忘


突然想追憶一下,在以往的日子,究竟有不少人對報販產生好感過,尤其是早年的歲月?無他,他們始終給人一個低下階層的感覺與形象;當有不幸新聞發生在他們的身上時,同情心作怪,便自然站在他們那邊說話。

對不起,在我成長的過程中,報販留下的印象一直都是負面,達到惡劣的程度。那個年代,7Eleven,OK之類廿四小時便利店還未出現,他們更是霸道囂張。當你上前摸多兩摸那些報刊,便有人馬上開口罵你,根本無法先翻一下才決定買或不買。你走近檔口一些,他們便露出凶相,大有生人勿近的感覺。

我當時在想,為什麼他們對顧客不可以友善一點?當年,我騎單車發書,便有不得不正面接觸他們的機會。當年,是五十年代,億們的生存狀態還很原始,但,也要捱受他們的白眼。我要先堆上笑容,低聲下氣,很怕他們搖頭拒絕。好不容易才博取到對方的信任,也只肯拿兩三本寄賣,接著便說,“咁嘅野,點會有人買呀?”於是我說,“幫下忙擺下啦。” 回應是:阻定(地方)。時間晚一點回到原處,發覺書的影蹤都不見了。初時天真,繼而暗喜,以為售清,殊不知,真相是對方當你一轉身就把書放在暗角不理了。

就算到了今時今日,2010年11月的今日,文藝性質的刊物,都無機會在報攤上現身。滿眼所見都是單一式的娛樂性刊物,在我的眼中,各區的報攤是最市儈最勢利的角落。

是的,到了今時今日,2010年11月的今日,我們有了廿四小時的便利店,大家可以入內安心先選報刊翻下,才決定是否購買,的確方便自由許多,也是因此,報販的氣焰不再了。但當你知道,原來,在便利店擺放任何印刷物,是要額外收費的。即是說,閣下的寄賣貨品能否好賣,他們無必要關心,因寄賣費已袋袋平安了。所以,顧客隨便翻閱,店方因無利害關係,又怎會像報販般目露凶光呢?

這種唯利是圖的市場運作現象,這些年來,只有變本加厲,對於另類嚴肅性刊物的生態,頗有嚴重性影響。可惜鮮見有人論述。我也聽到另一把聲音:人地做生意,你地嘅貨品唔適合市場,當然要被淘汰啦,關我地乜X事。好理直氣壯的一副凶相。忽作奇想,報販下一代的子女,有沒有熱心搞文學出版呢?看來,似難矣哉,因為我發覺看檔的小朋友,咀臉都差不多同樣令人討厭,家教好野。之後,我習慣從不少人的臉上讀出這樣的聲音:揾食噃,犯法咩?

我以為一世都逃不出這類惡人谷的魔掌,真好,電子書誕生,我才看到一線曙光。今後陸續再不存在冷血的中間剝削。讀者可以直接與作者或出版社交易。銀行櫃員機入錢過賬,電郵傳遞物品,非常方便快捷。就算是紙張印刷實體書,透過網上交易,也肯定廉宜些呢。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2 responses to “報販凶我的咀臉一生難忘

  1. 小卜子

    對對,經常被報販凶,他們好多都像個街角小惡霸。不過印象中,這是「八十後」的事。

    七十年代,經常拖着爸爸的手上茶樓,那個時候,我最喜愛看「叮噹」了,可是那時叮噹漫畫本都是薄薄的,有時又會一兩個故事在「兒童樂園」裏,用五毫子看,可以借多本來看,又或是只買一本,卻不斷「換」,只要不把書弄髒,書檔都肯換。那時的香港,人情味濃厚。

    回歸後的新香港,我印象中好像很少向報攤買書,尤其是那些八卦雜誌,集憎人富貴厭人貧於大成,很是討厭。

    • 崑南

      報販可以換書刊的年代,再不會存在的了。
      到現在,我仍要說,報販是我討厭人物名單之上,不會刪除。我認為,他們是扼殺文化生態的大幫凶。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