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1

江湖事。。。。隨俗拜個早年。。。


友人在我面前提起香港文壇,如果香港文壇是一個家,我一直是個壞孩子。壞孩子的程度是,有時父母都不相認,隨時離家出走,一去十年,最怕吃團年飯之類。當然,父母也不屑我的存在。
問我?要我直說,還是。。。。
壞孩子不會說好聽的話。
友人問,我明白,他有一闖文壇之心。他扯到一些霸主,一些文學比賽式遊戲,一些出書狂之現象,一些連銷書局的勢利,以及出版生態所帶來的問題等等。。。。
我不想澆冷水。他年輕,不會明白各自修行的因因果果。我于是告訴他,這些日子,我都是自我耕耘,像一個農夫,種菜養雞給自己吃為第一位,其他的都是不重要。
許多人愛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沒錯。人在江湖,關鍵在你可曾懂得選擇。我好想說,你先寫好你的作品,才想其他。但我沒有說出口。我反說,江湖中,有心人也有不少的。藏龍伏虎的也隨時在你左右。一切隨緣吧。就這樣結束了談話。
但,由他一問,帶出的東西揮之不去。
姑且一記。一年之終結。唉,王小二拜年,一年不如一年。。。。還好,今年有ipad 相伴,它令我多讀了幾本書。
人不能不隨俗,先拜過早年,隨而避之為吉。

 

1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書與黃金屋,蓋興乎來,僅此而已。


古人說,書中自有黃金屋。。。。
這個古人,就是宋真宗,在他的勸學篇這么寫:“富家不用買良田,書中自有千鍾粟;安居不必架高堂,書中自有黃金屋;娶妻莫恨無良媒,書中自有顏如玉。”
宋朝,那是八百多年前的社會。士,讀書人的地位,高高在上。到今天,對不起,排第四位的商,才是高高在上。他們不買良田,相信書中自有千鍾粟?恐怕他們會問你:世上有這么的一本書嗎?
我的感慨來自日前一位寫過文章的仁兄,竟然劈頭第一句說,“你們的電子書好貴。”我反被嚇了一跳,什麽,廿元一本都算貴?原來他指《香港命盤解密》。我的回答是,平過賤泥。
這是有數得計。全書三萬字。大家算算看,一千字才十元,最重要的是,不是文字數目這么簡單,而是文字寫出來是什麽的東西。
不要誤會,絕不是個人的牢騷。而是擺開事實來談,我知道,這是一個身為寫作人往往沒有勇氣提出的。另一個激發我不吐不快的是,與詩人米米在facebook 談起詩集出版。他在wall 上問,如果我米米出詩集,有沒有人支持呢?

我提議他出版的話,要售價一百元一本。共實,好抵,一本詩集內容,平均有四、五十首詩。難道兩蚊一首都唔值?(在今時今日的香港,兩蚊可以買到乜野?答案就是一首詩。)

殘酷的現實是,如果真的標價一百元一本,話貴的人當然唔少,最最令人難堪的是,根本有多少個肯掬腰包買呢?詩人米米自己說,朋友名單肯捧場的,不會多過廿個。而這廿個當中,稱得上老友的,都會急不及待表示,要米米送書。老友嘛。于是我又建議,書當然要送,但同時,也要買啊。買一本,送一本,才是友誼之道,是不?

試想想,兩蚊一首詩,還要沉著氣期望朋友捧場,這種滋味,大家想想吧。

書中再沒有黃金屋了。沒有黃金已是事實的了,心中有點不快而是覺得那位朋友的心態,他真的以為他付了錢,不是你應得的,而是你在他身上推銷打主意,目的就是刮龍。如果我向他推銷炒股賭馬,肯定他沒有這個心態。那些所謂傳銷騙人手法總有人中計,無他,背后就是有“黃金屋”的吸引。

古人說過書中有黃金屋。今人,看來也得想想辦法如何說服人家相信書中的確有黃金屋吧。另一個友人說,“車,當然有啦,教人發達的金融類書籍就是啦。” 又係,但而家才改行?哈哈,開玩笑而已。

 數十年來,我搞過不少與書有關的虧本生意。已經習慣了。蓋興乎來,僅此而已。

2 Comments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電腦故障令我不知所措。。。。

近日來,在我身上出現不少電腦故障,copy and paste 都會錯,save files 時,卻可以不知所蹤,於是,一晚的工作報銷,要從頭來過,苦惱不已。
難道真是太陽磁暴已開始了?
寫到這裏,又發覺電腦運行得好慢好慢。。。。
加上晚上又不好睡,肚子不舒服,胃氣向上沖,累了也不能入睡。
在銀行交易,排隊,有一男子出力地凝視著我,難道我個樣變得令人不安,引起疑竇不成?
天氣變冷了,太冷了,真的有影響?但影響什麼呢?
回到家,好想倒頭就睡。
但,工作等著我。
身邊的工作實在不少。腦子要想的東西太多。有點不妙。我開始相信工作壓力的確不好惹。
此一刻,好想聽聽悅耳音樂,好想有人對我說,快出來陪我喝杯熱咖啡吧。不是紅酒嗎?不是談一部電影,一本書,一首詩嗎?
大廈管理員平日都好和善,但今天,他埋首在看馬經,幸好,他從來不會問我貼士。
我竟然不知道要寫什麼,只是在這裏不停在寫。。。。。

1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