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1

科學家開始求證:宇宙演化是一個大圓

我個人就從來不相信宇宙大爆炸這個理論,因為這個說法來解釋宇宙起源,未免太簡單了,但這個理論一直維持了好長的日子.終於看到,有一位科學家提出異議了,他認為大爆炸的說法,只是其中一環.他是誰?他是羅傑•潘洛斯爵士,OM,FRS(Sir Roger Penrose,1931年8月8日-),是位元英國數學物理學家與牛津大學數學系W. W. Rouse Ball名譽教授。他在數學物理方面的工作擁有高度評價,特別是對廣義相對論與宇宙學方面的貢獻。

他認為,宇宙大自然演化,就是一個圓,週期性的發展.我於是想,這麼一來,這豈不是與占星學的說法一致?中國的易,與道,都是如此構想啊.邵雍寫<皇經極世>,就是盡道人道天道只不過是大小循環,他的一首<四道吟>就值得我們深思:

天道有消長,地道有險夷。人道有興廢,物道有盛衰。興廢不同世,盛衰不同時。奈何人當之,許多喜與悲。

Roger Penrose 這么說:
He does not believe that space and time came into existence at the moment of the Big Bang but that the Big Bang was in fact just one in a series of many, with each big bang marking the start of a new “aeon” in the history of the universe.
全文參看以下網頁:
http://www.dailygalaxy.com/my_weblog/2011/09/we-can-see-through-the-big-bang-to-the-universe-that-existed-in-the-aeon-before-.html

試譯如下:他不相信因為一次大爆炸,時間與空間便突然出現,事實是,這個大爆炸現象,只是其中一系列現象中之一個,也許在宇宙歷史長河中,也就是由一次又一次的大爆炸開創新的aeon.(Aeon 這個字,在維基是這麼解釋的:
The word aeon, also spelled eon or æon (English pronunciation: /ˈiːɒn/), originally means “life”, and/or “being”, though it then tended to mean “age”, “forever” or “for eternity”. It is a Latin transliteration from the koine Greek word ὁ αἰών (ho aion), from the archaic αἰϝών (aiwon). In Homer it typically refers to life or lifespan. Its latest meaning is more or less similar to the Sanskrit word kalpa and Hebrew word olam. A cognate Latin word aevum or aeuum (cf. αἰϝών) for “age” is present in words such as longevity and mediæval.)

在這個情況下,aeon不妨暫譯為宇宙大紀元.

宇宙的演化從來都是週期性,無數大小周天而構成的. 看來已成定論了.也因此,占星學的論據更加可靠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左思右想

誰把《Autumn Leaves》生成絕唱?


(圖:伊夫蒙丹)

是的,秋天了.可能好短.在香港,春秋二季總是好短好短.正因如此,才叫人懷念.恆一說每年都會貼一次《Autumn Leaves》這首歌.在他的blog, 他提及本人:

早前天氣一轉涼,我在FACEBOOK立即分享了Eva Cassidy的版本,崑爺(崑南)回應說還是覺得Nat King Cole最好,當然,這也是一個極佳的識貨之選。崑爺說後生仔(指其實已開始不後生的我)是不會愛Nat King Cole的了(其實我也是喜歡Nat King Cole的,只是我將Eva排首)

我對這首帶爵士的歌也是情有獨鍾.對於歌曲的愛好,像對其他藝術媒體一樣,每人都會各有所好,這是十分正常的.(藝術本身就是要多樣化呀).他力推Eva Cassidy,我連忙聽了幾次,沒辦法,大家喝不同的茶.

我總覺得,<秋葉>這首歌,唱時不能提高嗓子,就算是我心愛的巴巴拉史翠珊唱,也是嗓子高了,我無法接受,同是女聲,平凡的Doris Day,唱來反有板有眼,當然境界是欠奉了.Holland Mariah 應是Eva Cassidy 的粉絲,在2006年,她特別把  “Autumn Leaves” 唱出向Eva 致敬.對不起,聽起來,也是那麼"陰陽怪氣".

凡是一首已成經典的歌曲,後來者總愛改變唱法,力求建立自己的風格,由於先入為主,自然不易辦得到.納京高的境界,已達成完美,誰來比試一下呢?Eric Clapton 嘗試過,結果一敗塗地.難聽極了.在這方面,勉強成功的,是Diana Ross & The Supremes吧.

我認為,唯一可以向納京高挑戰,最佳辦法是把曲詞還原為法文,其中一個是著名法國明星及歌手伊夫蒙丹(http://www.youtube.com/watch?v=57IemB7EexQ)年輕的朋友,不會記得他.他為紀念摯愛女友而真情唱出,不識法文的,也一定聽出耳油.由法文唱出,味道寧舍唔同,此曲以清脆鋼琴配以沉重的大提琴,歌手是低沉,性感的歌喉,一開口便引人入醉,聽後久久不散.
另一個是傳奇性的法國偉大女歌手Edith Piaf,她同時以英法文分別唱出,她那把悲絕抖顫的歌聲,天生如此,不同凡響.(http://www.youtube.com/watch?v=n2s2tPORlW4&NR=1)唱秋葉,而沒有悲秋的情緒,不如不唱好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電影

看<情迷午夜巴黎>,你的情迷指數多少?

,活地阿倫.25年來他的最佳賣座片.恭喜他.一個一直保持獨立思考的電影工作者,所有他的粉絲應該引以為榮吧.

喜歡這部戲,不是懷舊,而是感慨.主角一路進入昔日的世界,仿佛穿上一件又一件稱身的衣服.事實上,現代人正在恐懼,每踏入明天的一步,何止身上主著全無,最后,連身體上器官都一一蛻變,及化于無形.

沒錯,不必談西洋文化的黃金年代,就算在香港,美好時光,對于上年紀人士來說,固然一去不復返,對于80,90后的港人,只成為一個不曾存在的夢.
不需要談什麽文化,談什麽難生價值,只管談食物的味道,日常最簡單的小吃,竟完全消失了.同是一顆魚蛋,同是一件馬拉糕,甚至一瓶豉油,更不必說油炸鬼了.年輕人不知道,但如我年紀的人,都嘗到兩者前後的味道的差別,是何等巨大.
片中的一大堆藝術名家的出現,只不過是編導刻意的鋪陳,那些符號,對于認識西洋文化的人才有點共鳴,否則,必味同嚼蠟.

看完這片的重點在:我們究竟活在一個怎麽樣的世界?怎麼樣的世界?感慨就是大部份人似乎不明人為何物,世界為何物.活下去不斷消費,不斷吃junk food, 不斷為掙錢而精神分裂,不斷為肉體快樂而掉命,究竟會帶領他們前往那里去?

他們的視線範圍,只有一步之遙,就是地鐵月臺踏進車廂前的gap.他們以為只要握緊扶手,不失足于月臺空隙,就等于生活安全美滿的了.

老是想當年,沉醉于舊日美好的世界,當然是行不通的.結尾男主角返回現實,與懷舊店女店主相遇,並肩而行,去喝咖啡去.下文如何,大家想像可也.活地阿倫不會告訴你.

男主角是一位作家,因不甘於為荷里活寫垃圾劇本,才來巴黎找尋靈感,才與美麗的未婚妻吵鬧,弄致分手.觀眾明白男主角的處境,愿意設身處地思考問題,才有資格去探討下文如何.

扮演騷人墨客的情婦Adriana 的法國金像女星Marion Cotillard,才是我個人對整部片的焦點.她的演出是最閃亮的一個,她就是金星的化身.這樣的一個女神,今時今日,你若遇上了,你應該死而無憾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