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2

驚悚大師史提芬京撰寫「閃靈」續集

書在燃燒

 

驚悚大師史提芬京撰寫「閃靈」續集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Image

史提芬京(Stephen King)在我眼中,絕非是個泛泛的流行小說家,而事實上,他本人也力爭上游,他一有機會便表白,「我終有一天寫番本文學著作。」在他那本「寫作隨筆」(On Writing).就一本正經地談起嚴肅創作來。

 克提芬的結他技藝原來也不錯,他經常不同樂隊中人jam 歌,表演。在流行驚悚小說界中,從銷量到輦份,都是老大哥了。當「暮色之城」搶盡鏡頭時,他公開批評女作者史提芬妮的語言差勁。難免令人覺得他的態度有點酸溜溜,不過,常他作品的讀者,都會同意他的文字確稍高一兩皮的。他經常愛說,如果一個作家每天不花三,四個小說閱讀和寫作,是不配是位作家。有記者問過他:「為什麼你專寫嚇人的故事?」他幽默地回答:「你認為我有得揀嗎?」

 史提芬另一本巨著不能不提,就是Stand, 有人稱之為「美國魔界」,全書千多頁,共75章,是具野心之作,寫善與惡的糾纏,寫人類的終極命運。他的短篇小說也有佳作,最近有人發現他有五篇非常上乘,字數雖短,但情節動人,懸疑性強,電影版權在洽商中。

 大家都欣賞過由他作品改編成電影的「閃靈」(The Shining )吧?1980年的制作,相當叫好叫座,但史提芬本人對於劇本頗有異議,1997年他找人重拍成電視集,可見他自己作品的執著。年前史提芬認為這個「閃靈」,可以續寫,故事中的小孩已長大成中年漢了。續集的書名曾公開征求讀者二選其一,結果最後決定為「睡眠博士」(Doctor Sleep),還加插了僵屍元素,明年完成出版。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文壇哈哈鏡

虐愛小說在文壇激起千尺浪

書在燃燒

 

Image

 

(原刊於八月十二日明報周日讀書版)

 

「格雷的五十陰暗面」(The Fifty Shade of Grey)這部暢銷小說的確厲害,稱得上一石擊起千尺浪,不但引起數以百萬計的讀者青睞,連文學界也不得不另眼相看。近日英國「衛報」便帶頭湊熱鬧響應,邀請一些作家撰寫情色片斷示範外,還推薦文學作品中最具情色的描述,目的不外是迎合時下讀者的口味。

 

西方人士認為Eroticism 與 pornography有別,前者是情色,帶文學元素的嚴肅作品,後者是色情,娛樂大眾的低俗趣味的東西吧了。眼前的問題在,像「格」這類作品,是屬於情色還是色情呢?如果單純是後者,那麼,文學界急不及待參與和應,代表一些什麼呢?看來,純為了讀者至上,情色與色情界限再不必斤斤計較了。

 

回頭說小說家推薦的情色作品,法國Pauline Réage的「O孃」(The Story of O )及 Alan Hollinghurst 的「疊星」(The Folding Star)成為大熱,九個提名中共占四席。前者是虐愛文學的經典之作,後者是曾獲「書人」獎的英國作家,是寫同性戀的高手。

 

「侯斯頓新聞」也不甘後人,也選出了十大最具激情的性愛描述的情色小說。最負盛名亨利米勒的「北回歸線」當然少不了,名列第二,居榜首是Anne Rice的「女巫時間」(The Witching Hour),季軍是ChaHarris的Dead to the World,其他7本,依次序為:Mario Puzo 的「教父」, Neil Gaiman的「美國諸神」( American Gods),Jean M. Auel的Plains of Passage,Carmilla Voiez的Starblood, Michael Scott Rohan的Hammer of the Sun,Austin Grossman的Soon I Will Be Invincible以及Mark Z. Danielewski的House of Leaves。時代不同了,大部份描寫手法露骨為主,難怪「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沒有人提及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文壇哈哈鏡

一代宗師逝世成美國文壇休止符

書在燃燒

一代宗師逝世成美國文壇休止符

Image

附圖為21歲時的 Gore Vidal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美國作家戈爾·维達爾( Gore Vidal)在7月最後一天離世,悼念文章鋪天蓋地,著名愛爾蘭女作家Maeve Binchy早一天的死訊,幾乎沒有人提及。戈爾被譽為20世紀美國文壇最後之支柱,並不過份,但此柱既倒,無疑等於劃下了休止符,難怪連費哲拉德( Scott Fitzgerald)在1936年寫的一個極平凡的短篇,日前被發現後便當寶般公諸於世。

沒錯,戈爾的一生稱得上極之輝煌,著作等身,散文,評論,小說,電視電影劇本,件件皆精,而且能言好辯,對政治時弊,一針見血,是近世色彩傳奇中作家之表表者。他的《城市與柱石》(The City and the Pillar)是美國第一部描述同性戀的小說,稍後的《朱莉安》(Julian),還直接寫兩個男人熱戀,在1948年時期伯社會,引起極大回響是必然的. 此外,他的另一部日記形式的作品《Myra Breckenridge》,更是寫一個變性的真實故事,我記得,1970年曾被拍成電影,由       Raquel Welch主演。在性愛範疇上,他的確是一個頗為前衛的現代作家,他的行為也備受爭議。例如,他痛恨美國文化膚淺,但他不斷參與電視電影編劇;他認為政治是垃圾,但他競選過兩次;他不少作品是娛樂大眾,但他堅持寫作是個人孤獨之事。

不少人把戈爾與王爾德相比,生前他常愛說的話可反映他的確狷狂不羈,如他說過「人生四個最美麗的字句就是你聽我講。」還有,「成功是不夠的,其他人也必須同時失敗。我當然也想做政治家,做明星,但我天生是個作家。」12年來,他已沒有新作了(指小說方面)。在美國人眼中,無論如何偉大,只不過是上一代的標志吧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文壇哈哈鏡

倫敦奧運大會宣揚非洲文學

書的燃燒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Image)

倫敦奧運大會宣揚非洲文學

 

 每屆奧運,各地運動員(尤其是田徑方面)獲得驚人成績的不少都來自非洲國家,雖然國籍參差。今屆當家主倫敦,特別在奧運期間(7月23日至8月15日,地點在皇室劇院)舉辦尼日利亞書展,包括朗誦及戲劇表演,意義重大,因為此舉提醒世人,非洲除在體育方面出色外,在世界文壇上也佔舉足輕重的地位。

 

這次尼國代表團著名作家包括Diran Adebayo, Sefi Atta; Helon Habila, Ade Solanke, Zainabu Jallo, Nnorom Azuonye, Chibundu Onuzo等 ,而其中表表者首數日前剛獲得非洲堅尼文學獎(Caine Prize)的巴巴頓德( Rotimi Babatunde)。巴氏的來頭不小,其作品詩與小說,除本土外,在歐美均有出版,代表作是《土地上黎明》(Daybreak on the Land)和《火山的呼聲》( A Volcano of Voices);他也是文學獎常客,如BBC 主辦的「悲情小說獎」及 Cyprian Ekwensi Prize(短篇小說獎)都成為他的囊中物。他屢獲著名基金會的資助之外,原來他的戲劇才華也頗受重視,劇作經常在各地演出,大獲好評。此次得獎小說《孟買的共和國》(Bombay’s Republic)是寫二次大戰在緬甸參軍的一名尼日利亞人的遭遇,評語為:「野心之作,充滿黑色幽默,文筆辛辣尖銳,同時揭露獨立精神與殖民本質。」

 

堅尼文學獎今年是第13屆,其地位被視為非洲書人獎,事實上,創辦者與英國書人獎同一人米高堅尼爵士,大會顧問是四位諾貝爾獎名作家,他們是Wole Soyinka, Nadine Gordimer, Naguib Mahfouz 和 J. M. Coetzee。前兩屆獲獎的作家分別為津巴布韋的 NoViolet Bulawayo,塞拉利昂的 Olufemi Terry,但歷屆獲獎最多是尼日利作家,共四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