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師逝世成美國文壇休止符

書在燃燒

一代宗師逝世成美國文壇休止符

Image

附圖為21歲時的 Gore Vidal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美國作家戈爾·维達爾( Gore Vidal)在7月最後一天離世,悼念文章鋪天蓋地,著名愛爾蘭女作家Maeve Binchy早一天的死訊,幾乎沒有人提及。戈爾被譽為20世紀美國文壇最後之支柱,並不過份,但此柱既倒,無疑等於劃下了休止符,難怪連費哲拉德( Scott Fitzgerald)在1936年寫的一個極平凡的短篇,日前被發現後便當寶般公諸於世。

沒錯,戈爾的一生稱得上極之輝煌,著作等身,散文,評論,小說,電視電影劇本,件件皆精,而且能言好辯,對政治時弊,一針見血,是近世色彩傳奇中作家之表表者。他的《城市與柱石》(The City and the Pillar)是美國第一部描述同性戀的小說,稍後的《朱莉安》(Julian),還直接寫兩個男人熱戀,在1948年時期伯社會,引起極大回響是必然的. 此外,他的另一部日記形式的作品《Myra Breckenridge》,更是寫一個變性的真實故事,我記得,1970年曾被拍成電影,由       Raquel Welch主演。在性愛範疇上,他的確是一個頗為前衛的現代作家,他的行為也備受爭議。例如,他痛恨美國文化膚淺,但他不斷參與電視電影編劇;他認為政治是垃圾,但他競選過兩次;他不少作品是娛樂大眾,但他堅持寫作是個人孤獨之事。

不少人把戈爾與王爾德相比,生前他常愛說的話可反映他的確狷狂不羈,如他說過「人生四個最美麗的字句就是你聽我講。」還有,「成功是不夠的,其他人也必須同時失敗。我當然也想做政治家,做明星,但我天生是個作家。」12年來,他已沒有新作了(指小說方面)。在美國人眼中,無論如何偉大,只不過是上一代的標志吧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文壇哈哈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