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3

不好意思,我的臉書只屬於自戀範圍……

84

與友人談起臉書, 見解不同. 他的臉書,網友數目成千,還在增加中,我的已閉關了,新的要add, 除非好特別,否則不會接納. 友人認為我失去 social networking 的意義, 肯定地我和他的看法不同.

他要的是風光,網友愈多愈好,顯示他受歡迎. 他認為結識新朋友,是莫大的趣味與剌激. 我的只想與臭味相投的朋友交往, 得閑交流下意見,互慰互勉,已十分愉快了.偶有爭拗,適可而止, 若一旦南北難和,相距太遠, 最後還是從朋友名單上剔除算了,樂得清靜.

友人指責這是自戀狂再加自大, 我也不否認. 無求品自高者,君子也. 所謂網友, 只得名字一個(大有可能不是真名真姓),而且根本互不認識, 無需要花時間去說服對方或認同什麼. 我覺得像臉書這樣的空間,聚埋知心相熟的朋友, 得閑隨意傾下偈, 問候一下, 關懷一下,已是好足夠. 大家表達不同的意見, 絕對不成問題, 因為大家彼此認識, 了解彼此的個性, 意見交換, 而非為爭執而爭執.這叫做 sharing. 三唔識七, 無厘頭的, 何必花時間應酬呢? 合則來,不合則去, 好正常也. Sorry,我無必要要你同意我的看法,同樣,你也無必要要我認同你的講法.

我這一番話, 可能對於一些人不喜歡聽入耳,係嘅, 到這個地步, 唔係你走開,就是我走開啦.天下太平.

1 Comment

Filed under 左思右想

電子網絡世界人人成作家

issing booth

書在燃燒
電子網絡世界人人成作家

崑南

電子網絡是一場世界性的文化大革命,已成為一個不容否認的事實.手機和板腦一天比一天普及,人們對搜羅資訊及閱讀文字的習慣,開始翻天覆地的轉變,面前是一條不歸路. 不消說,出版業的生態不能不面臨巨大的衝擊.

電子書市場的占有率,幾乎可以說像一夜之間,就把傳統的出版業務搶了過來.說到市場,顧客/群眾一定放在第一位.當人手一機的時候, 他們還有多少時間剩下來捧著一本實體的書去閱讀呢?最要命的是,人們追求速度/效率, 輕快及娛樂性的東西自然容易受落,於是,電子形式的讀物,最為實際. 平日音樂和影像(如動畫或電影,更不要說電子遊戲了)已占用不少生活上時間, 冷冰冰的文字肯定處於從未出現過的弱/劣勢的困境之中.

在這種處境下,固有文學的讀者群只會愈來愈萎縮(本來已是小眾,更只會走向更小眾).近年來,網站流行小說連載,他們稱之為Fan Novel,即粉絲小說, 愛歡迎程度,全賴於粉絲的點擊率,去年一雷天下響的「格雷的五十陰暗面」,一開始都是這樣受大眾注意.隨後才引起出版商的垂涎.

另一個極大轉變就是作家的誕生,限制的條件,大不如前.今天的作家可以不受出版商(審核)書商(發行網)的氣,可以自由在網上先自行發表,再透過像亞瑪遜或 Kobo之類網站面世,由網絡世界的廣大讀者來決定自己的命運.

最近的一位十七歲的Beth Reekles,她的 The Kissing Booth 貼在 Wattpad 網站後, 共有一千九百萬個點擊,好厲害,馬上引起Random House 出版商的注意,現在,她已被捧上天,預測暢銷直追「格」書,稱她為「暮城之光」作者Stephenie Meyer第二了. 這部作品水準如何? 對白多蘿蘿, 筆者就覺得與「格」書比較就有一段距離.流行小說就是流行小說.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IT WAS A LONG TIME SINCE (a poem in English)

P1020893

http://hklit.com/foru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073&fromuid=1
這是今期「詩++」的免費link, 大家可以按入隨意閱讀。
今期,我有一首英文詩。

IT WAS A LONG TIME SINCE

it was a long time since
we had played seek and hide with the moon
the night was all dark
you were approaching
but as if leaving soon

you often carried the bottle of water
pouring out memories drop by drop
if i could read the tender shade
would you drink up all the words I made

oh it was a long time since
i had chased you site after site
but caught the voice from you
I’ve no idea of the poems you write

i said a few words about your look
next day your hair had been cut short
for the first time i came to know what
the tune was so innocent in the wind
and too real to be part of the scene
suddenly you turned around and gone
all moving could not be seen

if i could hold it tight
and then so what
you crossed the road with small steps
let us para para
—-we wait for you tonight

you said you would change your name
your spotless eyes no more the same
i cried out with joy
but in fact deeply in pain
it was a long time since

yes it must be
a long time since
no say of me
or whatever from you
i swear i will release
not speak over again
at last please

I bite and you tease
at last

13 Comments

Filed under poetry

香港暢銷書榜本地文學長年缺席

600x400_1334537182_suicida

書在燃燒
暢銷書榜本地文學長年缺席

也斯辭世,在文學圈內,涌起了一股浪潮。也許受了王家衛的「一代宗師」的偉大感染,或因日本電影大師大島渚剛走了的剌激,粉絲們為也斯加上了「香港文壇一代宗師」這個光環。也斯生前除了創作,執鞭數十年,桃李滿門,名揚港外,稱得上實至名歸。

宗師歸宗師,說到文學在香港的地位,究竟安置在那一個角落?難怪也斯的遺愿是希望香港文學地位能夠平反。所謂平反,至少本地文學可以在自己的土地占得一個適當的空間。

但現實就是現實,難不令人黯然的事實。如果我們相信每年暢銷書榜,足可以反映大眾的閱讀興趣,肯定令關注文學的人士失望,去年全年幾乎長期高占暢銷榜三甲的,是一本與醫療有關的《嚴浩特選秘方集》,再分類的話,根據商務印書館的資料,小說創作組第一位是「秦始皇恐怖的遺言」 ,正所謂十年如一日的本地流行小說作者亦舒、鄭梓靈各占兩席,張小嫻一席。第三名及第廿名,均不是香港作家,前者是九把刀,後者是韓寒。代表香港文學較像樣的作品,一本也不入圍,也斯一代宗師級的更不用說了。

其實,有空在街頭巡視一下就等于拿著大眾口味的探針,例如,春節前後,報檔滿目所見就是那些八字風水通勝之類 (根據三聯書局的一月份暢銷書榜,前十名,就有三本是與蛇年運程有關),其他的不是所謂娛樂八卦新聞的周刊,便是大陸政治內幕專書。閣下想在報攤找一本文學作品?滄海一粟也難以比喻,因為根本就沒有一粟的存在,我們已是見怪不怪,這個「清洗文學」現象,八十年代起早已出現的了。

話要說回來,英美暢銷書榜也嗅不出多少文學味,單是一本「雷格的五十陰暗面」的紀錄,便覆蓋了過去所有文學作品銷售的總和。大宗師時代早已消逝了。眼前是電子世紀,人們只會日夜情迷twitter,facebook,integram,手機板機在手,在群眾的心中,英雄或1·英雌都是apps…..apps 的化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香港文學地位平反與也斯

IMG-20130114-WA0001

也斯辭世,我一點也不覺得突然.
他染疾前後,在我的眼中觀察,他判若兩人.個人活躍起來,不大重要的活動,他都抽空參與過往較少往來的朋友,都樂意聚面了;連臉書也學習去弄起來.他積極為自己,也積極為他人,走前的兩三個月內,他作品面世的密度,可能是他一生人中最高的一個紀錄.就這樣,一切準備就緒,仿如夸父追日,步履加速,接近及進入太陽的時刻降臨了. 生命剩下的時間還有多少,也斯內心知道.
近日不少朋友在臉書吐苦水,說傳媒記者致電訪問也斯死訊時,令人啼笑皆非,大部分對文學毫無認識,因提出的問題,離題萬丈.這個情況足以反映在香港這個地方,文學的地位處於一個怎樣的情況了.據報導,也斯的遺願之一是期望香港文學地位獲得平反,因為大陸與臺灣這兩岸歷來都沒有把香港文學文學放在一個適當的位置之上.
也許(只是也許)在那些人的眼中,香港這樣的一個殖民地,只利於金融經濟發展,只會「出產」地產商銀行家之類精英,搞文學的一定搞不出像樣的東西來.不過,最重要的還是:試想想,文學這棵樹木,在本土都沒有足夠的陽光泥土和水份, 即是說, 我們沒有大眾認同的閱讀環境(到今七百萬人口仍養不起一本較像樣,具影響力的文學雜志由此可知),有關當局對文化從來沒有長遠政策(年來政府興建西九文化中心計畫如何冷待文學的近視態度,足可代表了).
這個回歸前後一樣存在的情況,並非也斯個人的洞見,其實一直以來所有投身文學的工作者都身同感受. 大家都面對著 這個現實: 兩岸( 或准確點說,兩個中國?)對香港文學藝術創作往往視而不見. 例 如,有人認為香港唯一的文學商標是金庸,又例如,有人只認可具有臺灣標簽的現代詩人等等.此外,我讀過不少內地的所謂現代文學史,香港部分少得可憐,更令人沮喪(其實是吃驚)的是:論述資料是互抄而來,還有,文中談論的作品,作者根本未讀過.
談到香港文學地位的平反問題,也斯也應該知道,這不是個人能力可以轉移的.恕我老實說,也斯生前愛獨來獨往,就不必非肩負起平反與否這個重擔子不可.
悼念也斯人士,都愛集中他那一組組香港街道色彩特濃的詩歌,並放在一個本土意識的高位.其實,在也斯所有的詩歌中,寫得好的反是其他題材.更何況, 在他的創作,其中散文與小說的成就,非同小可. 他對當代文學藝術的評說,在學術界也是一家之言.再扯回本土意識的詩歌, 寫得出色的詩人也不少,如阿藍、關夢南、蔡炎培、鍾國強、游靜、飲江等人的詩集都可以找到甚具香港特色(或應該說香港精神)的作品。

每一次經過旺角的彌敦道地段,滿眼是金鋪、錶鋪、藥房、銀行以及專為內地人服務的商店,心裏總是不舒服.但一個聲音永遠在響,文學藝術創作者的基本精神,動力是不會停,那去理會平反與否, 更無視香港淪陷或不淪陷 .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