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3

《芬尼根的守靈夜》中譯成功解碼

20130517_103436

**全書原文譯文與注解每頁並排

書在燃燒

《芬尼根的守靈夜》中譯本
逐字逐句注釋喬哀斯的語言宇宙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20130507_105638

幾經輾轉,纔找到了喬哀斯《芬尼根的守靈夜》(戴從容譯,人民出版社)中譯本到手。在這裏筆者提過,此書今年一月出版的,八千冊很快便售清。我還記得,英文原本是在澳洲之旅途中購下,像其他偉大作品像《追憶逝水年華》,總是看不完,卻不時放在身邊,情緒一到便翻一下。
在這個六七百字的框框談這本書,當然是沒有可能的。正如譯本前言所說,喬氏這本巨著是大海,又怎能倒在讀者的杯中呢?
很厚的譯本,近八百頁,十分敬佩譯者長年心血的投入,腳注方面做到十足,採納十多位喬學專家的研究成果外,還加上她本人心得,達到逐字逐句的探索,因爲附有原文,讀者可以深入參考。單涉及語言方言,便有60種,共他資料,綜錯萬端,全書一頁譯文,一頁注釋並排,前所未見,認真學術,認真磅礴。不可能翻譯的天書,還是奇蹟地解碼而完成了。而這個完成,不只是譯者個人的學力毅力,她的初稿是經過超過十名的內地學者認真研討,接納了他們提出寶貴意見纔定稿的。
多年前欲望要閱讀此本天書,來自一篇介紹,提及此部小說的主角,是愛爾蘭酒鬼,他造的是一個文化歷史大夢,既荒唐得後現代,又幽默得比黑色更黑色,最妙趣的是,他死了,但被澆上了酒後而復活了。
大家都知,喬氏的《攸力西斯》代表白天的鏡子,而《守靈夜》則代表了黑夜的鏡子。這是夢與性的拼貼與揉合,象徵了人類的起源與延續,或一次又一次的死亡然後一次又一次的重生。
這書總叫我想起巴別塔傳說,因上帝的虛怯,令人類受盡不同語言的折磨。喬氏似撰寫部狀似胡言亂語的巨著作爲抗議。
讀者必然會問,譯筆如何呀?有水準嗎? 這是筆者的答案:《守》書不是普通的小說,是需要其他有關資料作爲輔導的。如果你真的有心研讀,那麼,這本中譯本是絕對不可缺少。事實上,在中國翻譯史上,此書是塊非常重要的里程碑。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文壇哈哈鏡

悼紐約東村地下藝術大師辭世

Taylor-Mead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本月日環食之前一天(即8號),美國文化界一顆巨星隨著隕落,享壽88歲。
他是泰萊美特(Taylor Mead),如果你熟識安地華荷,如果你對來自美國紐約東村(East Village)的地下電影有涉獵,又如果你對Beat Generation 詩壇發生過興趣,你是沒有可能不認識這個名字的。
先提電影方面,在華荷製作的電影中少不了他,如《Taylor Mead’s Ass》 (1964) 和《Lonesome Cowboys》 (1967–68) ,當然不能不提1964年「泰山與再獲阿珍之類」(Tarzan and Jane Regained…Sort of ),當年公映時,不少觀眾中途離場,因爲未慣實驗電影風格,片中的諷剌惹笑技倆到今看來仍是新鮮的。他的處女作是1960年與當時地下電影先鋒導演萊斯(Ron Rice) 合作拍「花賊」( The Flower Thief) ,評價最高。與萊氏結緣後,以下的兩部,如63年《The Queen of Sheba Meets the Atom Man》,64年的《Babo ’73》等,都是重要的代表作。
由他演出的角色,經常突顯了貝克特的荒謬色彩,人變得無奈,無目的地存活著;在《Babo ’73》他扮演美國總統,嘻哈絕倒的動作,抵死挖苦的對白,演來卻毫不過火,他被譽爲默片年代Harry Langdon的接班人。
其實,最重要的還是他的詩人身份,他的詩作在Beat 的一代,已成經典,輦份與成就可以與「在路上」的Jack Kerouac u並肩。他的詩集出版了不少,其中重要的包括《Taylor Mead on Amphetamine and in Europe 》(1968) 以及 2005年的「單純的鄉村姑娘」( A Simple Country Girl )。 他的最新作品是「神仙故事詩集」(Fairy Tale Poem),其中還有不少是他繪的插畫。
在1986年出版 的一本「紐約少年的無名日記」( The Anonymous Diary of a New York Youth )中,有這麼的一首:「安地華荷的兒子:第四卷」(Son of Andy Warhol: Volume four),我讀後感到十分痛快,茲摘譯出幾句如下:「自由是本世紀最捉弄人的一個字…這個世界 好危險….我不知道是好是壞還是愁(good or bad or sad)….我是這一行業中最棒的,但我的一行業到底是什麼呢?…上帝根本沒有才華可言…. 」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文壇哈哈鏡, 作家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