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尼根的守靈夜》中譯成功解碼

20130517_103436

**全書原文譯文與注解每頁並排

書在燃燒

《芬尼根的守靈夜》中譯本
逐字逐句注釋喬哀斯的語言宇宙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20130507_105638

幾經輾轉,纔找到了喬哀斯《芬尼根的守靈夜》(戴從容譯,人民出版社)中譯本到手。在這裏筆者提過,此書今年一月出版的,八千冊很快便售清。我還記得,英文原本是在澳洲之旅途中購下,像其他偉大作品像《追憶逝水年華》,總是看不完,卻不時放在身邊,情緒一到便翻一下。
在這個六七百字的框框談這本書,當然是沒有可能的。正如譯本前言所說,喬氏這本巨著是大海,又怎能倒在讀者的杯中呢?
很厚的譯本,近八百頁,十分敬佩譯者長年心血的投入,腳注方面做到十足,採納十多位喬學專家的研究成果外,還加上她本人心得,達到逐字逐句的探索,因爲附有原文,讀者可以深入參考。單涉及語言方言,便有60種,共他資料,綜錯萬端,全書一頁譯文,一頁注釋並排,前所未見,認真學術,認真磅礴。不可能翻譯的天書,還是奇蹟地解碼而完成了。而這個完成,不只是譯者個人的學力毅力,她的初稿是經過超過十名的內地學者認真研討,接納了他們提出寶貴意見纔定稿的。
多年前欲望要閱讀此本天書,來自一篇介紹,提及此部小說的主角,是愛爾蘭酒鬼,他造的是一個文化歷史大夢,既荒唐得後現代,又幽默得比黑色更黑色,最妙趣的是,他死了,但被澆上了酒後而復活了。
大家都知,喬氏的《攸力西斯》代表白天的鏡子,而《守靈夜》則代表了黑夜的鏡子。這是夢與性的拼貼與揉合,象徵了人類的起源與延續,或一次又一次的死亡然後一次又一次的重生。
這書總叫我想起巴別塔傳說,因上帝的虛怯,令人類受盡不同語言的折磨。喬氏似撰寫部狀似胡言亂語的巨著作爲抗議。
讀者必然會問,譯筆如何呀?有水準嗎? 這是筆者的答案:《守》書不是普通的小說,是需要其他有關資料作爲輔導的。如果你真的有心研讀,那麼,這本中譯本是絕對不可缺少。事實上,在中國翻譯史上,此書是塊非常重要的里程碑。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文壇哈哈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