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3

天才女詩人普拉絲朗誦詩錄音面世

images
書在燃燒
天才女詩人普拉絲忌辰五十周年祭
生前朗誦詩作錄音首次面世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過去一周,科幻小說大師溫斯(Jack Vance)辭世,享壽96, 是文壇的一件大事,因爲他對科幻小說界的影響,非常深遠,與的Tolkien 的地位並列,在一些批評家眼中,他在這界別,地位之重要,等同於普魯斯特與亨利占姆士。他的巨著《垂死中的地球》系列(Dying Earth)足夠令他名垂千古(在他的一生中,作品多達60部以上。)但生前他經常說,他寫作不爲什麼,只求暢銷賺錢。

筆者不想多談溫斯,只想提及天才女詩人普拉絲 (Sylvia Plath),今年是她忌辰五十周年, 出版商特別發行她生前朗誦的錄音製作,是朗誦自己的15首詩,選自她最後的一本詩選集 Ariel.

作爲普拉絲的粉絲,當然忘不了1963年2月11日這一天,因爲在一天她餵飽兩名子女,待她們入睡後,便在廚房把頭伸入煤氣炉中自殺, 她只不過30歲.

說起來,她首先留下深刻印象卻來自她的自傳式小說(The Bell Jar), 她那無比魅力的文筆把筆者的靈魂吸住了. 近年有人把這部小說,與金斯堡的(Howl)比較, 不是無因的. 書中的她的心路歷程, 就是對當時社會的無情控訴.

到接觸到她的詩作後, 更感震怵,全身投入她的詩境中.她的大部分詩作,一直反映出她悲劇的一生, 愛與死亡是不可少的主題.最具代表性的一首是她後期不朽之作:(Lady Lazarus), 這首詩讀來真是驚心動魄, 其中詩句隱隱地預言了詩人自己的死亡:And I a smiling woman/I am only thirty./And like the cat I have nine times to die.(我是個含笑的婦人/僅僅三十歲/像一頭可死九次的貓) 接著還有:Dying/Is an art, like everything else./I do it exceptionally well.(去死/是藝術,如其他行為一樣/而我在這方面勝任有餘.)詩的結尾真是擲地有聲: Out of the ash/I rise with my red hair/And I eat men like air.(從灰燼中/我披著紅髮升起/吃男人如吸空氣)

好想大家聽聽她朗誦的聲音, 聽得懂英語的,難免不動容,真的不能錯過.詩的原文在以下網站可找到: http://www.americanpoems.com/poets/sylviaplath/1404
至於朗誦的link是: http://www.openculture.com/2013/02/on_50th_anniversary_of_sylvia_plaths_death_hear_her_read_lady_lazarus.html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