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3

史提芬京:踏走鋼線的小說大家

imagesIRU4R88O

doctor sleep

書在燃燒

史提芬京:踏走鋼線的小說大家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

在歐美出版界,流行作家多如天上星,數之不盡,但其中有一個,令我覺得他是一個異類,他就是史提芬京(Stephen King)。

當你細讀他的作品,就會發現從他的佈局與情節中,在他那幽暗及驚悚的世界中,不時飛揚著欲語還休的奇異動機,就算在語言或文字的結構中,穩約閃著令人眼前一亮的意境。他不愧是多產的作家,已有四十多部著作,大部分改編在電視劇集或電影。就算你不是流行小說的棒場客,你看過改編自他的「閃靈」(The Shining)的電影後,恐怕你難免被感染到,奇幻故事的背後,作者很努力擺布了大大小小的隱喻或寓意,而這一些正是文學主要的元素之一。

這是我早期對史提芬的印象,自從他意外受重傷後(1999),在一些訪問中,盡吐心中情,原來,他並非不甘心於流行作家的形象,反是滿意大部份自己的作品,抨擊一些所謂文學評論家岐視及低貶流行小說,他認爲自己作品中,如 It, Pet Sematary, Misery, The Shining, and Dolores Claiborne 有資格提升到深層次作品。他甚至撰寫一本「談寫作」(On Writing)而爲流行小說的地位而申辯。

史提芬的努力沒有白費,近年來,評論界已逐漸不再強調他只寫暢銷流行小說,例如,連「巴黎評論」如此高級知識分子的刊物,都找他來訪問。事實上,他的確開始備受文化界注視。2003年,是他的一個大突破,他獲得了「美國文化出色貢獻大獎」(Medal for Distinguished Contribution to American Letters ,由國家書籍基金會National Book Foundation 頒發的)。到1997年,他更獲得「作家中作家大獎」(Writers for Writers Award,由 詩人作家雜志頒發 Poets & Writers ),此外,他還被邀請客席選編「2007年度美國最佳短篇小說集」,這一系列事實,已充分說明,史是芬京這個名字,不是代表世俗寫手這麼簡單了。

他的最新作品是「催眠大夫」(Doctor Sleep),是「閃靈」續集。後者寫於1977年,到今纔寫續集,可見史提芬的苦心積慮,志在告訴世人:他是今世紀在雅俗文學間之鋼線上踏走,唯一的小說大家。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novel

今屆書人獎決選作品百媚爭妍

Jhumpa Lahiri

** 六位入圍名單中,我只對靚女作家世Jhumpa Lahiri 稍有認識。

書在燃燒

今屆書人獎決選作品百媚爭妍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英國的「書人獎」(The Booker Prize) 在世界文壇的地位愈來愈受重視,下月(10月)十五日便公布今屆的得主是誰了。

今屆情況相當特別。參賽的作品共151部,經過篩選,最後入圍的名單上,只有六位。而當仔細參詳一下這六位作家的資料,就會發覺一些頗有趣的分岐。先列出他們的名字及代表作:
(1)NoViolet Bulawayo:We Need New Names (2)Eleanor Catton:The Luminaries;(3)Jim Crace:Harvest; (4)Jhumpa Lahiri:The Lowland :(5)Ruth Ozeki;A Tale for the Time Being ;(6)Colm Tóibín:The Testament of Mary

有趣的地方在:作者分別來自加拿大,愛爾蘭,津巴布韋,新西蘭,英格蘭。Eleanor Catton 的 The Luminaries 全書共有832頁,但 Colm Tóibín的The Testament of Mary 只有104頁, 至於作品的時代背景,包括聖經年代的中東地區,19世紀的新西蘭,六十年代的印度,18世紀的英國田園生活以及今時今日的現代東京。不止此,作者的年紀相距也值得一提, Jim Crace,67歲, 而Eleanor Catton 只有 28歲,更是歷屆以來最年輕的入選作者。作品產量方面, Colm Tóibín 已有15本著作,而Catton的入選作品,只不過是她的第二本。這一些數字的後面,告訴我們一些什麼呢?

我的看法是:第一輪入選的名單,7個是較爲有名的,只有2名過去曾入選過,大致上,新手根本頗受重視。最值得一提的是:可以看出評審的品味相當懸殊,沒有一面倒的傾向。到了最後的名單,個別作者差異更明顯,可以想像,選拔首名的過程中,一場令人頭痛的激烈討論是難免的了。

入圍名單上,我只對 Jhumpa Lahiri 較爲認識,看過她那1999年的短篇小說集Interpreter of
Maladies (曾榮獲2000年度的普立茲小說獎),她的語言簡約有力,寫印裔移民的心聲,入肉三分,亞洲人身份認同的矛盾,多多少少引起了共鳴。

最後,日前大會突然宣佈門戶開放,下屆開始,不再只限英國本土或英聯邦國家,美籍作家也有資格參選。這樣,以後得獎作品水平,會因地區擴大而有所提升。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novel

說說幾句話,,,,

securedownload2

我只在這裏貼文,很少理會是什麼人看,或什麼人回應。是,這是我的不好。
其實最大的原因,是我沒有多大時間。
日前翻看一下,原來還有不少讀者回應「崑南的空間」,讚美之詞不絕,但,我好生奇怪,
點解個個都用英語?
不要緊啦。我當然希望多人閱讀這個blog, 我也不會一一作回覆了。請諒。
如果真想跟我交談或接觸,歡迎大家前往我的facebook account.
在google search 打上崑南兩字,便可以找到的了。
最後,謝大家關注。問好。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prose

大詩人逝世:希尼與路易士

書在燃燒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15/9/2013

紀弦像
圖:紀弦(路易士)

一個月之內,有兩位大詩人逝世,,其一是曾獲諾貝爾文學獎的希尼(Seamus Justin Heaney),8月30日逝世享年74歲: 其二是在近代中國詩壇佔一個十分重要地位的紀弦(路易士),7月22日與世長辭,享壽101歲。
如此重量級的中西詩人逝世,怎能不提,雖然我在臉書當天第一時間轉載報導,沒有多大回響。(心有點不舒服,不過也習慣了)。希尼一直被譽爲當今偉大詩人之一,讀過他的作品,都會認同的。在我的心中,他的地位就比瑞典的托馬斯特朗斯特更高。在他的詩作中,好簡約的文字,經過他的組合之後,竟可以發出鏗鏘的聲音。是的,他如一棵巨樹倒下之後,便令大家驚覺原來詩歌應是這個樣子的。據報導,他的出生地都柏林舉殯當天,共有八萬民眾默哀一分鐘。

我想多談一些紀弦。不知爲何原因,他總使我想起達利,也許是他這首早期的詩的關係:「拿著手杖7/吸著煙斗6/數字7是具備了手杖的形態的/數字6是具備了類斗的形態的/於是我來了、手杖7+煙斗6=13之我….一個詩人,一個天才/一個天才中之天才/一個最不幸的數字/唔,一個悲劇/悲劇悲劇我來了/於是你們鼓掌,你們喝彩」,是不是很達利呢?詩人成爲悲劇的角色,的確引起我的共鳴。
認識馬朗後,經他常提起,更加對紀弦發生了興趣。再過幾年,我們主辦了「好望角」,透過葉維廉曾與紀弦的「現代詩」季刊合作一段時間。

無可否認,他一生對中國現代詩的貢獻,是不能否定的。1948年,紀弦離滬赴台,延續了戴望舒的薪火,倡議他對新詩的「橫的移植」,到1953年,創辦《現代詩》,發動“新詩的再革命”,發掘了如瘂弦、洛夫、商禽、張默等優秀詩人。3年後,他組織“現代派”,提倡“新現代主義”。 他又曾與老友覃子豪有過一場關於現代主義的論述與論戰,持續兩年,從此整個台灣詩壇都現代化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poe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