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詩人逝世:希尼與路易士

書在燃燒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15/9/2013

紀弦像
圖:紀弦(路易士)

一個月之內,有兩位大詩人逝世,,其一是曾獲諾貝爾文學獎的希尼(Seamus Justin Heaney),8月30日逝世享年74歲: 其二是在近代中國詩壇佔一個十分重要地位的紀弦(路易士),7月22日與世長辭,享壽101歲。
如此重量級的中西詩人逝世,怎能不提,雖然我在臉書當天第一時間轉載報導,沒有多大回響。(心有點不舒服,不過也習慣了)。希尼一直被譽爲當今偉大詩人之一,讀過他的作品,都會認同的。在我的心中,他的地位就比瑞典的托馬斯特朗斯特更高。在他的詩作中,好簡約的文字,經過他的組合之後,竟可以發出鏗鏘的聲音。是的,他如一棵巨樹倒下之後,便令大家驚覺原來詩歌應是這個樣子的。據報導,他的出生地都柏林舉殯當天,共有八萬民眾默哀一分鐘。

我想多談一些紀弦。不知爲何原因,他總使我想起達利,也許是他這首早期的詩的關係:「拿著手杖7/吸著煙斗6/數字7是具備了手杖的形態的/數字6是具備了類斗的形態的/於是我來了、手杖7+煙斗6=13之我….一個詩人,一個天才/一個天才中之天才/一個最不幸的數字/唔,一個悲劇/悲劇悲劇我來了/於是你們鼓掌,你們喝彩」,是不是很達利呢?詩人成爲悲劇的角色,的確引起我的共鳴。
認識馬朗後,經他常提起,更加對紀弦發生了興趣。再過幾年,我們主辦了「好望角」,透過葉維廉曾與紀弦的「現代詩」季刊合作一段時間。

無可否認,他一生對中國現代詩的貢獻,是不能否定的。1948年,紀弦離滬赴台,延續了戴望舒的薪火,倡議他對新詩的「橫的移植」,到1953年,創辦《現代詩》,發動“新詩的再革命”,發掘了如瘂弦、洛夫、商禽、張默等優秀詩人。3年後,他組織“現代派”,提倡“新現代主義”。 他又曾與老友覃子豪有過一場關於現代主義的論述與論戰,持續兩年,從此整個台灣詩壇都現代化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poetr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