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3

讀者選出英國2013年度最佳小說

書在燃燒

 

Image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一年之內,在電子書陰影之下,英國出版業仍有市場,好簡單,因爲不少書籍既出電子版,同時也出實體書也。何解?因爲所有書獎的規則都以實體書爲準,得獎作品對於銷路有一定的幫助也是事實。

 

每年的書海中,那一本纔是值得推薦或值得閱讀之書,的確令人無所適從。那一本纔是「年度大書」(Book of the Year)呢?個別作家或學者的選拔,雖各異其趣,難免眾說紛紜,幸好每個國家都會設立一個所謂「國家書籍大獎」(National Book Awards),選出了結果,一槌定音,大家反好辦事。

 

英國的「國家書籍大獎」 的原名是Specsavers National Book Awards,大家會留意到,大獎銜頭之前,多了Specsavers這個字( 這個獎前後改名三次的了),明顯地,這必然是主辦者的招牌,一查之後,果然是製造眼鏡的國際機構。這個獎共十大類別,包括流行小說、兒童文學、新進作家,甚至音像作品等。當然,各類別中,本年度大書較受注目。

 

不過,像時下不少獎項一樣,得獎作品往往與現代文學扯不上關係,如從去年得獎作品  EL James 的「格雷的五十道陰影」(Fifty Shades of Grey),大家當可心知肚明。我們也不能怪主辦者,因爲大會早就列清楚,這個年度大書獎是由讀者階層投票決定的。所以,今屆得主是尼爾基文(Neil Gaiman)(作品是「小巷盡頭的海洋」The Ocean at the End of the Lane,回返童年的幻遊故事),是個非常多產的流行作家,一點也不意外,從他在十個類別中三項他都有份進入決選,就可想而知了。

 

尼爾不只是多產,還是多面手,長短篇小說,卡通/圖像小說,電視/電影劇本,無所不精。作品的主題是什麼呢?答案在這裏:他說,影響他寫作最深的是「魔戒」的J. R. R. Tolkien。兒時最愛的讀物便是蝙蝠俠和愛麗絲夢遊仙境。文字淺白,幻想情節,富暗喻性。大量讀者來自孩童。近年來,他與音樂人Tori Amos 合作無間,歌曲與故事互相交流唱和,這麼一來,對於他的知名度更是有加無㓕了。

 

其實,今次獲獎,對於他,只不過是錦上添花。今年五十多歲的他,獲獎的數目十分驚人,從1990年開始,年年獲獎,一份長長的名單,大大小小的獎項幾乎全都囊括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印度作家獲今屆「鹹溼小說大獎」

書在燃燒

thecityofdevi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22、12、2013)

2013年將盡了,最後的小說大獎可能就是The Bad Sex Award 吧?過去,一直不知如何翻譯這個大獎,因爲照字面的Bad ,是不想直譯成「不良」、「粗俗」,甚至「邪惡」。對於英國人,Sex,冠之爲Bad,實隱含幽默之義。從過去被提名或得獎的作家便得知,當然包括不少是出名的作家,而得獎的作品,也具有文學水平,不是時下流行淫穢之列也。

自1993年,此獎由「文學評論」(Literary Review)創辦的(這是英國最暢銷的一本文學雜志,有35年歷史),獎杯上刻有「卷在書頁內的裸女」,十分抵死 。有一屆,是滾石歌手米積加的太太貝安卡(Bianca)頒獎時這樣說,「Bad sex is better no sex at all but if it stays bad get a divorce.」妙人妙語。意思是說,性愛就算是差勁,都好過無,如果長此不變,好簡單,離婚就是了。

日前突有靈感,不如把這個小說大獎譯爲「鹹溼小說大獎」,鹹溼呢味野,可以定性爲壞,也可以相反的。(定「性」爲壞這四個字,大家明白我的意思嗎?)

2007年得主是文學大家:諾曼米勒( Norman Mailer),次年的終生成就大獎落在另一個文學大家 John Updike。今年得主是印度作家蘇里(Manil Suri) ,代表作是 The City of Devi 。他不是無名之輦,過去,書人獎,福克納獎他都入選過,2002年Barnes & Noble主辦的「新秀小說大獎」(Discover Prize),他終奪得了。

2009年得主Jonathan Littell 是法國著名作家,他的「仁愛的人們」(The Kindly Ones) 在2006年曾連獲龔古爾文学獎(Prix Goncourt) 及法國學院文學大獎(Grand Prix du Roman) ,聲名大躁。這部長達994頁巨著,譯成英文,三年後,便受「鹹溼小說大獎」青睞了,入圍對手美國作家羅夫(Philip Roth) 都敗在他手上。此書譯成德文出版,引起廣泛的論述,認爲他有宣揚「性暴力」之嫌。至於去年得主的Nancy Huston 的作品「紅外線」(Infrared),我已在本欄讚賞及推薦過,了不起的作品。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年尾網站最佳書單令人無所適從

書在燃燒

download

(原刊于明報周日讀書版 )

每到年尾,各業收爐。書業界不會例外。這也是出版商作本年度最後出擊的好時機,年終之前有聖誕佳節,趁勢推廣好書送禮正常也。

因此,如果你平時習慣留意書市,近日來在網上的「十大」書榜,此起彼落,令人目眩。那些「十大」來自不同的出版社之外,還有不同的電子書網站,以及不同階層的名家推薦。

而「十大」的類別繁多,小說就分言情、科幻、驚險、偵探等(還有非小說類),讀者對象還分成人或青少年,再加兒童,品種就有分卡通,或繪圖,後者所謂Graphic Novel,近年來,市場愈來愈大。此外,還有一些以全年暢銷榜所統計的成績作報告,或事前搞一些什麼讀者投票選拔出的名單。

總之,如果你平日都不大關注,只是想依賴資訊報導,從那些清單去挑選一兩本閱讀,那麼,你必然會無所適從,一籃子又一籃子,邊個生果好吃呢?

香港也有機構搞年度十大好書,但搞了這麼多年,都沒有權威性,這不是在這裏討論之列。大家都明白,凡是這類乜乜書榜,背後都會有商業成份,例如書展一樣,無可厚非。所以,在一些場合當有年青人問及推薦那本必讀之書,我總會這麼回答:「不可迷信十大,自己隨手挑本也可以。」老實說,如果只爲了消閒,稍具趣味性就可以了。如果你想咀嚼一下文學爲何物,世上沒有這樣的「即食麵」,平日早就要花時間在這方面浸淫一下。

讀書不需要強逼的。書緣好重要。就算你沉迷趣味低的作品,到某一個時刻,你會厭倦另找對象。如果沒有發生,只有一個原因,你無能力、無質素提升自己,也即是說,也不必花時間在文學藝術這個層次上面打主意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作者死後十九年獲獎的曠世奇書

書在燃燒

作者死後十九年獲獎的曠世奇書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4166oB7bWgL._SY344_PJlook-inside-v2,TopRight,1,0_SH20_BO1,204,203,200_

在美國,大家都知道亞瑪遜這個電子書大本營,在英國,另一個地頭,經營書籍(當然包括電子書)出版社中之表表者,就是「華特史東斯」(Waterstones),他們還舉辦了不同類別的最佳書籍大獎。

今屆2013相當特別,獲獎者是一位已逝世19年的作家,約翰威亷斯(John Williams),獲獎作品是《史東拿》(Stoner)。

離世的作家也能獲獎,開創了文學獎資格之先河。《史》書在1965年問世,當時全不受人注意,次年便絕了版。被冷落了48年,到今時今日,竟可以「鹹魚番生」,完全靠口碑載道,全來自一些出名作家及名人,他們認爲這是一部現代文學經典之一,盛讚的人士包括 Ian McEwan, Bret Easton Ellis, Nick Hornby, 以及Julian Barnes. 更有趣的是,後者還是這次書獎的候選者之一。其他的對手也是高手,Barnes不用說,年前纔獲書人獎,另一位Kate Atkinson的Life After Life 也正被提名入選Costa Prize。

這不期然令人想起威廉福克納,他的巨著《喧嘩與騷動》在1929年出版,在以後的17年內只銷過三千本。到1945年,他的作品根本難在書局找到。但他終獲得了諾文學獎。

約翰一生寫過四本書,主角史東拿是杜撰的,他是父親,丈夫,學者,但這個三合一的角色, 是一個徹底的失敗者,對文學,對愛情,對他身邊的人,包括他太太,莫一不是。他的散文風格,令讀者像沉醉於一首室內音樂,情感流露,欲語還休,終極在只可以賴語言表述,但事實到頭來不可言傳。作者對語言之無力感,刻劃得令人心疼和無奈。試譯主角初遇毀他一生的太太的一段,希望大家可從中體味出作者的原意。「…..她開口說話時,史東拿背著她,之前他望著她,驚詫之情不露形色。她的視線直射向他,但臉無表情,咀脣莫名地掀動著,仿佛正閱讀著一本無形的書。他慢慢走過去,坐在她的身邊。她似並不留意他,眼睛保持直望,他提出了,她開始繼續談她自己….稍後,直覺告訴她,她應無疑慮,在他未走出房門之前,叫住他,她急忙快快說話,似乎從未說過什麼,也似乎之後她再不會說話了。」

圖:John Williams

john-williams-42868ad09019843da2ab0c5fba533d755215d8d6-s6-c85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當大家不愛閱讀的時候……

untitled

書在燃燒

當大家不愛閱讀的時候……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2013年將盡,是的,又一年了。在這一年內,閱讀過那些書籍呢?談起閱讀,這些年來,有點令人喪氣。遇上朋友,你問看過那部電影,總比看過那本書,較容易得到答案。

周前在一個文學雙年頒獎典禮,一位得獎者發言時感慨地說,「我個人覺得,目前寫詩的人多過讀詩的人,即是說,連詩人本身都不讀其他人的詩了。」多年前,友人辦了幾十年詩刊終於心灰意冷,不再辦下去。他說,「真是難以想像的,他們的作品刊出來了,也不會自購一冊,期待刊方會送贈。這更說明了一個可怕事實,詩人本身根本無興趣看別人的作品。」
正確點說,如果不限於文學作品,也不能說沒有人熱衷閱讀的,世上仍有不少消閒的流行小說,不少實用的勵志及經濟書籍,在書局中,你還會發現不少烹飪、旅遊或以圖畫爲主的出版物。

其實,只要你肯花時間閱讀,那一類別的書也不成問題(這樣至少你還未對文字產生了決絕的厭惡),但人們面對生活逼人,擁有自己的時間愈來愈少,一有時間,情願花在其他活動上面,如打機、聽歌、看戲或其他娛樂上面。 他們會反問:有什麼不妥呢?我想說,每天上班途中在地鐵廂內大部分乘客,埋頭埋腦於書刊這個景象,已仿佛是前世發生之事。

目前在街上遇上一位好久不見的朋友,他表示他知道「書在燃燒」這一欄,正在私心竊喜之 際,但不足三秒後,他接著問:「你寫的書多數是鬼佬野,恕我多口一問,究竟有沒有人睇架?」

顯而易見,我們向前望 ,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他看 的花草,不同於我的花草。認識的一位朋友,一進入書店便會頭痛。我明白的,人生有陰陽兩路的話,無需勉強,各有選擇,各自修行。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左思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