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4

網上維基百科將印成千冊實體書

書在燃燒

Image

網上維基百科將印成千冊實體書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習慣從電腦尋找資料人士,多多少少例必會進入維基百科全書網站逛一下。是的,有人認爲這個網站的資料不大可靠,但拿來參考也是一個方便的途徑。這個可以自由編輯修正的資料庫,有它的好處,也有它的缺點。而網站內外默默耕耘,在過去十多年來,不停爲不同來處的資料分類成篇的無名人士,不能無視,是值得欽敬的。

這個虛擬資料倉庫,可否想過要印成實體書呢?事實的確有人這麼想,現正公開籌款三萬英鎊,務求達成此壯舉。一旦成事,將會有超過四百萬篇文章,還有圖片,編集成一千冊書(每冊約一千二百頁)。策劃者(PediaPress出版公司)希望在今年八月維基倫敦會議之前完成。

出版公司負責人之一Christoph Kepper 也承認,面對數碼化年代,竟然要出實體書,似乎有點荒謬。可是,他認爲作爲閱讀實體書成長這代人如他,相信仍有人不習慣或不喜歡在熒幕上閱讀,手拿著一本書的樂趣是不可取代的。

當然,實體書還有一大段存在的日子,不過,隨著網絡的迅速發展,還有多少人手不釋卷,的確也不大樂觀。大英百科全書已停止發行實體書(2009年夏季出版的2010版本是最後的印刷版,今年的版本已是DVD了。),而這個維基出書計劃卻反其道而行,是不是真的有此需要呢?這個計劃目前還在籌備中,讓時間告訴我們答案吧。

另一個消息也提得一提的,就是1991年創立的M-Net Literary Awards文學獎宣佈無限期停辦了,有關人士獲悉後無不惋惜。這個文學獎在世界文壇上具有特殊崇高地位,因爲每年都選拔南非國家內不同語言(共11種,包括英語)的作家作品,年來發掘了不少傑出的人才,成績斐然。周前突然宣佈不再舉辦了,主辦者並無說出任何原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現代詩。拼貼。炒雜碎?

images

書在燃燒

 

現代詩。拼貼。炒雜碎?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世上一些東西,或許多東西,是易學難精的。寫詩就是其中一項。尤其當你年輕的時候,個性稍近文藝一點,就自然易受感染,寫番幾行。

正如我說過,詩也者,籠統地說,分行便成了。年輕時,的確無處不是詩。但年紀長大了,一個問題會提出的,就是:爲什麼要寫詩呢?精確一點的說法是,其實,心中有東西想透過文字表達一下,可以寫散文,甚至發展成小說,爲什麼堅持要寫詩呢?

眼前所見的現代詩,相當泛濫。如果拿烹調作比喻,那就是一盤盤炒雜碎,不依材料的份量,不懂得如何把握火候。詞語沒有彫啄過,節奏沒有兼顧到,可能更不知張力爲何物,最嚴重的一個陋習就是胡亂把詞語拼湊、剪貼,務求所謂「新鮮」(後期夏宇的作品,就是一個壞榜樣),結果是:一碟看來色彩悅目的菜式,卻原來嚼之無味。

我個人的看法是,詩這個載體,其實不大適宜敘述,有人當然會反駁,我們不是存在不少史詩嗎?史詩的年代,因爲還未有小說這種體裁誕生之故吧了。正如元曲出現後,文人抒寫的自由便大大不同了。不過,現代詩走出了古典詩的框框,並不代表,完全不受規范的。炒一味撚手好菜,未入過廚,摸不透做菜環境,必然不會成功的。

人生百態,有人物,有故事,反映世間存活的意義,於是我們要仗賴小說去訴說;觸景生情,引起細碎憶念,或想純描寫一下眼前美麗的事物,於是我們想到散文這個形式來表達自己;至於詩,是需要精煉的語言,捕捉剎那的靈思而推至高潮,但不多不少,要恰到好處,好使凝聚一個狀態,心與心,心與物的至上感應。一定不能離開了心。小說可以包容詩,散文,但詩就是詩,是獨立的,唯一的,如果詩是某一種元素,即是說,它的電子排布是不會變的。變動的話,就成另一種元素了。分行可稱爲「詩」,可是,分行真正成詩,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情人節:年年有今日

DSC_0268real

 

年年有今日

(刊於2月14日 明報世紀版)

去年繁花 今年繁花
背著你的時候就去入夢
夢立春如來  夢來如春立
忘記了的仍竟會聚散交加
原來就是五年前一夜新綠
那一夜大雨滂沱 錯置的房間
一場緣之起義
大地總有些東西死亡
同樣 總有一些呼吸
總有你和我 爲何待春而立
爲何花因繁而決
爲何自游來去
而這一次   是你背著我

背著我   可以發生任何事情
也可以沒有   然後你唱著異國
翻開兩本書   比較我和他的命運
人們一定聽不懂
必然不懂   因爲這是背著的盟
背著千山   背著天荒
年之月之日之時
在一次酩酊的燃燒
看風之飄   追煙之逝
直至無言  無聲

至少此刻引你入懷
細味性命第三度空間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左思右想

「今日中國文學」專輯全面介紹葉維廉詩人/學者

DSC_0265

遠方寄來了一本CLT.「今日中國文學」(Chinese Literature Today),這一期有三大特輯,一是莫言,二是蘇童,三是葉維廉。

 

(下圖: 「今日中國文學」封面)

 

DSC_0264
特輯中葉詩人/學者自撰的一篇文章名爲:Quest for the Right Poem–My Modernist Beginnings. 其中一段有提及當年我們三人(王無邪,葉維廉和本人)一起出版 「詩朵」,共同奮鬥的歲月。(我們合資,踏單車發行的日子),文中也有提及我的長詩「悲愴交響樂」和碎片的引述,感謝。另一篇是與Johathan Stalling 的對談: Rethinking the Roots,談及葉維廉的未完成的作品:Daoist Modernism.其餘的篇幅便是刊登他的選詩,中英對照。

DSC_0263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得獎歌曲控訴眼前金錢至上不公義的世界

images

Lorde 的 Royals 榮獲今屆格林美音樂最佳歌曲獎,
她的一篇致謝辭不只在歌藝界掀起極大的反響,在外邊的世界,也引起了聳動。爲什麼?因爲她提出控訴,眼前是一個由金錢權力統治的世界,比1984所描述的還恐怖 。在她的得獎歌曲,歌詞的第一句便是:「我從未在肉體內看到鑽石。。。」,然後帶出了原來我們生活在一個無情的世界,金錢至上,我們永遠不會成爲貴族,於是只能跟你相愛到底,而我是你的王后,讓我統治你。這就是我們的幻想。
由於她的謝辭變了控訴演辭,而且相當長,於是從直播中聽不到全部。
整篇講稿在這裏,大家可以慢慢閱讀。

http://snoopman.wordpress.com/2014/02/06/lordes-suppressed-grammy-award-acceptance-speech-full-transcript-26-january-2014/

 

 

至於 Royals 這首歌,連歌詞,請click  以下条
link: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_WyB1Yunqw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孫文彫像還可以代表一些什麼呢?

2014-02-08 15.19.16

經過臺北總統府,發覺原來開放給公眾參觀,當然不放過這個機會。簡簡單單檢查後,便可進入了。
首先給人們的印象就是潔而澄,簡而樸。當看到天下爲公的孫文彫像,唔知點解,小,中學時那種面對國父的敬仰之情,已經消失了。
事實上,放置彫像的空間太窄小,與華府的林肯大堂相比,完全不成氣候。我踏上紅紅氈梯級,不期然覺得,原來所謂五千年的中華文化實在是十分渺小的。 我意思是說,原本的恢宏氣度,給不孝的子孫淘洗淨盡了。很快卻反駁了這個想法,因爲,天安門的空間不是夠恢宏了嗎?但又如何呢?領導人的心胸狭隘比屎眼還小。
終於明白了:這些都是外觀吧了。外觀就是代表虛假或裝飾,容易欺騙你的眼睛,怎能作準呢?
還是找不到答案,原來,我早已開始不想做地球人。或根本來自另一個星球,若不是,爲何一年比一年更覺得無法在地球存活?
更悲的事實在: 我的出生由頭到尾,都是錯置了。

(圖:從後花園拍總統府外貌)
2014-02-08 15.48.15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左思右想

小鎮十分,十分令人神往。。。

2014-02-09 14.58.28

(圖: 火車軌上放天燈)

短短四天。自己對自己說,書乜鬼展,只想再一次感受一下寶島風情。天公不造美,不要緊。預左。水星逆行期間旅遊,心理已有準備。幸好地點不是東京,否則遇上雪災,度假變了走難。九度冷風下著雨,比較之下,算得什麼。
沿途難免發生一些阻滞,最驚險是離境機場check in前同行朗天,一時手鬆,mini ipad 應聲墮地,吉人天相,竟然絲毫不損。
四天中,最歡愉的一天是在臺北小鎮十分。看到中型瀑布,但氣勢也見磅礴。有火車直闖穿過小鎮之中,。車軌與路邊,相隔不足兩米。當沒有火車時,大家還可以自由穿越,還會在車軌上互放天燈。
雨未停過,但九度下,風的確很冷,走過吊橋,經過媽閣廟,心中升起另類的溫暖,因爲這一切一切,香港是沒有的。晚上由的士司機介紹,在一間以太監羊做招徠的食店吃,不說別的菜式,一個特製熱騰騰的羊腩煲,令我們驚歎不已。最後,喝到一滴也不放過,有圖爲證。

2014-02-09 20.57.54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左思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