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4

寸爆咀作家JAMES PATTERSON 全球銷書三億冊

書在燃燒

 

寸爆咀的作家全球銷書三億冊images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有一年,我主持香港圖書館舉辦的小說創作坊,每周一堂,共六堂。最後一堂,一位同學提出這一問:「崑南老師,我想知道,寫作到底可以賺到多少錢?」

我這樣回答:「可以的,香港不是有倪匡與金庸嗎?正如我在堂上說過,作家分兩大類,一是爲自己而寫作,另一是爲讀者。當然是後者較容易賺錢啦。」

 

單靠寫作可以致富到那一個程度呢?最近福比斯雜誌,就發表了一個統計,一位專寫犯罪小說系列的柏德遜(James Patterson), 成爲世上收入最高的作家。

這第一把交椅,昨年他已坐穩的了,今年根本就沒有人跟他爭一日之長短。其實,此類流行作家,在美國多的是。在機場的書店,大部分消閒小說書架都是這類,如偵探系列,殭屍系列,豔情系列,還有科幻系列等等。

大家都知,史提芬京也是榜上十名內,接受訪問時,他直率地說,「老柏寫得真糟,但他很成功。」老柏如何反應呢?他對記者說,「史記年年都這樣針對我的啦,我專走與他相反的路,不過,埋單一計,我總比他多一樣東西:口碑。」他當然有值得沙塵的地方,例如,作品改編銀幕就超過十部,他有一個紀錄,至今無人能夠打破。「紐約時報」的成人與兒童暢銷書榜,可以同時高踞第一名。2009年9月,他一口氣簽了十七部小說的合同,三年內交貨。他究竟有什麼異于常人之處,如此多產呢?原來,其中不少是他人代筆的,他只是個判頭。 不由你不信,他就是一個可以養作家的作家。最奇的是,這個公開的祕密,讀者與出版商全不介意。前者只求讀得開心過癮,後者只要能夠賣錢。他曾在「出版家周刊」贊助一個廣告,題目是誰能打救書業與出版界?言下之意,捨他其誰。他的小說全球暢銷三億冊,暢銷榜冠軍共76次,收入是史提芬、John Grisham  及 Dan Brown的總和,所以,他就是可以寸得起。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文壇哈哈鏡

舉世閱讀風氣低迷網絡伸出援手

書在燃燒

untitled

在這個城市, 書店停業,時有所聞。一間又一間的小型書店,歷史悠久的,不管是中文的,或外文的,都難逃劫運。

 

原因?是租金高,收入無法彌補,或可能店主年事已老,不想經營。不過,最明顯的一個事實,原來,顧客一天一天地減少了。

 

爲什麼出現減少的情況?因爲大眾在吃喝玩樂之餘,再不願意在書籍這項目上消費?這個現象的潛臺詞是:人們的閱讀指數正在銳減中。

 

說到這點,要話分兩頭,是,若與過去幾年來作比較,人們的閱讀習慣可能開始改變,但,細心觀察之後,閱讀實體書的人數或會真的有所減退,我卻發覺其中不少人並不是把書掉了這麼簡單,他們多多少少仍繼續閱讀,只是對象移往互聯網上面吧了。載體不是印刷品,而是桌上電腦 ,平板電腦,手機等。其中一位朋友便這麼說,「我依然手不離書,分別只是電子書吧了。」我個人來說,自從有了電子書,閱讀的時間反多了,因爲實體書實在太重了,而一部手機,需要的話,可隨手翻閱數十本書,對於年紀大的如我,電子書的字體可以任意放大,可以highlight, bookmark, 查字典,還有一樣,更令我稱心,就是search by index,  這是實體書無法做得到的。你說吧,還有什麼理由非看實體書不可呢?

 

不可不知,最近就出現一個應用軟件,  名叫  「讀公雞」(Read Rooster), 負責人這麼說,「我們專爲以下的人而度身設計,他們好想閱讀,但太忙,拿不出時間。」所以,這個軟件 , 爲客戶每月提供兩本小說,一本是古典,另一相是當代作品,選出部分內容,只需15至20分鐘時間便讀完的了。讀者還可以透過鏈路(link)同時與現成作家交流。月費只收美金$4.99.

 

在此同時,Kindle 爲了爭取客戶,也不執輸: 套裝電子書,至少共五大冊,售價低至$0.99, 最高也不超過$6.00,內容包括豔情、偵探或殭屍之類系列。以如此低價吸引讀者似不外想推廣閱讀之風氣,都算用心良苦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美國國家書獎被狠批常頒錯獎

書在燃燒

images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有人提出這一問:爲什麼談到近代小說,總不離張愛玲,而稍後的古典文學,「紅樓夢」總是名列一哥?是不是在那個時代,只有這兩位作者纔值得推崇呢?咁樣問,點樣答好呢?張學紅學,那些學者從來一窩蜂,歷久不衰,我只能這麼說,他們實在太懶,不客氣點說,就是有點不長進,不願意花時間心血發掘新的東西,不如找扇安全門,保住飯碗與聲名,度過餘生算了。其實,這是另類的「抽水」行爲,他們一定同意,供奉一個已成名的神位,總比研究無名之輦化算得多。禁不住聯想到,一些人一提及香港戰後小說家,只拿金庸一人來代表,當然更有人把他的作品推到文學層面。無他,那些人,只坐在井底度日,不知人間何世。

爲何我會這麼說,是,我的確有感而發的。

最近有一個文學獎好特別,名稱是Daphnes, 是由Bookslut 網站搞的。網站編輯Jessa Crispin 的一番話,石破天驚,她說,美國的國家小說獎,總是獎給一些無關痛癢的作家,年年是一批平庸的作家得獎,累到不少偉大作品鬱鬱而終。

我聽來,真是壯哉此言。她舉1964年度爲例,獎頒給 John Updike,是大錯特錯,可能得獎作品The Centaur 是他那年最佳的代表作,但,同年其他作家的作品,比他優秀的許多,如才女Sylvia Plath 的The Bell Jar, 如 Kurt Vonnegut 的 Cat’s Cradle,如 Thomas  Pynchon 的 V,還有,Iris Murdoch 的 Unicorn, 阿根廷作家Julio Cortazar 的 Hopscotch, John le Carre 的The Spy who came in from the Cold(曾改編拍成電影)等。(恕我不把作家作品譯爲中文了,稍爲留意外國文壇的讀者都會認識那些名字。)

她還激昂地說,「大家提起廿世紀的美國小說時,總是幾個名字,如海明威,福克納,羅夫, Updike,真相是這樣的嗎?」她認爲,相信凡大眾投票,大眾同意以及著名出版公司出版纔是好作品這個想法,應該三思。

她決心舉辦獎項重頒壯舉,下一個月便會公布1963年內,她認爲優秀的作品的入圍名單,然後重新選出誰是最值得獲獎。這次若大眾反應良好,就繼續辦下去。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從烏克蘭事件回憶閱讀蘇聯小說的經驗

untitled(2)

書在燃燒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近月來烏克蘭連串抗爭事件,勾起了早期閱讀文學作品的回憶。還記得,自從受屠格涅夫的《貴族之家》的激發之後,對蘇聯文學產生了莫大的興趣。說起來,並不是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反而是一部書名吸引而進入另一位作家的世界,那就是《被開墾的處女地》,就這樣,認識了蕭洛霍夫,繼之是他的經典名著《靜靜的頓河》,這部史詩式小說的背景正是烏克蘭及俄羅斯南部,這塊東歐大草原上十月革命前後哥薩克游牧族群的可歌可泣的故事。本來是想讀尼古拉·奧斯特洛夫斯基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但被《靜》中革命大時代的一對男女悲劇性愛情所吸引住。不可不知,《靜》書共四大部,難剩出時間去讀另一部大書。時維1958年,對文學熱愛的我正處於熊熊烈火中,那時候,時時刻刻手不釋卷,也許大家不相信,我習慣一邊走路一邊看書的,當時的行人路不擠擁,從未有碰撞到人的紀錄。
那些日子,一個文學發燒少年的眼中,蘇聯文學的確是一枝獨秀,稍後再讀到杜斯妥也夫斯基的作品,對創作心靈影響更深,他的《罪與罰》所提出的:「任何人都沒有有罪,但罰卻加諸在每個人身上。」一直難忘。他說過的如:「當人類沒有任何信仰時,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料不到,時至今天,更爲真實。18世紀,甚至19世紀初的世界文壇是屬於蘇聯的,一點也不假。
經過了這場鋪天蓋地的洗禮,其中再插入無名氏的六部大書,日本的三島由紀夫的《金閣寺》以及法國羅曼羅蘭的《約翰克利斯朵夫》,機會一到,當我直闖歐美的現代文學(包括新小說派)領域時,就自然如沐春風,智珠在握了。
當時,是跳過了所謂五四文學,跳過了中國的古典文學,到後來,有閒情回頭再看,前者不外如是,後者除了對語言有所修煉外,對於創作可以說,一無幫助。中國五千年的文化,偏偏小說是一頭弱雞。

 

untitle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從天象凶星看昆明屠殺事件

 
Image
 
從占星角度如何看昆明市凶徒斬人事件呢?
 
古人常說的天文地理,正是天有文,地有理。萬事皆有因有果。而天地之間,萬物之靈(人)在其中,就是扮演一個通靈的角色。因果在胸間,天之文地之理爲何,可以一目了然。
 
這是一張合圖,內爲昆明市,外爲事發當天的天象。
 
自二月水星逆行以來,發生了不少意外事件,包括異常的天氣,網友曾問,水逆常有,爲何這次如此嚴重,去到咁盡呢?
 
問得好。這次水逆威力十足,皆因適逢天、冥、木三巨星構成了大三角之局。而且,木也在逆行。這還不夠,水星之後,接著便是火星逆行。明白占星人士自然會明白,行星逆行前後,進退之間,即是伏與留的狀態,更爲凶險的。
 
這樣密雲滿佈之下,只等待點火的時機吧了。火一經點燃,便會爆發。
 
在這合盤上,我們可以看到流年的火星,高高在上,正是點火的一個,昆明市此日也,流年與本命羅喉計都互調會合之際,火星跑來點火,怎會沒有事件發生呢?
 
昆市的命主是土星,而土星正與流年水星相刑。大三角巨星之一冥王,落在第12宮,而流年金星對正本命天王。金星是本命第8宮的主星也。
 
宮位是死亡宮位。有關聯的星均主意外,殺傷,全是凶星。當天,火星還正高照在天頂。可以說,是殺氣衝天,這場劫難真的勢難避免了。
 
這張合盤圖,對於占星初學人士,可能不大了了,但對於熟識占星者,必有所領悟,給大家一個參考,互勉。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