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4

魔幻寫實大師馬奎斯逝世

書在燃燒images

 

魔幻寫實大師馬奎斯逝世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也許大家有點不相信,加夫列爾·加西亞·馬奎斯(Gabriel José de la Concordia García Márquez),這位世界級的大文豪離世,我是有點預感的。事緣近日集中精神研究今年紅月(Blood Moon)現象在占星學的意義,在檔案中偶爾發現馬氏的命盤(他生於192736日上午9點,地點是哥倫比亞的Aracataca ),月亮是落在白羊座24度。

本月十五日的月全食,日月軸就是落在白羊與天秤之上,25度,即是說,月食衝正他的本命月。最重要的是,流年冥王(山羊13度)同時衝正他的本命冥王(巨蟹13度)。當時就想,如此凶險的天象(日月食與冥王均代表死亡),對這位多年患病的作家會有致命的影響嗎?料不到,事隔不到兩天,便傳來他的死訊。

 

如此地位崇高的作家與世長辭,舉世的論述必多。對於我個人來說,在創作上,可以說,並無任何影響力。他的「魔幻寫實」手法,並不是我杯茶。他本人曾自認,這個「魔寫」,不是他首創的,源於拉丁美洲本土文化,分別在他演譯與技法,比其他作家出色。

 

他終生與古巴總統卡斯特羅成爲摯友,本身就是一個「神話」,一個「魔幻式現實」,可不是嗎?一個致力反獨裁主義的作家,竟然與另一個獨裁者結下深交,不是很矛盾,令人費解嗎?他們之間如何親密?據悉,馬氏每次完成的作品,第一個讀者便是卡斯特羅。

 

1999年證實他患了癌後,他集中精力撰寫自傳,但仍出版了一本小說,Memories of My Melancholy Whores2004年出版),內容寫一名九十歲嫖客與十四歲妓女的愛情故事。全書一百廿頁不夠,一口氣看完,說明了他的確是講故事高手。他說深受福納克影響,那就要看他的巨著「百年孤寂」了。

 

在他筆下,幻象叢生,如花朵可以從天而降,強人可以活上幾個世紀,牧師可變成怪獸,死屍不會腐化等等,百年可停留於一瞬間的孤寂:記憶,預言,幻覺,現實共冶一爐,可惜,世界並不因此而有所改變,對於眾生,殘酷的現實和無常的幻覺仍是分得清清楚楚。

 

一個天才逝世,不必哀傷,世界還未終結。其他范疇的馬奎斯天才,還是此起彼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海明威處女作詩與小說免費下載

書在燃燒

 

海明威處女作詩與小說免費下載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hemingway

當人類發明了電話,再不需要飛鴿傳書,不需要靠快馬互遞訊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距離拉近了。這當然是一個文明的一次大躍進。但,很快,大家便發現,原來有了電話之後,反而出現了另類的冷漠,失去了真情流露的書信往來,只有簡簡單單的回應。數年沒有見面,一句話便交代過去了。

同樣,發明了網絡之後,雖然電子書垂手可得,但閱讀習慣消失了。有了搜索器功能,大大增加了學習和研究的空間,很不幸,通常只見可恥的抄襲實例,於是,有人便嘆息,不如返回昔日的時光好了。

其實,這不是工具,或新產品的問題,歸根結底是人本身之過失。正如當人們對樣樣事物都追求速度,有些東西需要時間的過程,纔有正常的成果,自然一一消失了。是人心變壞了,纔是主凶。

有了網絡,有了手機平板電腦,肯定對於閱讀對於學問研究有莫大的幫助,那些人見到公共場所人們不再拿書刊,便怪責電子產品帶來的危機。真相是事在人爲,只是不懂得善用工具吧了。手上的機器,是通往知識天堂的驚世載體啊,大部分時間你卻只用來玩遊戲,聽歌,看電影,或甚至只與人texting 和講電話,怎還能諉罪於新發明呢?

有了網絡後,閱讀的機會只有增加,更爲方便纔是。免費的古典作品,一按便可以擁有,心愛的書隨時下載隨時閱讀,整個書架的書也可以放在平板裏面,何其實用。請抿心自問,何解還要說,電子產品影響閱讀習慣呢?

剛收到一個免費電子書的訊息,值得向大家推介,就是1923年的海明威的處女作,三篇小說與十首詩。當時,只印了三百本。到今天,免費提供給大眾,包括他老人家的偉大作品「老人與海」。下載的網絡地址是:

http://www.openculture.com

這個網站還有許多寶藏,全是與文學藝術有關的,有聲名著,電影,畫冊等,全不收費用的。網絡世界之前,那有這個可能性呀?自己不進取,不要怪東怪西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數碼世代閱讀習慣如巨浪翻天

書在燃燒

 

數碼世代閱讀習慣如巨浪翻天

 untitled(2)

 

(原刊明報周日讀書版)

 

 

**圖:sony 將出版的 digital paper

 

一本書,什麼是一本書呢?

文字的載體,一本書。說我們翻著書,就是一頁又一頁的紙張。很早以前,是龜甲,是竹片,是布帛,或者笨重如石頭,一切可以刻上的物體。今天,不時聽到人們說,手不釋卷啊,所以,實體書拿在手中,纔有讀書的感覺。

 

也是今天,另一些人會隨便的說,電子書輕便得多。即是說,不知不覺,文字的載體,已來了一個乾坤大挪移,文字已是數碼化,它的載體,也是其他圖像的載體,是全方面的,一本書,不單是文字,還有音響,還有圖像,還有兩者合成的影像。最重要的是,這個載體可以儲藏你讀不完看不完聽不完的東西,還附帶其他日用服務,內容隨時翻新,載體隨身攜帶。

 

如果你說,如此大變化,對於閱讀並無影響,人們仍然喜歡拿著實體書逐頁看,那麼,只有一個答案,你根本未懂好好應用這個數碼工具。此刻,周圍仍有不少這類人,不過,時代好快把他們都淘汰了。

 

歐美出版界正談論著一個熱門的話題,亞瑪遜的Kindle谷歌的 Glass 以及蘋果的 ipad 產品,究竟對書籍出版界帶來多大的衝擊?不少書店關門,已不是地區性的現象。無論每周都照例公佈書類的暢銷榜,但同時並列的,更受人注意的,還是電子書的走勢。(中文書方面,電子書還未普及,只因爲客觀條件未配合,是時間問題吧了。)這是肯定的:大眾的閱讀習慣,正在一天一天地在改變中。在公眾場合,如交通工具上,拿著書刊報紙閱讀的,已難得一見了。

 

手機一部在手時,可以聽歌,可以上網交流,可以看電影,可以玩電子遊戲,可以追查新聞報導,或,心血來潮時,可以寫作,你說,一個人還會有多少時間專心閱讀,即使他的手機上已上載了數十本心愛的書?

 

Sony 已宣佈快推出數碼紙了,薄薄的一張,可以彎曲,跌在地上,毫不受損,在上面可以隨手輸入,塗改或修正文字,這不是一頁數碼紙這麼簡單,而是一個書櫃變成一頁紙狀產品。當然有人執著非拿實體書不可,但拿上手並不代表閱讀,而且,他隨身的是手機與平板。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左思右想

大時代與小人物等待果陀

書在燃燒

 untitled

大時代與小人物等待果陀

 

 

左圖:「迴響之骨」封面

 

 

人物甲:我們常常聽到,大時代必會誕生偉大的作品。你是否同意,我們此刻正處於一個不同凡響的大時代?

人物乙:何以見得?我們的確處身於大時代?

人物甲:你真的毫無感覺?整個地球都在動盪中,日前智利就發生八級以上的大地震了。占星學者已告訴大家,凶象畢呈,很快我們還面對一連三次紅月現象。至於地面,動亂事件無日無之,火頭處處,連天災也頻密了。作爲中國人,臺灣的太陽花運動,另一岸的民眾抗暴事件,難道你一無所覺嗎?日前香港也落雹了。

人物乙:我跟其他人一樣,上班下班,有空找朋友消閒一下,看到一部好電影,已經好開心了。時代小或大,真是這麼重要麼?

人物甲:你似乎很久沒有寫詩了。

人物乙:老朋友,老實說,今時今日,寫詩幹嗎?我連書也提不起勁去翻了。至於你剛纔提出的什麼大時代偉大作品,哈哈,有,不是沒有,通街報攤陳列的都是出版物,有關大時代的就是那些內幕報導,寫之不盡,正如那份免費報紙,乜紀元,都是與所謂大時代有密切的關係。

人物甲:你真的變了。老朋友。

人物乙:時代變,我隨著時代變,不是很正常嗎?從前,我的小小理想是擁有一間書房,書架上放著我心愛的書,可是,對於一個打工仔,小小理想也不可能。如今,手上有一部ipad 已覺很幸福了。你仍是一個浪漫主義者,我不是了。

人物甲:也許,年紀關係吧?其實,我比你大三年。

人物乙:這是沒關係的。窮則變,變則通。我意思是,覺得自己不中用了。外邊正天翻地覆,我知。我們要站在雞蛋這一邊,我知。直接點說,就是人窮志要不窮,我都知。但你知不知,老板說我的手腳慢,追不上工作進度,下月要炒我了。

人物甲:其實,我本是想介紹你看Samuel Beckett 的「迴響之骨」(Echo’s bones)短篇小說集,作者寫於八十年前,到今纔有機會出土。不好意思,打擾你的情緒。

人物乙:還要等待果陀下去嗎?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左思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