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格子動物「換筆」的陣痛(之一)

書在燃燒

 

untitled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較爲年輕的朋友,恐怕並不知道何謂爬格子動物。

 

答案是:寫稿佬吧了。當年,寫稿用方格的稿紙,天天不停在寫,仿佛就像爬著格子做人。 當時對於這些動物,最大的苦事是送稿。當然電郵還未誕生,80年初傳真機不普及,如果一天要寫五篇稿,不同的報館,又地址不同,因時間性關係,要親自送去,那一定要叫苦連天了。金牌作家如簡而清,自聘專人送稿,又如倪匡,報館派人上門取稿,當作別論。一些大報,在中區利源東街發行處樓下設有收稿信箱,總算帶來一些方便,但,要限時限刻,過了鐘點,閣下就要趕往編輯部去了。

 

就在八十九十年代交替之間,香港出版界與文字界靜靜地醞釀著兩個革命。其一是活字印刷的「無疾而終」,所謂執字粒的「黑手黨」大佬,開始完成歷史任務,把棒痛苦地移交給植字技術了。經過一段頗短暫的時間,植字轉過頭來,因爲電腦視窗系統的出現,鍵盤輸入中文,一下子翻天覆地,改變整個出版面目。

 

這個中文輸入,就是第二個相輔相成的革命,文字人在植字時代還可以繼續爬格子,現在,要換筆的時候了,這枝筆不是鋼筆,原子筆或毛筆,而是鍵盤。這是一個不可逆轉的現實,因爲作爲一個寫稿佬,記者,作家,如果仍用手寫的話,拿到報館或出版社,必要由另一個人服侍你,即是要把你的原稿重新輸入電腦纔可以完成印刷過程。出一本書,時間上還容許這樣做,但分秒必爭的報紙傳媒,便辦不到了。可以說,時至今日,你仍手寫的話,你根本無法立足於文字界。

 

1994年珠海出版社出版一本書,名爲「中國換筆潮: 電腦與漢字書寫革命」(作者葉平,羅治馨),書中提及在大陸在1987年已有作家如吳越用電腦書寫的了,到1993年4月,中國作家協會在北京舉辦了規模空前的「作家換筆大會」,到會的作家和新聞記者達200餘人,透露那時候,文字工作者換筆成功的已達到百分之六十之高。香港境況又如何呢?下周續談。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