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窗系統把活版印刷連根拔起

書在燃燒

 

 

books2.jpg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視窗系統把活版印刷連根拔起

五六十年代,活字排版雄霸整個印刷行業,報館的排字大佬更是天之驕子,編輯老爺往往都要受他們的氣,所以,行家的術語,稱他們爲隻手可遮天的「黑手黨」。(黑手,因執鉛字粒拼版的過程後,雙手皆黑。)

手寫關係,每人的字跡各異,排字時辨認清楚,是相當考功夫的。當年不少較有名氣的作家,每日趕寫幾間報館副刊專欄,多是龍飛鳳舞,其中作家的稿件,不得不由專人服侍。手稿難看而上榜的報紙專欄爬格子動物有三位,首名是馮鳳三,次名是簡而清,第三位便是本人了。鳳三的字跡如牙簽互疊而成,簡老八的像毛狀物,我的像日文。

不過,當平版(也稱柯式)菲林印刷出現時,活版便很快被淘汰了。負責打植字機的多是年青人,他們的語言基礎不足,對於手稿更難應付。很快電腦中文輸入也出現了,編輯老爺只得苦勸作家寫字時盡量寫得慢一些。

第一個用打字機輸入中文的是簡而清,當時他還爲那座中文打字機賣廣告,但因爲電腦輸入發展得快,打字機無法推廣。這個改變,不得不歸功於微軟視窗系統之誕生,把文字變爲圖像,鍵盤輸入一下子變得全無難度了。這就是換筆潮正式啟動,更是正式宣佈「黑手黨」的死亡。

我個人當然在這個巨浪中翻騰一大段時間,纔可以成功地轉型,沒有被時代巨輪軋死。

說出來,真是連自己也難以相信,從前,在眼前鋪上原稿紙,纔有靈感下筆,爬其格子,今天,拿著原稿紙,反寫不出東西來,手不離鍵盤,文思纔會源源不絕。

其實,這是夢想的實現。很早之前,曾幻想如果中文能夠像英文般從打字機打出就好了,在有生之年,竟可以完全辦得到。當然,這一個過程,對於大半生用筆寫稿的人來說,絕對不輕易,有死過翻生的感覺,這一代的年青人是無法體驗得到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