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是和平證物還是武器一件?

書在燃燒

images

(原刊明報週日讀書版)

香港正面臨一個從未出現過的形勢。

狄更斯寫,「這是一個最壞的年代,這是一個最好的年代。…..」原來事隔不少個歲月,一個最好的年代仍是遙不可及,而最壞的年代,不斷在地球上不同的角落發生。今時今日,香港人正進入這個臨界點,起初雨傘對胡椒液,轉眼間,要被逼拳頭對拳頭了。

多個晚上,走遍佔領據點,有時進入人群,聽參與者發言; 有時在外圍,保持冷靜的頭腦觀察發展過程。腦海裏不時升起一個問題:在這個年代,文字的力量到底還有多大的力量呢?正如我上周所提出的,我們還需要書本嗎?我們讀書爲何呢?

走筆此刻,旺角場已被暴民衝擊,將已搭建的帳蓬拉走了,很快便出現互相毆打的局面,現場的警察只是作狀調停,只是偏幫那些暴民。然後有官急急跳出來,說一些貓哭老鼠的勸喻,核心的一句是:請市民盡量離開佔領現場。

和平抗爭會不會只是一種姿態。歷史只會告訴大家,要起義,是不能離開武力。這麼一來,生逢亂世,把書本丟埋一邊,伸出拳頭來,是正常不過的嗎?問號。問號。問號。問號。問號。問號。問號。問號。其實,填上答案,可以一點也無需思索。

Hunter S. Thompson (美國記者及作家)這麼說過,「對人們宣揚毒品、酒精、暴力或瘋癲之行爲,我極不願意這麼做,但,在我身上,永遠產生實效。 」世上像他知書識墨之士,還有多少個是有這樣的想法呢?昻山素姬常愛說,「和平不單是指終止所有的暴力和戰爭,還要包括危害和平的一切東西。」問題在,她沒有告訴大家,要通過什麼手段纔可以達到。現階段,香港人正赤裸裸地硬上這一課,體驗浴火中可否看見鳳凰。

毀滅真是好容易,一支火柴便把整座圖書館化爲灰燼。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