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5

今屆書人獎澳洲作家奪魁

書在燃燒

 

thewinner of booker 2014 booker prize 2014


(上圖爲:Richard Flanagan)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由於歷屆的「書人獎」選出的作品,水凖奇高,備受好評,所以,近年來被譽爲英國的諾貝爾。這個獎的成功地方在:一旦獲獎的作品,銷量總不會令人失望,成爲散播文學性讀物的最佳橋樑,文學與商業的美好結合。

 

大家還記得嗎?去年的得獎者是加 拿大女作家Eleanor Catton, 作品 《發光體》( The Luminaries)因得獎受捧,仍上了暢銷榜一段時間。全書長達八百多頁,都有銷路,是難能可貴的一項紀錄。(聽說,此書在臺灣已有中譯本了)

 

至於今屆得主,澳洲作家李察法蘭勒根(Richard Flanagan), 當然不是無名之輦,  作品不算多,但每一部都深受好評,被譽爲1973年獲諾獎的韋特(Patrick White )的繼承人。韋特在澳洲是國寶級作家,在世界文壇,詩與文都佔一個頗重要的地位。李察的獲獎作品是《從窄路到北方深處》( The Narrow Road to the Deep North),故事背景是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日本,情節充滿動感,透過一個快離世的人,憶述戰爭,愛情,性欲,生與死。有書評家認爲,本身就是劇本,意識流的分鏡,隨時可以拿來拍戲。的確,語言上,固然少不了澳洲本地色彩,字行間洋溢着奇異的活力。書以光的意象作爲開始,而書作結,卻是花。作者把抽象與現實打成一片,凝成一股手不釋卷的引力。最後入圍的名單上,包括 史密芙(Ali Smith),在本欄不久前已介紹過,她的How to Be Both 最近更獲得 哥斯特書獎(Costa Book Awards),但仍要敗下陣來,無法再奪一城。

 

年前書人獎改入選資格,不再只限英國及聯邦國家,來自美國的作家也可以。今屆決賽入圍也有兩位美國作家,可是,到今爲止,他們仍無法取得優勢。

2007年書人獎冠軍是女作家Anne Enright ,日前被愛爾蘭政府頒授第一屆桂冠作家的殊榮,也即是在書人獎的成績單上又多一份漂亮紀錄,在此順便一記。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文壇哈哈鏡

文字世界急劇地萎縮中

書在燃燒

 

文字世界急劇地萎縮中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文字世界)

 

 

作爲一個文字工作者,也是觀察者,這些日子,目睹的,體驗到的,情願也好,不情願也好,展示給我們的一個現實場景,就是:文字世界正急劇地萎縮中。

 

首先,要弄清楚,這裏所說的文字,不光是字體的文字,三言兩語的記錄,不算,而是有組織性,有思想性,有啟發性,有藝術性的文字,文字除具有傳達/溝通的功能外,其本身也必需能創造,生成意義及價值的力量,這樣纔能構成爲文字世界。於是,文字世界,也等同於哲學世界,文學世界或藝術世界。

 

好了,讓大家了解一下文字的載體。文字不能單獨成長,印成書,書便是載體;書發行到各處,書局也是載體;然後,當出現讀者的同時,也需要有人討論、評論。那些人士,也成載體的一部分。最後,完成的文章,除了出版,也要有充分地方公開發表。

 

好了,現今我們面對的社會,上述那些載體,一年比一年轉化,甚至消失。文字比喻爲樹木的話,當沒有陽光、泥土與水份,還可以生存多久呢?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observ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