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克科幻小說大獎成女作家囊中物

書在燃燒

 

克拉克科幻小說大獎成女作家囊中物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11staton writer

 

 

**Emily St John Mandel

有關科幻小說,末世是熱門題材之一,但要別出生面,就要看作者的本事了。可能大家直覺上,以爲寫科幻小說,男性作家居多,真這麼想,便錯了。今屆的克拉克(Arthur C Clarke Awards )科幻小說大獎。得獎者又是女性,已是歷屆的第十二位了。(去年得獎者是美國女作家Ann Leckie)

 

今屆得獎者是加拿大女作家愛美莉曼杜爾(Emily St John Mandel)的 《11號安置站》(Station Eleven),是她的第四本作品。作家 過去處理大災難後人類處境的題材,往往集中於延續生存條件上面,但愛美莉的筆下,她關心的不是食物,水源,燃料的缺乏,而是人類文化,她認爲地球上人類有一息尚存,文化就應保存下來。書中寫地球上出現了一種名爲喬治流感病毒,很厲害,四11station十八小時內便橫掃所有國家,只有少數人倖存,被安置於第11號區,這班人沒有明爭暗鬥而求存,他們主要成員是舞臺藝員, 每天他們連究竟有沒有糧食都不擔憂,只關心莎劇是否演下去,帶給讀者對未來仍抱有一絲奇異的希望:原來人生,不只是生命,還有藝術。

 

男性作家寫末日,多歸咎於戰爭,飛機火箭,但女性方面,並非如此,平和一些,陰暗一些,多是由於病毒的發生。例如另一位女作家紐曼(Sandra Newman)的《雪糕星之國》( The Country of Ice Cream Star),此書還比《11號安置區》早出幾個月。故事引致末日的 成因也是病毒,專殺害到達廿歲的男女。

 

較遠一點,1988年的Pat Murphy 寫的《不久以前的城市》(The City, Not Long After) ,也是寫淪陷於流行病毒的三藩市。還生存的人,建立自己的嬉皮社區,終日什麼也不想,不要戰爭,只要做愛。

 

有人說過,如果女人統治眼前的世界會和平得多,戰事消失,也許是,但女人統治大劫後的世界, 答案幾乎是肯定的。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文壇哈哈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