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5

諾獎評審水平出現下降趨勢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untitled(5)版)

諾貝爾文學獎一揭曉,便接到編輯的短訊,問及可曾閱讀過得主的作品和撰寫有關專文,不知為不知,如此冷門,沒有機會拜讀過她的大作,專文則有心無力了,若如本欄數百字的篇幅,則可以應付過來的。

 

今屆的得主是在烏克蘭出生,有白俄血統的阿歷絲維奇(Svetlana Alexievich),她的作品有

Zinky boys, War’s Unwomanly Face等,而《切爾諾貝爾哀鳴》Voices from Chernobyl, 是較受人注意的一部。

 

她是非小說作家,記者出身寫報導文章,擅長散文,竟突圍而出,擊敗其他世界級文豪,的確有點意外,也是令人覺得這是另一次的冷門。 因為她之得獎,翻查一下我的舊檔案文件,原來,若干年前已下載過《切》書電子版,但題材引不起我的興趣。此書出版於2005年,當年她以記者身份訪問了500名不同職業階級的人士,透過他們的自述,記錄一份份文件。這種口述歷史式的紀實文體,文學性肯定不強。今次,花些少時間,把這書電子版本,一翻再翻,也證實昔日的看法不誤。網上一讀者的反映是這樣:「那時代的核電廠,設備上原始得多,跟現時建的有很大的分別,而且,整個事件,已過時了,愈讀愈悶。」這個反應或未免太個人,偏激一點,但一個不算突出的非小說類作家,能輕輕擊敗不少世界文學殿堂人物,獲得諾獎殊榮,這個事實反映出諾獎諸公的評審尺度有所改變,更愈來愈難以捉摸了。或不如更苛刻點指出,諾獎的評審水平,恐因政治因素的左右,正急劇下降中。

諾獎大會的贊詞是推崇她的「複調」(polyphonic writing)寫作技巧,紀錄一個時代的苦難與勇氣。其實這種技巧,早已有之,遠如蘇聯的陀思妥耶夫斯基,近一些如美國的Saul Bellow的作品,已是非常出色及經典的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