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時事黑白焦

英美市場上電子書銷量首次報跌

書在燃燒

英美市場上電子書銷量首次報跌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9 aug 2015images(2))

實體書出版業不振,通常歸咎於電子書的橫空出世。終於好消息來了,電子書的銷量在今年一月至七月內,下跌了百分之9.3%。而四月份最差,是51.6%。

這些數據,是由一千二百間出版社提供給「美國出版總會」,他們每月循例上報一次。

為何會下跌呢?從五大出版商(企鵝、麥美倫、哈巴哥連士、Simon and Schuster 、Hachette)反映出最大可能的理由就是,原來電子書加了價。我是電子書常客,我也發覺了,去年大部分書籍平均都是十一,十二美元左右,但如今,不可能了,是14.99 。這麼一來,售價往往比平裝書還貴,如果讀者不心急,稍等待幾個禮拜,自然出現書局推銷減價日,部分精裝本也有六折優待。

是不是價錢定了輸贏呢?有點影響是事實。個人認為,兩種書的讀者層,是略有分別的。相信上了年紀的讀者對於電子書的捧場,是勇往直前,因在閱讀方便上,也別無選擇。此外,另一批,是怕實體書實在太重了,又占空間,於是,傾向電子書。年輕的,如果真是喜愛閱讀的,實體書不會抗拒的。 認識的朋友中,兩類都買,理由是實體書可作收藏。

過去兩三個月來,英美不少報刊都有人撰文唱衰電子書,沒錯,實體書的跌勢停止了,但並不是代表元氣恢復,到目前為止,成人小說去年為止仍下降5.3%,精裝本下降

11.6% 而非小說類則下降 4%. 一些評論員卻以Kindle 閱讀器銷量停滯不前作為論據,這更站不住,因為人人都有手機,以及其他電子產品進行閱讀,還需要多一部Kindle 幹什麼呢?長遠看,Kindle 營業額萎縮,是肯定的。

兩者何者銷量較多,其實一點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人們徹底失去了閱讀的習慣與興趣,這才是大家不想見到的。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事黑白焦

香港書展變嘉年華是正能量?

書在燃燒

香港書展變嘉年華是正能量images

(原刊于明報周日讀書版 19/7/2015)

「香港書展,像嘉年華。」沒有不妥。

一個朋友在臉書說:「我仍沒有動力想逛書展。」我也理解。

一年一度的書展,是徹頭徹尾的一盤生意。這不是很正常嗎?事實上,不少人的確前往書展,就是為了買書。電視訪問,便找到一個現場女士來訪問,她說已準備幾百元的消費,有指定的目標,要選購愛情小說。另一位女士,更表示帶了四萬元,為子女買書。果然,書展與超市的性質差不多,貨品集中,方便選購。我想,場內應該有推車服務。

正因為是一盤生意,難怪不少作家每年都為書展而出書,不單展書,還展人,親自推銷,找熟人拍照貼臉書,天天站場也在所不計。年前,還有名女人寫真集簽名會,令會場的氣氛進入高潮,由於妹仔大過主人婆,才被取消。正如多年前的漫畫書攤位,太搶鋒頭,再無法合併而後來要另起爐灶了。社會根本就是這樣的社會,在展場內,各盡所能,推銷貨品,是最合理不過之事。至少為普羅大眾,帶來一個重要訊息:在這個世上還有書這件物體的存在。

有人提出一個問題,誰是得益者呢?例如,究竟作家會獲得多少版稅呢?這確是個最現實的問題。剛剛看到一位作家在臉書吐苦水,自己作品那年成為書展暢銷書,版稅連三千元也不到,而版權合約竟是十年之長,包括電子書。作者粉墨登場,看來,名重要,不是為利了。誰是得益者呢?既然是一盤生意,得益者當然是生意佬啦,是不?

香港地,講人氣。每年蘭桂坊的啤酒節,人頭湧湧,難道你會說, 「車,唔通其他地方無啤酒賣,無啤酒飲咩,點解偏偏要去蘭桂坊?」只有一個答案,就是趁熱鬧。身在書展現場,你可能會得意忘形地想,原來閱讀群眾如此壯觀,周圍大把讀書人,於是,一轉身,就聞到書香。

又聽到人說,書展不是為真正讀書人而設的,因為要找書,天天可以,怎會要等到書展才去挑選?不是沒有道理。不過,想問:何謂真正讀書人?真正做生意就肯定,其對象必然是大眾,小眾可以不理。明好,唔明也好,書展年年旺場。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事黑白焦

雨傘革命撐開了超荒謬的時代

 

雨傘革命撐開了超荒謬的時代

 

(原刊於「本土新聞umbrella」)

 

 

 

 

 

 

 

我浸沉於現代主義的歲月,一墜入卡夫卡,加謬,貝克特的文字世界,從此不能自拔。他們筆下的荒謬世界,在當時來說,還只是一場場夢魘,令我經常無心睡眠。真是萬萬料不到,時至今天,身在香港,自新特首上臺之後,面對的日子,身歷的處境,竟是一步一步地被扯到一個夢魘成真的境況。一些人物所作所爲,只有比無恥更無恥,真真確確,原來這個時代,可以存在一個比荒謬更荒謬的世界。

 

日前最典型的實例就是:警察手執警棍隨意襲擊群眾,被說成呵護孩子的行爲。一個十多歲女孩在牆上塗鴉便遭圍捕及拘留,市民過馬路也被警察高聲喝斥禁止,在世界各地,何曾在街頭會出現警察數目多過歡度佳節的群眾?某些公眾人物,今天看來站在你的一邊,但明天就恰恰相反。戴上面具的V煞,反帶給大家清晰的訊息, 一個史無前例,極端混亂的局面。從前的日子不是這個樣子的。制服人士的臉孔是扭曲的,他們的笑,只不過自覺處於上風,於是以譏諷,椰榆,冷嘲的方式「處理」大家。清場後在現場拍大合照,在他們的心裏,是想紀念一些什麼呢?一夜之間,曾與香港市民共同生活,打成一片,還受大家普遍尊重的警察公僕竟然變了與眾爲敵的惡獸?只是一首命令這麼簡單? 老婆婆的一句話:「從來好仔就唔當差啦」驚醒夢中人。警察的的所謂美好形象只不過是大家過去一廂情願吧了,

 

荒謬的恐怖處不在這裏,而是爲他們的行爲粉飾,開脫的在位人士,說什麼一心爲學生好,說棍打出於慈母心,他們更認爲他們太辛苦了,要捐款慰勞他們,公開送他們禮物,藐視所有以往的賄賂條例。

 

凡此等等,我們身處於一個極端倒轉來的世界。卡夫卡筆下的主角醒來變了甲蟲,但今天的香港人,進入另一個更詭異的世界,甲蟲不是自己,而是身邊周圍的人,有毒的甲蟲。加謬筆下主角的母親死了,毫不傷痛,只見冷漠。他們更進一步,目擊整整新生一代受壓制,被出賣了,他們無動於中。貝克特筆下主角問蒼天無語,永遠等待果陀下去,無盡的空虛與絕望。學生與市民面對連串不公平的審判,抱著推大石上山,勇往直前,只真是等待一個「果陀」式的真普選?

 

坦白說,過去我真的以爲作家所寫的預言,是數個世代以後之事 ,有生之年不會遇到,萬萬想不到,更荒謬的情況就一下子赤裸裸地呈現在眼前。不過,舊日的人生價值不能變改,我們需要新的信仰力量。當然有人可以選擇另一個方向,可是,我喜歡說,雞蛋除了撞牆,待以時間,還可以孵出新的生命來。一把雨傘給我個人的啟示不少:傘總是能張能收,總是在適當時機保護我們不會受雨淋日曬雪降之苦。對於港人,梁蘇記遮的歷史,耳熟能詳。此招牌遮出名純正鋼骨製造及隨時替顧客包換。今天竟然出現了雨傘意象,其喻意就是此遮非尋常,鋼骨純正,必然撐得往。正如四柱八字談及的華蓋。華蓋者,神話中帝王所用的遮擋陽光雨水之傘。書云:華蓋爲喜神,用神,則主人聰明有才華,天分高;能够與宗教,易學結緣而帶來好運,危難時有神仙保佑,絕處得救也。在天上,華蓋属三垣之中的紫微垣,共七星,由九星的杠座所撐,極似一把傘。是不是巧合呢?689 此惡煞,獨欠7, 而7星的華蓋一出,不是給他遮蔭,而是對抗擡杠,看來,689 氣數已盡。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事黑白焦

臺北。書展。點滴感懷

書在燃燒

臺北書展以外的點滴感懷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Adbanner2318

臺北。依然。三年前的書展。下雨。這一屆書展,依然在下雨。沒有改變,走出松山區酒店,沿著香港逐漸消失的騎樓底走著,騎樓底的行人路,依然高低不平,時斜時級,泊著電單車,擺放著木長凳,彌漫著現代城市罕見的人情味。啊,依然,依然如此。

原來變的是我。走過誠品,已失去興趣進入一逛,反而松山的女人街兩旁的廉價衣物(平均一百臺幣一件)吸引了我的眼球。這一屆,已不是爲淘書而進入會場,那所謂對談,早就不想參與,最後只因人情難卻,在現場講話時心不在焉。這個國際書展的logo, 是在樹下翻開書本閱讀的小女孩,但樹幹的位置從她頭上升起,乍看來,像在她頭頂上長了一株樹。自然聯想到兒時老媽子經常用這番話嚇我們,「吃硬果要千萬小心,若不慎吞下,頭上會長出果樹來的。」到了今天,並不是不可能的。某些人的進化愈來愈不像人了。

經過101, 纔驚覺原來臺北不是沒有改變的。高聳於霧中地標巨厦門前,聚集了大群人,其中有二人高舉兩面兩米多的旗幟,一是五星,另一是青天白日,前者在風雨中飄揚,後者動也不動。很快便明白了,完全是爲大陸遊客而設,作爲他們上落旅遊車的指引。果然,101商場內已因蝗民而淪陷了。天雨令天色暗得更快,一下子,臺北失去了昔日的光芒。

我們三人之行,純是度假,僅僅四天。我們的度假原意好簡單,隨意走走,懷舊一下,尋回當年吃過本土不同食物的原味。這些年來,中華大地入口的東西,幾何級式變成有毒的食物,吃進肚子裏的不外是損害健康的化學藥物。古人吃 無魚,擊劍長嘆,今人幾乎食無米,飲無水了,五千年的文化遺留給我們一些什麼呢?文字的無力感,再一次湧上心頭,幸好吃過了魯肉飯,排骨湯以及喝完一杯熱呼呼的烏龍茶,情緒纔逐漸平復過來
,然後默默祈禱,有一天重臨,這一些簡單不過的東西,可以保持現狀。
經過了城隍廟,跟隨善信合什一拜,頓起隔離人間的心痛。

(下圖:101大樓外兩面旗幟在飄。。。)

2014-02-07 16.32.08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時事黑白焦

試譯周游悼旺陽亡魂短詩乙首

瑞典女作家周游在facebook 寫了一首短詩悼旺陽之死,讀后十分感動,突有興致把全詩譯成英文,後來,獲明報副刊編者賞識,再刊于明報周日副刊之上.原圖copy 如下.
試譯之作,請四方人士雅正.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poetry, 時事黑白焦

上海追尾車意外事件,又是秘數11 的好事

上海地鐵10號線在2011年9月27日發生兩列地鐵追尾相撞意外,信號系統在下午2時10分發生故障,一列從豫園站開往老西門站的「1016」號列車停在隧道中間,地鐵採取人工調度方式運行後,剛啟動的「1016」在2時51分被後方駛至的「1005」號列車撞上,有如7月溫州動車追撞翻版。事件中,500多名乘客當中至少271人受傷,61人至昨晚仍然留醫,無人死亡。上海地鐵公司向乘客和傷者致歉,稱這是「上海地鐵有史以來最黯淡的一天」。

很明顯,這又是秘數11的效應.
發生的日期9+2+7+2+0+1+1=
9+2=11
7+2+1+1=11
即1111也.
至於發生意外是10線,兩架10線相撞,即1010,也見11也.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事黑白焦

香港恆生指數「悼念」六四。天公有眼。

昨天六月四日,共有十五萬市民參與平反六四獨光晚會,是一個紀錄。

認真邪門,連恆生指數都來「悼念」,叫大家切勿忘記六四,因為當天恆生指數下跌的數字是-6.64點.

有圖為證:

 

 股市64

1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事黑白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