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文壇佳話

英美文壇的性別岐視現象十分嚴重

書在燃燒

images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英國小說家Nicola Griffith 一直呼籲英美文化界,不可重男輕女,最近在她的網頁,隨手列出廿多個網頁的一些文章,都響應她這個聲音。她提出的重男輕女,是指行內人對作品本身出現性別岐視的傾向。

她拿普立茲文學獎為例,從2000年到2015年,十五年內,得獎作者的作品,主角及主題,涉及女性的,竟然是零。就算得獎的女作家,題材都是與男性有關。 再例如書人獎,從2000年到2014年,男作家寫男性題材的作家獲獎是九個,而女作家獲獎的而題材與女性本身有關的,只有兩名。

在此同時,有一個機構VIDA,這些年來,都有關注這個現象,數據指出,在大部分著名的報刊,女性作家所寫的作品與評論的刊出率偏低,少過百份之五十。吊詭的是,不少優秀女作家的作品,都是以女性為中心的,問題在,說到大獎,沒有她們的份兒。

「星雲獎」(Nebula Awards) 這個科幻小說大獎,最近傳來一個喜訊了,入圍名單上,六名的作家所寫的,涉及女性題材,竟達五名之多。結果是否一如所願,有待時間作證了。

我想趁此特別提出大陸作家劉慈欣的《三體問題》也是入選作品之一。他這本科幻長篇,在內地網絡非常走紅,《三體》三部曲總計已售出超過40萬套(每套3冊,約120萬冊),電影版權也名花有主了。我一直有留意這位作家,從一些訪問,他看的書,承認受影響的書,全是外文的,影響他最深的是《2001太空漫遊》的阿瑟·克拉克。最妙的是他建議習近平多看與外星人有關的書籍,在一個訪問,他就這麼說,「你不要以為我是在開玩笑,我是認真的。這麼大的一個國家,怎麼能不對“他者”有所準備?任何一個執政黨,也一定要有想像力,具有線性的眼光和開闊的思路。」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救贖美國的小說獲福克納文學大獎

書在燃燒

 

救贖美國的小說獲福克納文學大獎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村上春樹不愧爲文學獎的常客,入圍名單上,總少不他的份兒,今次是2015年「外國小說獎」(Foreign Fiction Prize),他又是入圍名額之一,代表作是《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是否得獎,要到下一個月廿七日纔知道。其他入圍者有德國,荷蘭及西班牙作家,這場仗也不易打也。

 

我想寫的還是剛出爐的「筆會/福克納文學獎」(PEN/Faulkner Award ),近年來,處女作十分出鋒頭,這次得獎者也是,《爲來世作好準備》(Preparation for the Next Life)是里斯(Atticus Lish

lish next life)的第一部作品。作者父母在文化界是非常出名的編輯,但他不想利用家族的關係,自己悄悄找一間獨立出版社 Tyrant Books版,只印三千五百本。整本書,他是躲起來,花了五年時間寫成的。

 **上圖:里斯 

一個不尋常的愛情故事,女主角是來自中國西北的女性(母親是信仰穆斯林的維吾爾族人),她以非法移民身份,偷入美國境內,過程捱盡苦頭,遇上了在以色列打過仗的退伍美國軍人而墮入愛河。大會的評語是「作者走遍及點燃傷痕纍纍的美國廣闊土地,仿佛在城堡外戀愛、工作、生活,結果是喚起了咒語,我們的歌唱,一個呼喊。」

 

我讀後就有強烈的感覺,一個現代文明代表的國家,其實千瘡百孔,男女主角對美國同樣感到陌生,但後者穿州過省,不畏勞苦,感染到美國的自由精神去闖天地。一如既往,美國根本需獲得外來民族輸血式的救贖而重生。令人想起生機勃勃的《在路上》。書中不少章節都很詩化,尤其是戰場部分。從男女主角個別或一起,對生命的碰碰撞撞式追索中,我看到瘡疤,同時看到愈合的生機。不是史詩式,但具有史詩的氣魄。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文壇哈哈鏡

「合二爲一」終獲創新小說大獎

書在燃燒

 

史密芙「合二爲一」終獲創新小說大獎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ali smith

圖爲: ALI SMITH

不久前,在這裏,已替雅莉史密芙(Ali Smith)不值,兩次入圍書人獎,都落空了。但消息傳來,Guardians 主辦的 Goldsmiths 獎,頒給了她?(同是 Smith

, 所以一家親?當然是說笑吧了。)她之 所以得獎,看來,全因爲她的作品完全符合了這個獎項的要求,就是,得獎的小說必須「百分百具創造性,帶來小說形式的新可能」。

 

Goldsmiths 小說獎,去年纔成立,得獎者可獲一萬英鎊,英國及愛爾蘭籍的作家纔有資格參加,首屆得獎者是McBride’s Bailey的「一半成形的女孩」(A Girl is a Half-Formed Thing),在這欄我也曾向大家報道過,記得嗎?愛爾蘭小說界,天才輦出,所以,這個獎的地位,很受文化界重 視。

 

雅莉的得獎作品是「合二爲一」(How to Be Both),閱讀過的讀者必會同意,作者的確可以帶他們進入一個真實與虛擬共存的奇特境地。主角二人,一是當今社會的青年佐芝,一個是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哥沙,他們仿佛在一個平行的時空中講述與交流。其實,連他們的性別,也模稜兩可,紙本具兩個版本,一部分的開頭是佐芝的敘述,另一部分的開頭卻是哥沙的敘述,在乎你購入是那個版本,不同的開頭,自然發展了不同的脈絡,雖然故事同一個。

這個實驗,確是首創。整本書提出了表面與實在的分野,藝術與人生的對立與融合。沒有答案,但暗中浮現了答案,一切在乎讀者如何進入思考的層面。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文壇哈哈鏡

諾獎與書人獎替世界文壇點將

smith

(上圖:Ali Smith)

書在燃燒

諾獎與書人獎替世界文壇點將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去年全心關注諾貝爾文學獎的結果,但今年,因爲公民抗爭運動正如火如荼進行中,大部分精力投入了,消息公布後,纔猛然醒覺過來。沒有意外,村上春樹繼續大熱倒灶,同時,也一如既往,每隔一段時間,諾獎諸公必會選一個鮮爲人知的作家。今次入選的是法國老將Patrick Modiano。在法國本土,當然大名鼎鼎。閣下未聽過他的名字或讀過他的作品?不用愧疚,許多文學愛好者都會陪你,包括我。評論家盛讚他是現代的普魯斯特,在他筆下,記憶就是不朽的藝術。很吸引,有機會當會看看英文譯本。但,搜索網上亞瑪遜,只有《蜜月》這本英譯,三個短篇。要看到他的代表作,恐怕要等一段時間吧。
所以我寧願寫英國的「書人獎」,今屆開始,入選作家的國籍可以不限於英國本土,只要其作品在英聯邦國家內出版,就有資格參選。最後六名公布了。挺開心,偶像阿莉史密芙(Ali Smith)又入圍了,過去已被提名了兩次。入選的作品是《一臉兩面》(How to be Both),誠心希望這一屆她終得心應手。不過大熱門是美國作家。 (結果將於本月十四日揭曉)
她的寫作技巧,穿越時間的極限,人物可在過去現在未來的迴廊自由行走,烏爾芙的影子。她愛運用獨特的語言,對心理時間這個巨人的挑戰。很明顯,她的嘗試十分大膽,把小說分拆爲兩個版本出版,敘述前後有別,但兩種讀者並不影響,故事是一致的。阿莉還可以在不同姓別中游走,固然令大家撲朔迷離,最終大家還是找到清晰的線索。
不同的版本,因時序關係,包括人物的角度,自然有不同的體驗,正因如此,作者與讀者的挑戰,就神奇地合而爲一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