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4

香港文壇排陣迎戰世界杯

書在燃燒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bda57f81-2270-4f3a-afe7-fe3420194175-460x276

 

 

 

 

 

 

圖左:英國文學世杯足球隊陣容

四年一度的世界杯,熱潮到處可見。生活上,有關世杯的影子,遍佈每個角落,正所謂,飲杯咖啡都嗅到世杯的氣味。 但,大家會不會聯想到,世界杯也與文學扯上了關係?英國企鵝出版社搞個新意思,拿英美文壇名將,排陣出場迎戰各國,然後邀請讀者繼續提供其他名單。主持人還幽默地說,「據說, 有百分之三十七的人不喜歡睇波,情願閱讀。 那麼, 不妨把兩者融合爲一,選出文化人陣容,代表國家出賽,引起他們對世界杯的興趣。」

 

英國方面,出賽的名單包括大家熟悉的莎翁,狄更斯,拜倫,奧威爾,新一輦的有哈利波特的羅寧,偵探小說女王姬莉絲汀。後兩位女將是前鋒位置,而最有趣的是守門是以寫孩童陰暗面出名的Ian McEwan. 至於美國方面,名單更熟口熟面,包括:史坦培克,馬克吐溫,海明威,費茲哲羅, 以及Thomas Pynchon. 最妙的是選了羅夫守龍門,其實「麥田捕手」的沙林傑不是更適合?

 

於是趁此作奇想,我們香港呢?也不妨參與這個遊戲,試列出我個人的心水名單,迎戰世界文壇世界杯。我認爲,領隊教練是八面玲瓏的葉輝,副手是也斯,排443陣式。守門員最理想莫如金庸,筆下人物個個武功高強,守門一定無敵。後衛四名,兩董一蔡,再加倪匡,夠晒份量:董橋,董啟章,蔡炎培。前董文筆老大哥,後董作品全是磚頭式巨著,而老蔡,五十年代寫詩到今不絕,詩集十三冊,倪匡,不用說,天才級寫手,著作等身,有他們四位護住龍門,無死。至於中場,攻擊中場這位置,我想起黃霑,非他莫屬。他口才了得,文筆犀利,具殺傷性。其他三位左中右,可以推薦:新的一輦,如紅眼,袁兆昌,鄧小樺。這三人組,友情至上,平日十分合拍也。最後是前鋒,中鋒這個箭頭,銷書量一定要所向披靡,亦舒也。英國陣容選姬莉絲汀也是這個因素。輔鋒西西,一流行暢銷,另一純文學,都是大阿姐,絕配也。右翼最佳人選是十三妹,敵方一聽其名便喪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讀書南話

閻連科榮獲卡夫卡文學獎

書在燃燒

 

閻連科榮獲卡夫卡文學獎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589476717CB2DA7744D9C850EB8A4BBD

 

 

 

 

 

 

 

日前閻連科榮獲卡夫卡文學獎,又一次牽引大家對大陸當代文學的關注。這次獲獎自然會聯想到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閻氏之獲獎不會引起什麼爭議,而且適逢六四紀念日降臨,被享有「苦難敘事之大成」稱謂的他,給人一個應景,甚至實至名歸的感覺。

 

閻氏獲此殊榮,官方傳媒必然把所有的光環,都放在他的頭上:說什麼驚奇他想象的奇詭,文體的怪異,思想的深邃,甚至歌頌他用批判國民性的視角去審視民間苦難,寫盡人性的貪婪、殘忍與醜惡,揭示生存本身的種種怪現象,為一個永遠無法忘卻的時代尋找人生原初的意義。

 

老實說,這樣的讚詞,放在近廿年來大陸的所謂先鋒派作家的作品上,都可大派用場。他們還有格非,殘雪,馬原,甚至韓少功等,即是說,他們任何一位都有資格獲獎。他們的作品都是一籃子的「貨品」或「仿制品」。前者是指題材的近似,後者是指他們先後都或多或少,師承現代拉美作家如馬奎斯、博爾赫斯、略薩等大師,受他們寫作技巧的深度影響。今天來說,先鋒派已被定性爲過去詞,可惜當繼後的新生代無論如何努力「創新」,都得浮浮沉沉,只贏得「常規小說」的怪胎。

 

理由好簡單,像大陸那樣壓制自由思想,一切以黨性爲主導的國家,長達幾十年的時間,怎會有可能出現具有生機的藝術作品?拉美的現實魔幻手法,對於他們是一個大救星。可是,寫來寫去都是這一套時,變成樣板了。閻氏部分作品雖被列爲禁書,但讓他獲得魯迅文學獎,而他仍可以來去自如,隨時出外演講,說明他的作品的反動性極之有限,仍是框框之作。

 

中國作家要有機會拿外國文學獎項,並不是作品水準主導的,主要先要盡量翻譯多國文字,以閻氏爲例,譯文就包括日、韓、法、英、德、意大利、荷蘭、西班牙、葡萄牙、塞爾維亞、外蒙古等十多種語言。(作家的鑽營更非一朝半夕之功,如莫言與馬悅然固然有朋友關係,作品早就譯了瑞典文本。)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文壇哈哈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