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2

「五十個層面的格雷三部曲」銷量過百萬

http://cn.nytimes.com/article/culture-arts/2012/06/18/c18grey/

以上條link是新鮮熱辣的「紐約時報」中文網站, 其中一則文化新聞,提及近來最暢銷的流行小說Fifty Shades of Grey, 記者翻譯為「五十度灰」,是太不小心了,事實說明他根本未讀過這本書,原來Grey,這個英文字當然可以解作灰色,但Grey 是小說男主角的名字.所以不能譯為五十度灰了.

這書十分厲害,銷量已破了一百萬大關, 電子書方面,更不得了.三部曲, 逐本出版之后,最近已輯成一合冊.

我已在明報周日讀書版介紹過此書.原文刊于六月廿四日 :

題目:威過「哈利波特」的即食暢銷小說

當今有那一本袖珍本小說比「哈利波特」暢銷得更神速?答案就是女作者:E. L. James(Fifty Shades of Grey),共三冊,英美書榜固然高踞,世界各地也大受歡迎,版權分布37個國家.作者本是倫敦一名普通女子,就是恁此書一躍龍門,身價千倍. 她是占姆絲(E. L. James.),這只是筆名,真實姓名保密.起初第一冊發行,很快就售光,供不應求下,紙版書與電子書,雙線發行,結果書商賺到盤滿钵滿.(上圖分別為書影及作者E. L. James)

這部小說的成功竅門在那里呢?四個英文縮寫BDSM給你答案. 原來這代表描述與「虐戀」相關的人類性行為模式。BDSM的意思分別是:綁縛與調教(bondage & discipline),操縱與臣服(dominance & submission),加上施虐與被虐(sadism & masochism)。書中男女主角的性愛關係朝著這個方向發展,唯如此,才如此引人入勝. 不過,出版商也指出,全因網絡流傳,口碑載道,才創出了紀錄.

BDSM中的性愛遊戲,不是傳統性虐待對某方肉體造成傷害,而是雙方參與者前提同意進行的,最終目的是共享歡愉。所以,男女主角在這場遊戲中扮演不同的角色,一時是欲之呼喊,一時是愛之渴求,許多時候,兩者分不清楚,一發不可收拾,陷入矛盾.掙扎求存的局面. 故事展開之後,作者便帶領讀者進入一個迷離奇特的維度,被逼與人物共同呼吸,共同痛苦,也共同狂喜. 月前合集已推出,一下子便有超過七百篇文章回應,不用說,大部份同意這是流行小說,像「暮光之城」(Twilight)系列的翻版,雖然與吸血僵尸無關.在暢銷書尋找文學元素?緣木求魚吧了,這是肯定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June 29, 2012 · 10:29 am

出位性愛歌獻給科幻祖師爺

書在燃燒

出位性愛歌獻給科幻祖師爺

(原刊于18日明報周日讀書版)

唱出位歌曲的Bloom

今周「書在燃燒」搞搞新意思.請先click 以下網址聽一首歌:

對,歌名就是「操我,雷•布萊伯利」(Fuck Me, Ray Bradbury) ,喜歡這首歌嗎?想知道歌詞內容,這個網站有:
http://lyrics.wikia.com/Rachel_Bloom:Fuck_Me,_Ray_Bradbury
歌手是 拉素布露姆(Rachel Bloom),她是一個歌手,也是作家,喜劇演員.這首歌出街後,在you tube 的點擊率到今已超過一百八千萬次. 雷•布萊伯利何人也?愛電影的人睇過《華氏451》,一定記得他,愛文學的,更不用說了,他是當今科幻小說的祖師爺,上周(5日)離世,享年92歲,他一生創作27部小說和近600篇短篇,不少已成為學校課本之用.

這首歌是布送給作家的九十歲生日禮物.在一個訪問中,記者問拉素為何動念唱一首如此出位的歌,她這麼說,「最主要的一點是我十分受作者的才華所吸引.作家真是了不起,作家是智慧的頂峰,演員本來就了不起,但作家更可以憑空創造一個新世界,世上還有其他比這更具性魅力?我總愛想,為什麽大家不多些嘗試約會一下作家? 」拉素真不愧為布氏的貼心粉絲.

從歌詞可以看出來,她巧妙地把布氏的幾個書名插入,最後重覆四次的那句:Something Wicked This Way Will Come, 是布氏1962年寫的,也是他最後的遺作.

走筆至此,忽感到殿堂級科幻小說家買少見少. 「夜幕」的Isaac Asimov, 「2001太空漫游」的Arthur C. Clarke,「第三類接觸」的Carl Sagan, 「紅色行星」的 Robert Heinlin, 「銀河手冊」的Douglas Adams等,俱往矣.到今天,連長壽的雷祖師爺,也倒下來.有人語帶譏諷地說,「在小說界今天所謂科幻,一支獨大,祇有吸血僵尸.」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試譯周游悼旺陽亡魂短詩乙首

瑞典女作家周游在facebook 寫了一首短詩悼旺陽之死,讀后十分感動,突有興致把全詩譯成英文,後來,獲明報副刊編者賞識,再刊于明報周日副刊之上.原圖copy 如下.
試譯之作,請四方人士雅正.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poetry, 時事黑白焦

把日月換上新天—-「小霸王」序

原刊于台灣人間福報副刊:

小視界– 把日月換上新天的大敘事
2012/6/7 | 作者:崑南(香港作家) | 點閱次數:119 | 推薦朋友 | 新聞評分 | 環保列印

圖/逗點文創結社提供 非報系 我想過了,要為紅眼的《小霸王》寫序,就要像一隻飛入絕不尋常百姓家的燕子,一匝就是數千年。他的文字既然橫空出世,那麼我的評說何嘗不可以天馬行空?

讀完了《紙烏鴉》令我認識真正的紅眼。語言未夠火候,應短不短,也應長不長,但好奇怪,只要你任由那些文字組合帶你飛翔,你就變了流水落花,一去不回頭。到「小霸王」出世,一切令人眼前一亮再亮。

紅眼是天生的敘述者。我首次讀他的《小霸王》,三十多萬字,未因出版社的意見而刪節的原整版。不是字數的問題,而是作者創作動機的問題:他重塑三國志一些人物,在正史或非正史的角色,灌注了獨特的元素,像在實驗室內成功地clone出一個又一個新的生命體,誕生變異的語言DNA。

作者的著墨濃淡有致,運筆如山洪奔流;在布局方面,繁亂疏朗層次分明,意境似空曠無人,可是,轉瞬間,憑精力充沛的氣勢,帶來了群山群海的魅與壯麗。可以說,行文形式和技法是他的真情實感的最高的一種表現,而這種表現,藉著筆情恣縱的因由,容易令人覺得法度不依,留下一個恃才然後可以胡言亂語的印象。

我細讀之下,他的章法不求完整而得完整,刻意倒亂固有的東西,其中有圓秀的地方,更有蒼勁的地方,達到一個逸氣漫爛的境界,從而創造了高曠縱橫的風格,不是偶然的。

處理殘暴戰事或個人互鬥的終極血腥場面,詞句描寫的排筆,一浪接一浪,構成了一個海嘯式漩渦陣,蓋天席地,令讀者透不過氣來。可以說,這不是舊式的舞台觀念,代之是密集式蒙太奇,讀者注意力不斷被轉移,甚至被戲弄,人物角色的前因後果,互相對比、調校,詭美與奇醜的爆炸性媾和,產生了精神眩暈的非凡感覺。

紅眼的語言不僅是文字組合的語言,他給大家的感覺是:他似把文字當成電影拍攝,非常影像化,非常立體,色彩與音響俱備,魔幻與推理,兼而有之。我肯定他的靈感來源不少汲取自日本OVA劇場版動畫的視覺特效。線條、動作、情景等的視點極速卻節奏性移動,強調反光,明暗的對比,粗看是一幅幅獨立的圖畫,但串聯 起來後,就生成了小說家心中的宏大敘事,這個革命性實驗,我就找不到第二個例子。

他把凡人推向英雄層面,再把英雄推向神祇殊相,一種特技式創意,彷彿曾確實經歷前期營造,後期合成之後,才剪輯完成這部製作。

《小霸王》讀後,我竟不期然想起了古希臘時期的恩培多克勒(Empedoclesc)來,這位跳入火山自殺的哲學家,畢生提及靈魂的升降,生物再生循環之輪的哲思,他更認為世間的構成是愛與恨的對立與衝突的衍生結果。整部小說中角色的多變,性別的互換,時間的迷失與重現,一種輪回的迷惘與真實,明顯地糾正了傳統的思維,帶來了歷史的另類價值觀,與恩氏頗為吻合。

了解《小霸王》最重要的一個關鍵詞是時間,原來時間從來不是中性的,是充滿情感與精神色彩的特殊現象,在創作者的手中,必然並非單線性的,一如《神曲》其中兩行:「時間就在這器皿裡生長它的根/而在其他器皿裡也有它的枝葉」。唯如此,三國志的人物才可以再生,脫胎成另一個生命體(非連續性,卻具共同性),活現於讀者的眼前。

這是一部可以令大家失眠的小說,同時,提防把你拖入澤沼而無法自拔,結果,出現「鳥兒飛走並不等於死去」的一種「留白」狀態,於是乎,若干日子之後,你仍會在上面無休止地填寫你所認識的過去現在與將來。

(本文為香港小說家紅眼最新出版《小霸王》書序。)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prose

紀念23歲的64

睡前草草寫了這首短詩及sketch, 紀念23歲大姓6名4的孩子。

人民的盡頭

讓玉扣溪錢哭泣
讓亡魂飛
血水永遠流在一起
換了朝代也未敢忘記
民族已死
但民族怎能就這樣死
跑在前頭的
不單是我 還有你
還有多少年啊
還有多少年後 在天安門廣場
我們可以放出風箏 升到盡頭
拼盡氣力 盡頭
盡頭就是自由

———崑南寫於六四廿三年前夕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