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9

十月星象與你

oct九月終于過去了。這一個月份,因為水星逆行,直逼土星,相信有關星座人士(因為雙子座的主星也是水星,影響也難以避免。還有雙魚座。)都感受到惡劣天象所帶來的影響吧。疾病(呼吸系統毛病),意外或阻滯(如果在這個期間旅行的,有更深的體驗.意外包括四肢受損傷。),至于電腦失常帶來的不快不便,也有不少吧.如果你有時間有心機,翻閱一下九月內的風災水災火災之頻仍,交通失常的新聞,就更加了解水星逆行的厲害.幸好,十月三日開始,水星回復正常了,雖然土星仍在處女座,仍與天王星對峙.

十月開始是天秤座的月份了,生日快樂.火星水星月亮齊齊趕到天秤,分別先后與木/智/海三星構成吉角,新月(24號)之后,天秤座將有一個不錯的開始,要計畫的話,要坐言起行了.自助之后必有天助.在情感方面,都有大大的進展.雙魚座因為在處女座的對面,在過去一個月,也不得不同時吃逆行的苦頭,不過,24號之后,在工作上一定出現一個新局面.如果上司是天蝎座,就最好不過了.處女座十月份,可算是陰霾盡去了,男女愛情上,更上一層樓.如有新的計畫,新的工作,放心著手吧.至于獅子座,靜極思動了.也是要出擊的時候.

水瓶座也許仍躊躇滿意之中,心里有不少工作計畫,可是,一個多年來的創痛,不斷地嚙咬著他,不足為外人道.這個傷口,更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決的.

2 Comments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與LAM AH P 合作的一首歌:誰可

111collapse請前往下列網站欣賞:

感謝LAM AH P 為我唱出這首年前早就寫下的一首歌。

今年十月一日前夕,感慨良多。 花一整夜的時間製作這個短片,絕不是紀念十月一日,而是紀念自己走過的日子。

2 Comments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十月一日是個沒意義的日子

60什麼才是普天同慶呢?在我個人的記憶裏,只有一次。就是日本鬼子走了,香港重光,全港人民燒炮仗煙花,大家從家裏跑出來遊行歡呼,打鑼打鼓,舞龍舞獅。一整天,炮竹聲震耳,未停過,迎面而來的,都是一張又一張興奮的笑臉。這就是做足100分的普天同慶。

絕不是眼前的天安門的情景,本是一個只見天空的大大廣場,卻變成關了門的房間,閒人不得進,外賓不得進,百姓(當然包括北京居民)連想在現場外圍伸頚多望幾眼,也在監視之下。之前的一個月內便到處進行戒嚴,便衣觸目皆是,這是普天同慶嗎?

自己做騷自己睇,主角是飛機大炮,勞役數以萬計的學童烈日下操練表演,一場又一場的機械式陳列,六十年如一日,他們說,國家文明進步,國家為人民服務,這樣天大的笑話,竟可以‘活’到六十年……以前還相信皇天有眼的,今天,對不起,世上那有神仙,那有上帝呢?有的話,他們肯定是失明了,失聰了,或他們早已是非不分了。

不時聽到有人說,是非不分不重要的,一樣可以生存的。還加上一句,如果是非要分得清清楚楚,就失去揾錢的能力了。我明白了,個人發了財,就可以橫行無忌,國家發了財,更加不可一世。經濟大國,高枕無憂。

每一個國民都應該愛自己的國家的,正如每一個子女都應該愛自己的父母的。除非………除非什麼呢?六十年積聚的謊言/劣行已可以給大家無數的答案。

看來,眼前的人生,只有一把尺:錢。同意的話,你就活得風光,開心。反對的,吃苦的日子等著你。就是這麼簡單?

我希望真是這麼簡單,正如我希望世上有鬼,有前世來生,有鬼,我死了還有能力報仇;有前世來生,我可以從頭來過;幸好,我并不相信這麼簡單,週邊的朋友也有不少站在另一個方向看事物,所謂另一個方向,就是世上除了錢這個方面,還有其他方向。人生,不可能只有一個方向。

我們不需要消滅共產黨,正如不需要證實有沒有神的存在,但,共產黨你呀,神你呀,不能強制我們放棄選擇方向的自由。你們呀,不講是非,不講良知,只管全省貪污,只管殺人尋樂,好吧,繼續吧,我們這麼渺小,反抗無力了,但,連給我們自由選擇我們要走的方向也吝嗇起來?

今天,我們才知道,你們真的認為地球只有一個顏色的,其他的顏色遲早都會歸入一個顏色……不如說,你們相信地球不會自轉好了。地球只要能夠自轉,就自然出現不同的顏色。再說一遍,你們做你們的事,泯滅良知,打壓異已,剝削貪污,貪婪造假,殺人尋樂……創作你們黑色的勾當吧,你們就以為我們不可能有一個空間,創作另一些顏色的工程嗎?當然不可能的。日月星辰,時光推移,且待時間告訴世人,黑色到底代表什麼,其他顏色又代表什麼,人類文明價值到底是什麼…..還有,他們終會發現,某年某月某日,一撮人說出口宣于筆:不愛國,不是沒有因由的。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舊式茶樓結業在意料中

dimsum灣仔的龍門大茶樓,結業了。聽在我的耳朵裏,一點也不驚奇,完全在意料中。人們口中的‘又一間舊式茶樓執冚了’之類的慨嘆,我一點惋惜也沒有。這間茶樓,我是不時前往光顧的。我對它一次又一次期望,希望它改進。我說的改進,不是要學其他門面輝煌的同行,而是希望它保持傳統的菜式,好簡單的一步,茶水要夠滾,茶葉要夠靚。事實往往相反,而且,侍應成日大鼻的模樣,只會應酬熟客,對生客睬你都儍的樣子。中環不少有歷史的茶樓,這個毛病更大,原因是他們是‘老臣子’,也許已有茶樓股份,他們認為向顧客擺下架子是應該的。他們不只是大鼻子,眼睛還生在額上。不少舊式茶樓,往往就是如此,毫不自我檢討,更自甘墮落,讓它不斷腐朽下去。令到顧客也跟它奄奄一息。我每次入去‘龍門’幫襯,要一碟普通到不得了的免治牛肉飯,一次比一次差,而且,每一次,都有進入墳墓的感覺,照明不足,待應愛理不理,四圍暮氣沈沈,許多人開口講話,但聽不到聲音,感覺實在很可怕。于是我想起,舊的東西不一定要保存下來的,因為這個舊的東西正在腐朽中。這樣的情況下,有乜好懷舊?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連飛翔的念頭也消失了。。。。

flight看到一則消息,連南韓也準備加強入境措施,成年的游客將要打指紋及拍照。由于這類的入境手續,不斷增加,就是造成近年來對旅行的冷感。單是來往機場到市區,就是一整天消失了。不知是不是年紀關係,對于長時期的飛行,極之抗拒,兩至三小時還可以接受,超過四小時,一定吃不消,至于一口氣要在飛機內坐臥超過十小時,肯定是一個難關。過去豪氣干雲地來往歐美,享受每一次的飛行。此情不再,從前,準備出發一個新地方之前,十分興奮,心裏充滿希望。到了今天,拿不出熱情來。一想到來往機場時間的漫長,過關時的繁複手續,已提不起興趣了。囘想起第一次搭飛機的高度興奮,真有隔世之感。旅遊愈來愈失去了吸引力,世界變了,地區的不安全,當地人的貪婪與詐騙行為,真是有天下烏鴉一樣黑之感。加上港幣一天比一天在跌價,心理上不是味兒。(尤其是在內地,想起當年只要港幣不要人仔,今天180度的態度,拒要港幣時,‘先生,你有人民幣就俾人民幣啦’,聽來感慨不已)。最重要的一點是,遠行除了經濟,時間的問題,還要講心情,看能否找到結伴,各方配合時,才能開心啟程也。一下子,人生原來是這麼乏味。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還未想重囘facebook 的世界。。。。

images就這樣決定了。對facebook 不聞不問。看多兩眼也沒有。誰說上fb 的癮好難戒,就戒了。戒得心安理得。每天可以賺囘不少時間。睡覺也好。囘頭已是百年身。買餸煮飯。累了便睡。竟然連看足球賽的欲望也淡了下來。那晚,馬塞隆拿對國際米蘭,零比零,悶到抽筋。今屆換馬了,皇家馬德里才有冠軍相。不過,正因這場賽事,睇波的心癮,幾乎被磨平了。把時間放在電腦重組上面。最后還是決定放棄了win7,重囘vista 的懷抱。幸好,這部手提可以重灌。已經好幾次的經驗了。不開心時,就拿電腦出氣。那理什麼data ,什麼program, 一洗了之。再來一次,像再投胎一次,飲了黃婆湯,可以什麼都記不起了。面對干干淨淨的 windows,快樂之情,別人難以理解。想起來,真有點變態。我真的不想受電腦控制,我要反擊,大肆姦滛電腦,絕不手軟。 (講真話,我身邊有三部電腦,不,最近還多了一部朋友送的mac 機,死了一部,沒問題。)玩電腦,在某一方面,就是把電腦玩弄于掌上。近年,不同的系統都玩過了,包括linux 的 ubuntu, 非常過癮。曾有一部手提,一機安裝了三個windows, 英文的,繁體的,簡體的。最近有了virtual pc, 方便得多,可以在windows 內安裝另一個windows. 當然,死機無數次,重裝也是無數次。輪囘再輪囘,無數次,無數次。苦在其中,也樂在其中。所以,我常對人說,我好忙。天天都忙。點會唔忙呢?你知道嗎?重整一個系統一次,一整晚的。我仍未興趣重囘facebook 的世界。。。。。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有記憶,便有他媽的文學....

這是一次頗特別的水星逆行,因為它一天比一到逼近土星(它是我命宮的主星啊),在這段日子,抱恙,揮之不去,重覆做錯事,一個來電令眼鏡意外飛脫,鏡片破了,即是要破財了。。。決心了,要從facebook 缺席一段時間。。。幸好,生日當天,還有開心的一聚。。。。睡眠睡眠,等待反彈。。。。思考思考,其實有那一天沒有思考的呢?

11

外邊是示威,交通/工業意外,颱風,地震,人斬人。。。。。夢也是斷續而帶來焦慮的。。。一堆工作在手邊,如何是好呢?某某前往打機減壓,某某煲碟煲到魂飛魄散,某某索性躲在電影院雲遊四海。。。。。不是上床去就是讀書的好時機。。。。。

把電腦關上,就等于關上這個世界,一切的因果隨之而逝。關機方七日,世上幾千年。窗外,雷電交加,雨大力打在窗門上,是時候細聽自己內心的聲音。點點滴滴,時間似乎凝止,又似乎目擊它在指間流逝。一位朋友說,世上只要有記憶,就必然有文學。看來,選擇失憶又有什麼不妥呢?

在夢中,曾灶財在天橋的石柱上大筆一揮文學二字,我馬上嘔出了黑色的東西來,別瞎猜,肯定不是墨汁。

所以,最后還是決定把書拋下床。

最后,找開雪櫃,想吃的便吃,想喝的便喝。。。。此刻殺了人,也不復記憶。停止,馬上停止,好討厭繁簡難分的輸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