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1

太陽(國)開始西沉了?


數字的巧合也好,其中真有玄機也好,就看看這些數字吧。
2011+3+11是日本大地震的年月日 。
2008+5+12是大祟汶川大地震的年月日。
兩排數字各自加,都是2025.
奇在其實三者靈數方法各自加,都是9.
2+0+1+1+3+1+1=9
2+0+0+8+5+1+2=10+5+1+2=9
2025=2+0+2+5=9
9 明顯是指陽爻,摘自《漢典》網站:指乾卦。乾卦象陽、象君、象天。《文選•劉琨<答盧諶>詩》:“厄運初遘,陽爻在六。” 李善 注:“言 晉 之遇災也。《周易》曰:‘上九: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也。‘陽爻在六’,謂乾上九也。” 張銑 注:“‘在六’謂乾卦第六,畫辭雲:‘亢龍有悔’,喻天子運極而有窮厄之災。”
陽爻,所謂象天,就是指太陽。大家不要忘記,日本國旗就是太陽旗。這意味著,從2011年3月11日開始,這個太陽國,盈不可久也,‘亢龍有悔’,喻天子運極而有窮厄之災。
是不是真會如此呢? 一個參考吧了。未來一定有答案。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astrology

天災近在眉睫,大家會想些什麼?

近來,世事急轉了。對於我來說,不是事後孔明,如果大家有留意我的占星網站,以及《星++》兩期的內容,都會知道,早在一年前,已提示世界正醞釀巨變。

我不是仙人,只是研究占星學的心得,說出了我的看法。大家在其他外國占星網站,也有類似的資料。如果大家覺得這是突然,看來,只因為閣下太安於現狀了。

請不要誤會,我不是在自我吹噓,也無此必要。我只是說出我熟知的東西。而這些東西,不是我發明的。我不外是一個“傳道者”。有緣結緣,僅此而已。

日本的不幸,無可逃避,不幸就是不幸。世紀大地震之前,已有不少異象出現,但有多少人認真觀察、注視及思考這些事件呢?

為政者只懂得不斷欺壓人民,從商的立心不斷進一步剝削大眾,個別的貪婪者不斷只會用盡方法增加自己的財富。他們的人生觀,只有一條直線,以為只要向前跑,就一定達到終點。

經濟大國永遠是經濟大國嗎?看看今天的日本,看看今天的㺯國吧,更要看看歐洲的破產國家吧。獨裁永遠騎在人民的頭上,那麼,看看正發展中的中東局勢吧。比較之下,大陸中國似乎獨善其身,沾沾自喜,把世界推向一個角落,高唱國家特色的統治綱領,更令人齒冷是竟會公開嘲笑椰榆別國的災難。一個如此顛倒是非黑白的世界,真的沒有人無動於中?

直線,再不可能是一條直線了。已有專家說,珠江三角不排除會發生6級地震。香港是福地一塊這個意識,可能再不成立了。反問,為何會覺得,或恁什麼覺得香港必然是福地一塊?因為人禍動搖不了,重大天災又不來嗎?
不少人習慣說,我們自求多福。

但有求過麼?如何求法呢?賭馬,炒股炒樓,自問做好一份工,這樣就是自求麼?這樣的自求,就會多福麼?
世界在變,以為香港可以獨善其身?

地震唔關我事。。。核爆唔關我事。。。。中東流血革命唔關我事。。。。內地拉異見份子,封殺互聯網,製造毒食品,都唔關我事。。。。除非與錢扯上了關係,例如,有人搶奶粉,馬上提高價格可也。

一位朋友說,如果香港真的發生大地震,真的不能想像會發生什麼事。原來要地震真的發生了,才去想會如何如何。大家還會想一些什麼?如果輻射塵明天就降臨了,你會想一些什麼?可能,你忽然覺得,為什麼那些問題,過去從沒有想過呢?是的,到底是什麼問題呢?

911是人禍。而今天的311,明顯是天災了。

1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

<小說風>要再次揚帆 


因爲忙,因爲facebook 關係,<崑南的空間>被我冷落了。連自己也不好意思起來。第三個原因就是:對,眼看一切事物,內心昇了不少感觸,最後還是收回了。何解?自已回答自己,那些對事物的回響,其實過去不知說過多少遍,但現實依然未變,只得無言。
不過,The show must go on. 這是一個搞馬戲班的人告訴大家的。無論風多猛,雨多大,馬戲班依然上演的。<詩++>、<星++>之後,身心已疲,可是,The show must go on,<小說風>不會停下來。
目前未決定是否出版月刊,還是雙月刊,原因簡單,看稿件之多少。沒有稿,一如巧婦無米炊也難爲。所以,首先,希望大家繼續支持,收稿地址是: hklitadmin@gmail.com
來稿不一定是小說,而小說的題材不限,長短也不拘,過萬字也歡迎,當然要符合我們要求的水凖。
此外詩,評論,翻譯等與文學有關的稿件,我們都接納。
我們希望<小說風>是高水平的文學讀物,香港有過<文藝新潮>,有過<好望角>,有過<人人文學>,有過<素葉>、<呼吸>,有過<文學世紀>等等,如果文學刊物的素質只知逢迎而下趨,辦下去又有什麽意義呢?
支持我們的,敬請把你們的作品賜寄給我們。我們焦急,是焦急地等待著。

 

1 Comment

Filed under observation